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收了七个徒弟后我〕〔妻不厌诈:娄爷,〕〔魅医倾城〕〔我被唤醒了〕〔雪狐乾坤录〕〔拐个王爷去种田〕〔盛唐风华〕〔修真医圣在都市〕〔纵横九千年〕〔厉少宠妻至上〕〔陈平〕〔魂破九天秦朗〕〔颜汐洛乔陌漓小说〕〔简沫顾北辰〕〔霍长渊林宛白〕〔名门秘闻多〕〔转生眼中的火影世〕〔我的系统平平无奇〕〔你们可能对光速有〕〔重生嫡妃:农女有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九章 夺妖群架
    从花容道的一端奔杀过来的是一群人妖!不是泰国那种,也不是洛瑛子、纪青亭这类化身为人的,而是飞鸟野兽家禽牲口的脑袋与人的身体四肢组装而成的怪物。大抵是进化失败的妖们。

    有牛头,有马面,有驴脸,有鸡嘴,有鹰喙,有象牙,这些妖大小高低不一,胖的肥成肉球,瘦的窄成闪电。不仅形状各异,而且色彩斑斓。但有一点,他们是高度一致的:粗长的眉毛赭红色。他们就是弓长明玥提到的赭眉军,造反妖酋佘夫人的部下。那么,很明确,他们此番大闹京城的目的有且只有一个:抢救他们的“小公主”——望天吼佘卿晨。

    妖们抡着斧钺勾叉、舞着刀枪剑戟,咆哮着,如同一股洪流冲击而来。领头的是一只猪,相貌惊奇,比八戒还丑。巧得很,他使的兵器也是一对大锤,不过和纪青亭的铜南瓜差异很大,他的是正方形的,颇似两块石膏豆腐。

    猪妖一上来就直奔纪青亭而去,一双猪蹄子踩得大地作响,两片猪耳朵扇得天风荡漾。他一面狂奔,一面用他的大锤清除障碍,明玥阁的女特务们猝不及防、纷纷被掀到半空,自由落体,姿势凄美。

    猪妖之所以盯上纪青亭,一则是因为王八看绿豆,锤子惜锤子,二则是因为纪青亭已然跳上了那辆马车、正一边打架一边鼓捣装着佘卿晨的箱子。于是乎,猪妖和老纪便开始了欢乐的互捶。当然,顺带也捶捶马车、土地、人和妖,所触皆破。轰隆轰隆,如小鬼擂鼓。

    柳扶风见势不妙,又有机可趁,便领着几个绣衣御史搬弄木箱子,企图转移佘卿晨,然而,一伙妖怪杀将过来。

    人妖纠缠,热闹纷繁。

    这还不够!花容道的另一端,皇城禁宫方向,一大票骑兵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大风起兮尘飞扬,烈马啸兮人张扬。他们是大兴王朝皇帝的亲卫——专职守护皇室和皇宫的鹰扬军:头戴鹰盔,隼目彪形,手持大刀,马快如飞。他们的本责是戍卫皇城。此番浩浩汤汤地杀出来,莫非是奉了天德皇帝旨?还是说,他们只是来凑热闹、抢功劳?

    鹰扬军(卫)都指挥使、桓氏门阀代表人物、大将军桓素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纵马横刀、破风欲斩。眼看就要一举开局,桓素却被纪青亭一记流星锤砸飞出去,人马分离,刀落无踪。这脸打得真漂亮!然而,据弓长无心观察,纯属误伤。纪青亭本是要攻击猪妖的,却不想那肥猪居然身轻如燕躲开了,磁场强大的桓大将军自己撞了上去。

    大将军落马,骑兵们依然很奋力。这种昂扬斗志既是一种自觉,又是一种无视。显然,鹰扬军不是来支援明玥阁的,他们率先砍的就是女人。苍天不怜,恐怖来袭,最弱者往往首当其冲。

    霎时间,血染花容。

    原本用来征战沙场的大刀劈向了同样是为朝廷和皇帝服务的女人们,毫不迟疑。有的绣衣御史被生生地挑起来,血流如注,一切挣扎都是无用功。独孤语作为明玥阁的带头大姐,此刻也全然看傻了眼,她大喝一声:“鹰扬军,安可杀伤同袍?”无济于事。大将军桓素艰难地爬起身,打鸡血似地发号施令:“都乃叛逆,格杀勿论!”

    鹰扬军将士奋勇地把“自己人”狂砍一阵,才正式地和妖们杀成一片。绣衣御史死伤殆尽。

    惨叫连连,惨不忍睹,惨绝人寰。然而,还有更惨的。很多时候,无辜者的惨总是在突破人类的想象。——

    花容道两侧的秦楼楚馆忽然朱门洞开,一群又一群的男女窜了出来。一望装扮便知,他们不是嫖客就是青楼小姐姐,哦,还有在这些豪华妓院里打工的小厮,俗称“小二”。他们本是躲在玉宇琼楼之上透过窗户纸欣赏这出人妖搏杀的大戏,当看见鹰扬军的官兵气势如虹杀来诛妖的时候,他们再也hold不住了。

    欲望!贪婪!他们并不知道这场疯狂的群架是因何而发生的,他们只是看见了似乎唾手可得的“财富”——一个又一个被鹰扬军和纪青亭等人打倒的妖。

    曾记否,妖邪诰——诛妖令?但凡能把妖的尸体拖到衙门口,就能获得赏赐。此刻,鹰扬军正在量产妖尸。那可是现成的钱!如果等到混战终结,鹰扬军会把这些妖尸统统运走,去兑换他们自己的黄金白银和田亩爵位,到那时,不要说黄金没了,黄花菜都凉了。于是,手无寸铁的他们冲动了。

    然而,冲动是魔鬼。好奇害死猫,愚昧害死人。

    好歹也提两把菜刀出来,再不济弄根木棍、扁担,可他们偏偏充满了空手套白狼的勇气与信心。因此,捡尸体的美好愿望刹那间变成了送人头的悲催下场。

    赭眉军的妖们攻击他们还有些手下留情,刀拍脚踹,头撞嘴咬,重点是自我防卫和保护他们同胞的尸体。

    然而,鹰扬军的人们并没有这般客气,他们用实际行动向这些来捞好处的平头百姓展示,什么叫“杀红了眼”。

    砍瓜切菜。尸横满街。

    白日无光。天昏地暗。

    恍惚间,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了一种颜色:血色。

    既然不可避免地被枉杀,又没有跑路的余地,那就反抗吧。青楼小姐姐们在遍地的尸体间拣起了刀和剑,不自觉地和妖结成了同盟,寻找各种间隙,对着鹰扬军的人和马乱刺狂劈。为冤死的姐妹报仇。向着不应该的灾难发飙。其中有一个妖娆的红衣女子,似乎会些三脚猫功夫,表现得最为激动和凶猛,她把一个骑兵大哥拽落在地,举起钢刀,在他的胸口上一顿操作。

    不得已,独孤语、洛瑛子、柳扶风、纪青亭和猪妖中止了相互撕逼,调转矛头,拼杀鹰扬军。不论职责何属、站何立场,救护无辜是他们的本能。

    鹰扬军不断补充兵员,骑兵、步兵从皇城禁宫的方向纷至沓来。赭眉军渐成弱势。于是,他们尽力地摆脱纠缠,在那只猪妖的指挥下,重点抢夺装着佘卿晨的箱子。于是,混战的中心不再是杀人诛妖,终于回到了正题。

    箱子开始在风中飞舞。猪妖同志首开“球”。他因双手紧握大锤,一面努力地弄起箱子,一面又得“照顾”那些扑上来的鹰扬军士,还得抽出闲来和纪青亭的大南瓜亲密接触几下。所以,聪明的大肥猪妖心血来潮、灵机一动,臃肿的后猪蹄猛然扬起,像踢毽子一样,把箱子踹了出去。他所设想的抛物线的终点应该是被鹰扬军排挤在外围的妖怪,一个长着老鹰长喙的家伙。理想地说,他一旦接到“球”,就会立马生出翅膀,一飞冲天,让敌人们傻傻地站在地上干瞪眼,就算是洛瑛子和纪青亭也未必拿他有办法(猫头鹰和“蜻蜓”哪里追得上挥起翅膀噗嗤噗嗤的大老鹰)。多美好的计划。然而,美好往往意味着天真。箱子被截胡了。

    这个幸运儿竟然是那个倒霉蛋大将军桓素。这小子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个鲤鱼打挺,居然把箱子抱在怀里,扑通一声,狠狠地摔倒在地。那个痛的表情哟!弓长无心见犹“疼”。

    一伙鹰扬军围了上去,反身向外,试图对他们的草包领导加以严密的护卫。可是,他们如何挡得住饿鬼似的抢夺者。于是,桓大将军便慌忙地在漫长的花容道上开启了他短暂的夺命狂奔。

    刀光剑影马拉松。大风吹血尘土红。从街头跑到街尾,又从街尾往回折腾,不知几番轮回,也不知其中间杂了几场排球、足球混合赛。

    日已中天。弓长无心在屋顶上早看得不耐烦了。坐立躺趴,无奈地徘徊。终于,夺“宝”大队又冲回了弓长无心的脚下。此刻,肩扛箱子的是洛瑛子,紧随其后的是跨着高头大马的鹰扬军。纪青亭和独孤语他们一面在后边与大肥猪为首的众妖交手,一面辛苦地挖着鹰扬军的墙角。

    洛瑛子被追得气喘吁吁。蓦然回首,他看到了我。

    于是,弓长无心亲眼见证并亲身体验了什么叫史上最坑队友。

    洛瑛子猛地转身,身体后倾,双掌往上一推,:走你!

    “球”就这样被传到房顶——抛给了弓长无心。最可恨的是,弓长无心竟然接住了。好吧,现在轮到他负重奔逃了,这里可是用瓦铺成的房顶啊!他毕竟没有神功护体,一失足摔下去,就是不死,也半身不遂。

    弓长无心惴惴发抖。

    然而,之后发生的事情让弓长无心大跌眼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黎明之剑〕〔绝对一番〕〔诡秘之主〕〔牧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