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星际闯美幻〕〔大小姐她画风不对〕〔阳台上的后花园〕〔重生超模强又撩〕〔火影之妖蛇噬天〕〔为你而来的声音〕〔开局签到亿万豪宅〕〔我真没想入赘〕〔赘婿的文艺人生〕〔重生之靳少要嫁我〕〔快穿之被大佬盯上〕〔笔御人间〕〔带上英雄联盟闯异〕〔重生八零做大佬的〕〔旧日神冕〕〔斗罗之火影乱入〕〔重生后被大佬宠上〕〔大隋国师〕〔无限神装在都市〕〔师道成圣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十一章 蚩尤无涯
    桓素死了!堂堂鹰扬军都指挥使、富n代大将军就这么死了!

    桓素啊!——纪青亭锤他,他没死,爬起来生龙活虎,佘卿晨咬他,他没死,醒过来得意忘形。偏偏在自己最兴高采烈的时候被秒杀了。死得颇为不堪啊,连被谁弄死的都不知道,做了鬼也无从报仇啊。

    当那只黑手掏出,桓素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为黯然失色的花容道平添了一具尸体。四肢僵直,死不瞑目。

    鹰扬军的勇士们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大将军这回真死了!”一个士兵喊道。

    “那是大妖怪啊!”又一个士兵喊道。

    “跑啊!”所有士兵齐声喊道。

    鹰扬军四散而逃。来不及丢盔卸甲,扔下大刀撒腿就跑、拍马狂奔。还把他们大将军的尸体践踏了好几波。这就是传说中的“树倒猢狲散”吧。

    “蚩尤无涯!”这回嚷嚷的是猪妖,“赭眉军的兄弟们,冲啊!”

    冲?一转眼,妖们全都“冲”得无影无踪了,那速度比一溜烟还快。显然,突如其来的恐惧,让他们暂时放弃了热爱的“小公主”——如果佘卿晨不幸遇害,那暂时就变成永恒了。看来,妖们所感受到的恐惧是空前巨大的,当鹰扬军的大刀如狂潮奔泻而来,也不见他们如此退缩。看来,来者高能。

    来者何人?——不是人,是妖!

    弓长无心抬眼望去,只见那妖的脑门上一根细长笔直的尖角,太阳照射之下闪烁着金黄的光。天线宝宝?他的面庞着实如小宝宝般白里透红、鲜嫩如笋。一双蓝宝石似的大眼睛镶嵌其间,用力地释放着象征他妖怪身份的凶光。鼻如鹰喙。咧着的嘴巴只能用四个字形容:血盆大口。五官勉强地凑在一起,颇似商场里头专业耍宝的小丑。肩膀两侧生着蝙蝠似的黑色翅膀。大臀上曳着一条穿山甲的尾巴。

    身长八尺有余,魁梧有如苍松,沉沉甲胄护体,腰插两把“菜刀”。——这就是猪妖口中的“蚩尤无涯”。

    其实,“蚩尤无涯”在弓长无心的记忆里也可谓大名鼎鼎、如雷贯耳。他在疑似独孤悟先生所著的《北朝六国策》中看见过关于“蚩尤无涯”的记载。但当时翻阅得太仓促,不过惊鸿一瞥而已。后来再想细看,这本书却不翼而飞,飞到公主姑姑的案上了。

    蚩尤无涯,这家伙乃是大兴帝国北面的六国之一、唯一由妖所建的神龙国的头面人物:三大妖王的老二。大约三十年前,神龙国立国之初,三王共治。时易世变,共治渐渐成为一种名义。老大蚩尤无量是神龙妖国实际上的话事人,老二蚩尤无涯更像是一个忠心耿耿的执行人,老三蚩尤无痕因为其女性的特质、陷入一场轰轰烈烈的人妖爱情而最终销声匿迹。

    蚩尤无涯,据书所载,是一只颇为奇葩的妖怪。佘卿晨作为望天吼和大蟒蛇的杂交产品已然够奇幻了,而蚩尤无涯则是三位一体的物种。这“三位”是:渺远的东海蓬莱仙岛上的三种妖兽——疾霆,天帚,洞地。具体是什么玩意儿,不得而知。至于它们如何融汇生成蚩尤无涯的,简直难以想象、不可描述,只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蚩尤无涯,在神龙国原本是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人物,坐拥十数万的天乾军妖兵,怎奈何嗜酒成性、暴虐无常,又我行我素、不守规矩,以至于渐失权柄,被一位女妖大将所取代。所以,他也就成了神龙国的荣誉老二。自此之后,他便剩了八个字:独来独往,神出鬼没。这回突然出现在大兴王朝京师花容道某青楼房顶,必不是来旅游玩耍的。蚩尤无涯的目标相当明确:赭眉军佘夫人之女小妖怪佘卿晨。——他终究只是神龙妖国的执行者。

    蚩尤无涯有着自己专属的神兵利器:绝锋刀。就是那两把别在他腰上的“菜刀”。据说,绝锋刀和与之齐名的神剑无霜刃同是由蓬莱仙岛大梦山无靥洞中的精金炼铸而成,斩人如草、削铁如泥自不在话下。绝锋刀归蚩尤无涯,而无霜刃的主人则是他的阿妹蚩尤无痕。蚩尤无痕失踪之后,无霜刃当然也就下落不明。

    话说蚩尤无涯招呼都不打一声、就以一记背后掏心手干掉了傲娇的桓大将军,夺过了佘卿晨,然后,从腰间掏出个金丝鸟龙,把她丢了进去,并且以一个相当轻巧的动作上了锁。或许是力道过大,小妖怪摔到了铁栏杆上,“砰”的一声。虽是个巴掌大的小不点,却也皮糙肉厚、头硬如铜,不仅没晕,还迸发出了小屁孩特有的暴脾气。脑袋乱撞,獠牙乱啃,还从她那神奇的小肚囊里掏出一把钢锯,咬牙切齿地锯,费力巴哈地锯,当然,因为她是小小小妖怪,面对那么一个大大大妖怪,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不一会,她就瘫坐在鸟笼里无奈地喘着粗气,继而,嚎啕大哭。

    此时,弓长无心正挂在房檐上。幸好,弓长无心在穿越之前念大学的时候,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引体向上练得不错,所以,并不感觉累。而之前饱受桓大将军威胁的那种恐惧竟也荡然无存了,大概是因为目睹了桓大将军恐怖血腥的暴死,对于近在咫尺的危险,瞬间麻痹。虽说无感,但危险依旧在飞速紧逼。

    蚩尤无涯挥舞他的妖掌冲着弓长无心拍了下来。

    弓长无心自觉地松开手,掉了下去。那一刹那间,他想,与其被拍得脑浆迸裂,不如自己摔个半身不遂,下半辈子且有女妖照顾,活着便好。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闭上眼睛、仿佛看见白无常的那一刻,有一双温柔的手搭在了弓长无心的腰间。温软而有力。这双手抓着他的细腰飞了起来,在半空转了一圈,稳稳地落在了另一处房顶上。离蚩尤无涯约有百步远,是一个安全间距。

    惊魂甫定,异香扑鼻,回首定睛,喜出望外,竟然是她!——一袭白衣,美若仙子。

    “公主姑姑,你亲自来救小侄了?”

    “姑姑来迟了,无心莫见怪。未曾料到此地这般的险恶。”弓长明玥轻声说道,然后,便一把将弓长无心推开。弓长无心很纳闷,心说:“为什么要把我放开?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吗?怕什么?反正咱们有着姑侄的名义。呃,怎么总觉得自己像杨过呢?不是吧,我可不想在另一个古代中国搞什么人妖姑侄恋!”

    在他们平安降落之时,洛瑛子、纪青亭、独孤语、柳扶风已然和蚩尤无涯展开了激战。不过十几回合,四人便纷纷败下阵来。各自抚着胸口呕着血。弓长无心看着都痛。

    弓长明玥又抓着弓长无心的腰飞起来,落在蚩尤无涯的正前方。

    她回头对那四人说:“尔等先行!”

    独孤语道:“长公主殿下亦是来夺那佘卿晨的?”

    弓长明玥冷冷地道:“这些话,都御史大人留着和陛下说。既已自身难保,速去疗伤罢。”

    独孤语不再争论,向弓长明玥拱了拱手,便搭着柳扶风跃身而下、扬长而去。都伤成那样了,分明是逃跑,还要大模大样,真是人倒架不倒。

    纪青亭和洛瑛子施过礼也走了。弓长无心本想跟着他们一起认真地执行公主姑姑逃跑的命令,然而,公主姑姑居然把他叫住了。

    “无心,你等着我!”

    “为什么?凭什么?干什么?纪青亭那些身怀绝技的妖货,你都让他们跑,我一个手无寸铁、对功夫一窍不通的人,你竟然让我留下?观战吗?见证弱女子征服大妖邪的人间奇迹?你咋对自己那么有信心呢?我才不干呢!”

    弓长无心一面默默地发着牢骚,一面赶紧找了一处屋脊躲了起来,当然,他的脑袋是探在外面的,以兹证明自己留下了。

    弓长明玥望无心这瞥了一眼,仿佛看穿了他的懦弱,她以依旧是冰冷而不失柔和的声音说道:“无心,你且放心。相信姑姑,万事会好的!”

    听她的话,恍惚间,弓长无心感觉自己是一个受到充分庇护的孩子。

    “姑姑加油!”弓长无心扯着嗓子喊道。

    “嘟嘟架愁!”鸟笼子里的小妖怪佘卿晨也跟着无心喊。鹦鹉学舌。这熊孩子的发音让无心哑然失笑。此刻,她已被蚩尤无涯挂在了腰间。

    直面对手,正视凶险,弓长明华从长袖白袂之间亮出了她的水玉剑。

    大战在即。

    此情此景,老天爷也很配合,一时间,风起云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黎明之剑〕〔绝对一番〕〔诡秘之主〕〔牧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