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场系游戏〕〔重生异能俏娇妻〕〔全天下都知道太子〕〔从影视世界开始穿〕〔后妈的宝贝儿子〕〔在忍界运营FGO〕〔魔宠的黑科技巢穴〕〔全京城都劝我改嫁〕〔不靠谱的天道渡妖〕〔练武从获得手枪开〕〔爱在末日来临前〕〔斗罗之核爆斗罗〕〔我真不是在吹牛〕〔直播之我是修仙者〕〔重生后夫人把帝少〕〔一树相思两闲愁〕〔全书反派都宠她〕〔穿书后我撩的反派〕〔我的鹅子是超级首〕〔神豪从娱乐圈开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十二章 何方妖人?
    一柄光灿的水玉剑,两把暗黑的绝锋刀。

    一位冷艳而果决的小女子,一只憨傻而凶残的大妖怪。

    大打出手。

    阴阳交锋,激战恶斗,天地昏暗,乾坤失颜。

    屋顶是他们的主战场,脊檐震颤,瓦砾横飞,剑光续刀影,冷锋接冰刃。

    弓长无心观赏得着了迷:不愧是第一现场,神兵利器往来碰撞之声比武侠剧里的音效可强太多了。肉眼直击如此出神入化的短兵格斗,实在是比4d电影刺激n倍。更不消说,公主姑姑那轻盈的身姿愈发婀娜。灵动似舞,收发自如,剑犹玉练,人若神鸟。

    弓长无心没有想到,公主姑姑的武艺竟是这般炉火纯青,人见人怕、花见花凋的大妖怪,她也能在真刀真枪的实战之间平分秋色。无心惊叹:弓长明玥,深不可测啊!柔弱,永远只是女人的表象。

    大约几十回合,弓长明玥把剑一横,一招拦波截浪,将蚩尤无涯奋力逼开,不再缠斗,向后一跃,全身而退,落在弓长无心的几尺开外。

    只见她猝然俯下身子,猛然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来。踉跄拄剑,形影战栗。

    眼见此状,弓长无心心想:“唉,点赞点早了。刚说你强你受伤,不见你狂我发慌。”

    弓长无心赶忙箭步上前,扶住她。她的一只手捂着胸口,他的的一只手托住她的玉臂。

    “姑姑,你受伤了?方才也未见那老妖击中你啊!——姑姑,你没事吧?”弓长无心着急地喊道。

    “嘟嘟没四罢?”佘卿晨趴在蚩尤无涯腰间的鸟笼里跟着弓长无心的声音嚷嚷,听起来撕心裂肺。看她那样子,可怜巴巴的,仿佛受伤的是她。

    “旧疾,非伤也!”弓长明玥轻轻地吐出几个字,“却料不得此时发作!”

    “旧疾?哦!”弓长无心回想起来,之前便有耳闻,这位公主殿下自幼即患心疾,十来岁时一度危及性命,虽然后来奇妙地脱离险境,但也时时疼痛,她之所以嗜酒成性,一来是消愁贪欢,二来则是借酒精麻痹自己的心痛。大概是昨夜破除无影仙障的时候损耗了元气,加之适才与蚩尤无涯激烈的打斗,引发了老毛病。沉疴痼疾本难医,偏偏挺身临大敌。“我这‘姑姑’啊,既不简单,更不容易。”

    弓长无心不由得一声长叹。

    现在,怎么办呢?——弓长明玥顿时面如枯槁、汗如雨下,颦眉蹙额堪比西施,齿咬红唇似妊娠之妇。这是何等之痛啊!她揪着胸口,弓长无心揪着心。

    蚩尤无涯的杀气在逼近。那两把明晃晃的“菜刀”伴着这老妖凝重的脚步声渐渐地举高:“小姑娘,这可是你自找的死路。不过,在神龙国一字并肩王的刀下身首异处自是一种荣耀”。此刻,弓长无心很想背起弓长明玥撒腿就跑,然而,双腿早已因为心的恐惧瑟瑟发抖、不听使唤。手足无措,大汗淋漓。

    弓长无心一片混沌的脑海里赫然出现了蚩尤无涯手起刀落、他和姑姑公主双双喋血殒命的惊悚一幕——蚩尤无涯冷笑着像炒菜一般操着他的刀,把细皮嫩肉的玉体削成大小均匀的块状,然后抛到油锅里,爆炒!

    “天啊”!弓长无心猛然间开始质问自己,“深陷险境,我哪来这么丰富的想象力?这不是诅咒我家主人吗?难道是‘人之将死,其心也恶’?太不应该!”

    正当弓长无心为莫名的妄想自责的时候,弓长明玥使劲地推开他,大喝一声:“走”!可是,他哪里走得动啊,更何况他好歹也是个男子汉大丈夫?

    只见弓长明玥奋力地提起身子、扬起水玉剑向着蚩尤无涯冲了过去。宝剑锋上闪烁着勇敢决绝的光。再一次短兵相接,虽是力道不足,但一招一式显见急智。

    身处绝地,逆袭,才是唯一的求生之道。绝地反杀,向死谋生。

    人在穷途末路的爆发力是不容小觑的。弓长明玥如是,弓长无心亦如是。

    弓长无心抓起脚边的瓦块,趁着弓长明玥闪躲的间隙,一片接一片地掷向蚩尤无涯。虽不能伤,却也构成了干扰。蚩尤无涯腰间鸟笼里的小妖怪佘卿晨大概是受了无心智慧的启发,也从她的小肚肚里摸出一柄又一柄利剑不断地扎进蚩尤无涯腰部那片没有被甲胄包裹住的黑黝黝的肌肉里。针灸一般,不一会,蚩尤无涯的腰胯恍如长了一只刺猬。佘卿晨一手捉紧鸟笼的铁栏杆,一手迅疾地扎“针”,怒气腾腾,唾沫横飞:“插屎你,插屎你”!那模样儿,饶是可爱。

    大约恶战了几十回合,弓长明玥再度不支,她的旧疾显然还在发作中,隐约可见,她嘴角的血渍愈发地浓重。然而,她并没有退却。或许,她知道,这一回退无可退。她勉强地避开蚩尤无涯的一记劈山裂海,绕到他身后,一剑刺其后脑勺,宛如一条笔直的虬龙怒吼着钻向前去,却被蚩尤无涯反手横刀挡住。仿佛有一股力量吸住了水玉剑。借着这个空子,弓长无心跳将起来,把手上的一块大瓦片拍在他的脸上。大妖怪雪白的面庞顿时红润得很。怒不可遏。另一把“菜刀”随即朝我飞来。那一刻,无心彻底蒙了,脑海的那片天空上飘过四个字:必死无疑!佘卿晨捂住了脸。

    弓长无心闭上了眼睛。那一刻,他想:死则死已,弓长明玥——公主姑姑,愿上天庇佑你。

    或许,人之无辜将死,昊天上帝总会给予一丝转机。

    当那把绝锋刀就要把弓长无心那张小白脸辟作两半的时候,不过三寸之间,天下第一菜刀居然停住了。

    时也,命也。当真是有一种神力将一往无前之锋刃给截住了!

    不仅截住了,还将其弹了回去。

    弓长无心睁开眼睛,汗如水帘,狂泻之瀑不亚于银河落九天。一条腿迈入鬼门关又被拽出来的感觉真是一言难尽啊,这次第,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蚩尤无涯惊呆了。他仓促地接住刀,手上淌出妖血,热气腾腾。惊也,疼也,瞠目结舌:“为何竟如此?何方妖人作祟?”

    就在他傻傻拎不清之际,弓长明玥抽回水玉剑,俯下身子,从他的腰间摘下盛着余卿晨的笼子。然后,翻身一跃,跳到了弓长无心的身边。那动作轻盈矫捷,如雷霆之下穿云之雀,若大浪之间弄潮之舟。

    佘卿晨欢欣鼓舞。一边在笼里打着滚儿,一边不忘击掌欢跃。

    弓长明玥把笼子递给无心,交代道:“保护好这孩子”!

    什么孩子?分明是小妖怪嘛!——无心望着笼里蹦跶得欢实的佘卿晨,一张得意忘形的丑脸蠢萌蠢萌,贱笑如残花,陡然间爱恨交杂,既想捏死她,又得保护她。——然则,他心里念道:我的小妖怪,我拿什么来保护你,那蚩尤无涯可不是省油的灯。

    幸好,蚩尤无涯已然无暇顾及无心这边。恶狠狠的目光正密切搜寻着那个让他打脸的“何方妖人”。

    何方“妖人”?无心也很好奇,是谁这般好心替他“挡刀”、救下他一命。他在这个大兴王朝无亲无故的,纪青亭、洛瑛子虽然与他交好,但此时的他们已然身负重伤、自身难保,断没有返场搭救之可能,更何况他们怎会具备这般神力?那可是妖王的刀啊,驾驭它的能量可想而知。——莫非因为他乃穿越之人,所以,冥冥之中能得到苍天特殊的照顾?答案马上揭晓。

    “是他!隔空御物——幻天手!”弓长明玥以剑拄地、以手扪心,喘着粗气,愈发地虚弱。

    幻天手?弓长无心知道!《北朝六国策》中有记载,这是一种独门秘技,它专属于北朝大夏国的元勋外戚、第一门阀南阳韩氏。莫非——来者是他?大夏王朝大冢宰韩子厚?他是书中所录唯一能把幻天手使得出神入化的南阳韩氏传承人。

    弓长无心不禁惊叹:

    天啊!响当当的权倾一域朝野、威慑天下列国的大冢宰,竟然也来凑这热闹,抢一个小妖怪?不可思议!

    天啊!小小一条满是秦楼楚馆的花容道居然聚齐了三国的头面人物:南朝大兴国长公主弓长明玥,北朝神龙国二妖王蚩尤无涯,北朝大夏国大冢宰韩子厚(按出场顺序排列,不论亲疏)。

    那么,韩子厚人在哪呢?然而,目前,对弓长无心而言,韩子厚只是一个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黎明之剑〕〔绝对一番〕〔诡秘之主〕〔牧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