刚刚更新: 〔收了七个徒弟后我〕〔妻不厌诈:娄爷,〕〔魅医倾城〕〔我被唤醒了〕〔雪狐乾坤录〕〔拐个王爷去种田〕〔盛唐风华〕〔修真医圣在都市〕〔纵横九千年〕〔厉少宠妻至上〕〔陈平〕〔魂破九天秦朗〕〔颜汐洛乔陌漓小说〕〔简沫顾北辰〕〔霍长渊林宛白〕〔名门秘闻多〕〔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我的系统平平无奇〕〔你们可能对光速有〕〔重生嫡妃:农女有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八章 激战花容
    破了那笼罩在公主府上空的专业坑妖的无影仙障,公主姑姑也伤了元气,一口鲜红的热血吐得弓长无心的心都痛了。

    她自回到心不居去歇息,弓长无心和纪青亭、洛瑛子两大妖货组成的“拯救‘哪吒’人+妖小队”也悄悄然地从那个隐形窟窿飞离了长公主府,去完成不太可能的任务,去面对不咋可知的命运。

    如此情势,弓长无心难免不安并不爽,他心里嘀咕着:“弓长明玥怎么想的?就凭我们?明月阁的那伙黑衣制服女——独孤语、柳扶风和她们麾下的大兴王朝的‘失足妇女’,我是见识过的,那凶残样,那绝情劲,都可以用来吓唬爱哭的娃娃!至于那传说中的明玥阁主慕容千山,是什么货色,可想而知!唉,姑姑喊我去历练,也用不着把我往火坑里扔吧?纪青亭,洛瑛子,那是长了翅膀的妖怪,他们打不赢可以飞着跑,我呢?——也罢,不倒苦水了,牢骚太盛防肠断。该走的路总得去走,免不了要遇的险总要去闯!”

    临行前,弓长无心半开玩笑地和弓长明玥说道:“姑姑,我们是不是弄个面具戴戴,比如,豹子头的面具,一来,可以在气质上占绝对优势,二来,不暴露我们的身份,毕竟公主府还在禁足期间,万一惊动了那讨嫌的皇帝,又要搞事情!”

    纪青亭和洛瑛子直摇头,一脸茫然。弓长无心的语言太通俗、理论太高深,他们听不懂。而弓长明玥却是淡淡地笑。

    “不必了”,她说,“坦荡便好”。

    鸡鸣拂晓,月亮姥姥溜回家去了。鱼肚渐白,太阳公公来换岗了。“这死老头一定是睡懒觉,迟到了!大人物尚且偷懒,我们这些蝼蚁小民何必如此勤奋?没办法啊,都是被命逼的!”

    弓长无心三人趴在一间青楼的屋顶上,以凸起的屋脊做掩护,往左下前方窥望。

    恐怖的等待。

    弓长无心龟缩在纪青亭和洛瑛子中间,瑟瑟发抖,后悔衣服穿少了。中秋已过,何况是在阴阳交替的时辰?凉意侵蚀着我的皮肉,渐渐深入到骨头缝。

    洛瑛子大概也冷。他总是贴近弓长无心,时不时还用他那张小白脸摩挲弓长无心的肩膀,并用他的糙爪子捏弓长无心的脸颊。弓长无心愤怒且用力地推开他,义正言辞地警告他:“男男授受不亲,做妖怪也要懂自重!”然后,转过脸对纪青亭说:“老纪,你靠近点我,暖和!”——“滚!”——“好的!”弓长无心没想到啊,这么复杂的现代化语言,她都能听懂,果然是女妖中的天才。然而,弓长无心发现他滚不了,这儿是高度倾斜的屋顶。

    弓长无心埋怨道:“谁挑的这个地方?你们看不出所有的房子中,这儿是最高的吗?我们看下边,着实视野开阔,但别人看我们一目了然。傻不傻?”

    “我挑的!”纪青亭瞪了弓长无心一眼,嗔怒道。

    果然,他们被发现了。

    目测到他们的,是正对面一座小楼上的女人。

    她挥舞着粉红色的帕子,冲他们嚷道:“客官,何苦窝在高寒之地,来此饮几盏水酒可好?”

    这口气,这颜值,这气质,确凿无疑——老鸨子。两腮绯红,口里流涎。

    幸好,洛瑛子眼疾手快,抓起一块瓦片飞掷过去。

    一击即中。应声而倒。好镖法!

    “大哥,人家讨生活不容易,招揽个生意而已,你就这样凶暴!暴殄天物!”

    “吾平生最恨青楼女子!”

    “那你还趴青楼房顶上?”

    ..... ......

    他们埋伏的这条街,是通往皇宫大内的必经之路,名唤“花容道”。之所以得此名,一则因为街的两侧栽满奇花异卉,十里相连,迎风招摇,香气满天,二则因为矗立在此道上的琼宇广厦大多是秦楼楚馆,也就是失足妇女们生活和工作的地方。譬如,适才那老鸨子所在的叫“鸣乐阁”。牌匾看在眼里,弓长无心不禁噗哧一笑:咦,和明玥阁同音啊,慕容千山同志怎么不把它封杀了,多么的有辱斯文——还顺带玷辱了长公主!

    不幸的是,这条花容道,马上就要花容失色了。

    一大股浓烈的煞气渐渐逼近。弓长无心不是闻出来的,而是亲眼看见的。

    四五百米开外,一大队黑不溜秋的人马徐徐而来。为首的自然是那明玥阁的“黑黑双煞”——都御史执掌青衣司独孤语和青衣司领衔绣衣御史柳扶风。弓长无心颇为纳闷:奇了怪了,为何又是她俩?明玥阁这家偌大的神秘的女特务无限责任公司拿得出手、上得台面的就只有这两货吗?而且,来者皆穿黑衣,自是青衣司的女人们,明玥阁除了青衣司,不是还有四个行司吗?——明玥阁主慕容千山又在哪里呢?

    独孤语和柳扶风都跨着高头黑马,依旧是大白天穿黑衣。身后,几十个被朝野称作“绣衣御史”的女子全副武装、列队齐整、正步而行,她们身披玄甲、头顶乌盔、手执黑而锃亮的出鞘长剑,一体的古代“青”色系。——这些装备大概是从玄甲军的男人们那里借来的吧,这阵仗,这气场!弓长无心仿佛听得她们在高唱:“雄赳赳,气昂昂,我们要去抢银行”!分明是在押解囚犯嘛!

    在这支队伍的中央,有一辆马车,车上载着一个箱子。箱子里装着什么?可想而知。

    独孤语因为职高一级,走在柳扶风的前几步。一如两年多前那次恶意浓浓、霸气外露的出场,她戴着黑色面纱。晨风拂过,薄纱轻飏,隐约可见她白皙的脸颊,宛若被长夜掩藏的明月。到底她真容如何?难免令人遐想。

    “你痴了吗?”纪青亭拍了拍弓长无心的后脑勺,压低声音道。

    “没吃啊,你还说,哪来得及吃早饭?也不带点干粮!”弓长无心不解她突然的发问。

    “她是说你看女人看得痴傻了!”洛瑛子认真的补充道。

    “这有什么?我是文人嘛!没听说吗,十个文人九个骚,还有一个在发烧!”弓长无心理直气壮。

    “嘘!埋头!”洛瑛子揪住弓长无心的脖子使劲往下压。

    “死猫头鹰!”

    “还藏甚么!我们是来抢人的!——杀下去!”纪青亭纵身一跃,张开双臂,以一秒钟很多米的时速扑向那个正忙着潇洒走一回的黑衣女子天团。在半空中,将两臂奋力一挥,手中便冒出了她的武器。弓长无心真看傻了:买噶的!她一直以来深藏不漏的宝贝武器竟然是一双南瓜造型的大铜锤!搞不好还是流星锤!——果然,尚未落地,大南瓜已发射出,铁链哗哗作响,即刻放倒了好几个绣衣御史。

    “老纪,别再说你是弱女子!”弓长无心忍不住在房顶上喝彩。

    “闭嘴!静静待着!”洛瑛子也飞身过去,拔剑直刺独孤语。他很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守护好箱子!”独孤语大喊一声,拍马而起,抽出剑迎击洛瑛子。这一黑一白便短兵相接、凌空而战。

    柳扶风并不管洛瑛子,原本她前去帮衬独孤语的话,二对一,胜算会很大。她偏偏去助战她的小妹们,和纪青亭厮打在一起。很显然,她不是老纪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南瓜锤打飞了,还喷了好几口血,可悲的男装美女,那惨淡的神色,弓长无心见犹怜。

    所有的绣衣御史高举长剑,一拥而上,目标只有一个:长公主府的小丫鬟纪青亭同学。然而,一群男人婆的爆发力竟然敌不过一个弱女子的潜在能量(恐怕不单因为这弱女子是个妖吧)。所以,她们不得不放飞自我:一个接一个地被打飞。

    老纪高能。愈战愈猛。弓长无心躺在青楼的屋顶上,翘着二郎腿,不停地竖着大拇指为她点赞。

    望着脚下精彩的武打场面,弓长无心思考两个严肃、严重的问题:

    第一,老纪究竟是个什么妖?她的力量看起来比洛瑛子那只娘娘腔猫头鹰要强劲许多。她也会飞,又有翅膀,莫非是从远古时期一直活下来的恐龙——翼龙,始祖鸟?细思极恐!.......等等,她的名字叫青亭,难道说,她是一只蜻蜓?昆虫拿大锤,这算什么逻辑?

    第二,弓长明玥派他来干啥子?此时的局面非常说明问题:百无一用是书生!瞧瞧,洛瑛子和独孤语正杀得难解难分,纪青亭和绣衣御史们玩得正嗨,而他呢,百无聊赖,除了看热闹,还是看热闹,才华和智慧完全派不上用场嘛。公主姑姑纯粹是让他来观摩学习的?

    不行!弓长无心觉得他必须展示一下自己的谋略。

    于是,他纵声大喊道:“老纪,抢箱子!不要恋战!考试考重点,打蛇打七寸!”

    然而,她不理他。自顾自地耍她的大锤。绣衣御史们也颇为顽固,训练有素,极能挨捶,极能受力,倒下了,爬起来,又送货上门,堪称打不死就找死的小强。

    弓长无心抬眼望天,一声长叹:“既然如此,能不能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

    万里无云的苍天没有回应弓长无心,但它很快给了他标准答案。

    事实证明,做人啊,真不能看热闹不嫌事大,看吧,弓长无心,事大发了。

    只听得花容道的街口一声巨吼:“放开我的主人!”

    顷刻间,杀声震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黎明之剑〕〔绝对一番〕〔诡秘之主〕〔牧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