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北〕〔都市有神王〕〔大家都要宰了我〕〔决胜新金融时代〕〔重生的我不需要女〕〔中了偏执霍爷的迷〕〔总裁追妻爹地你好〕〔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的女帝养成计划〕〔入赘楚家〕〔入赘楚家〕〔快穿之抓住那个渣〕〔轮回神帝〕〔墨少宠妻太撩人〕〔极品狂医〕〔沧海逆流〕〔凡尘随行录〕〔我被男友宠上天〕〔墨少宠妻请温柔〕〔医妻嫁到饲养傲娇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十三章 房顶论剑
    尽信书,不如无书。知识总是有误差,甚至产生错乱的。

    来者何人?并不是夏国大冢宰韩子厚。

    九点钟方向,沿着弓长明华的视线,弓长无心打眼望去。

    只见一位白冠紫衣的男子驾豹腾云而来,长袂飘飘,分外洒脱,越是接近,越觉得他器宇轩昂,既有道家出尘之风范,又不失公子哥之翩翩风度。至于相貌嘛?呵呵,看不清。不是距离原因,是他自己的问题——无心的眼神可好了。这家伙脸上戴着半边黄铜色的豹子头面具,只露出嘴和下巴。颌部光滑,无须无髭,似是宫里的青年太监,那皮肤嫩得吹弹可破。照此推理,他的颜值应该不低,必不啻于那风靡万千中老年妇女的小鲜肉,尽管书上说古代人以美髯者为男子俊俏之标准,但依人性而言,鲜嫩总是第一位的美。然则,他为什么偏偏要以凶形的面具遮挡住自己的旷世美颜呢?长得帅不让人看?还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隐痛?——弓长无心颇为不解。

    骑豹男落在了屋顶上,十几步远,位置与明玥、无心、蚩尤无涯呈正三角形。

    “原来是你!”蚩尤无涯恨恨地道,生无可恋的表情仿佛遇到了天煞克星。听这话,他是认得他的,那半边面具并没有混淆这位妖王的认知。当然,不仅蚩尤无涯认出了他。

    “韩大将军,久违了!”弓长明玥握着水玉剑,勉力地抱拳说道,“多谢将军相救小侄无心”。

    “果然是夏国大冢宰韩子厚!”无心在一旁接话道。但他又困惑:这韩子厚咋的这么年轻帅气?《北朝六国策》中的记载至少是大十几年前了,推算下来,如今的韩子厚该是耄耋之年了。莫非他练了“葵花宝典”?

    “不,这位是大冢宰的三公子,夏国征虏将军、大司马大将军信侯韩任”,弓长明玥说道,面含一丝浅笑,如桃花微绽、碧柳轻摇。

    弓长无心作恍然大悟状——

    韩任?两年多前在宫门邂逅的那一位?那时你弓长明玥和他不是不认识吗,招呼也不打一个?装的?那时的韩任也没戴这半拉面具啊!

    韩任!《北朝六国策》里鲜有记载,只说他是韩子厚之幼子,上头有两个哥哥:分别在夏国天弩营和神马军(为何不叫浮云军?)历练的韩仍和韩仁,俱是武艺超卓之人,却各有残疾,一个跛腿,一个断臂。

    虽然《北朝六国策》成书过早,文字上没有多少韩任的信息,但对于此人,弓长无心也是颇有耳闻,毕竟是眼下南北朝叱咤风云的人物。

    韩任,表字奉先,三十岁上下的年纪,幼时修学武艺与仙法,师从女道长千苦师太,后来又东渡蓬莱仙岛。十七岁回到夏国,登坛拜将,与卫、鲁、神龙、兴等列国作战,凡其领军,每战必胜,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以一当百、大杀四方自不必说,据传其善用兵法、能运神机、好出奇兵,往往以少制多、巧战巧胜,就连弓长明玥他爹大兴正武皇帝也吃过他的亏。这是一枚奇人,夏国朝野号称之为“战神”。然而,夏国现任老大建炎皇帝华峥嵘似乎并不喜欢他,几度收他虎符、卸他兵权,这俩是表兄弟,却似乎全无信任可言。功高震主嘛。见怪不怪。便是韩任的父亲、华峥嵘的老舅韩子厚同志据说也渐渐被架空,所谓的“大冢宰”恐成虚名,代之而起的,是新任大司徒(宰相)司徒也先生。南阳韩氏,表面风光啊!

    眼前这人既是韩任,那么他的面具就有了一个合理而奇怪的解释:韩任每临战阵,都要戴上面具,自道是杀戮过重、不愿死者的不暝之目里镶着是他的美貌。臭不要脸!弓长无心如是想。

    “客气。若论起来,我与长公主殿下还是师兄妹。可曾记得,殿下的恩师万劫道长乃是家师千苦师太的师弟。只可惜,韩任福薄,修道之时未得与师妹谋面相交”,韩任冲着弓长明玥拱手言道,一脸灿烂的笑容。

    弓长无心显然是听不下去了:呃,他这是在撩妹吗?幸而,公主姑姑可不是那么好撩的。冰美人不过颔首而已,面庞上已无笑靥。

    “不必叙旧了!韩任,我的乖甥儿,你来此有何贵干?和你舅舅抢人来了?”蚩尤无涯故作轻松地问道。

    旁观兼旁听者弓长无心暗忖道:舅舅?韩任和蚩尤无涯是舅甥?亲戚?不会吧,南阳韩氏不是纯种的人类吗?

    “你这老妖,竟是谁的舅舅?休要胡乱攀亲!”韩任怒道,脸色即刻晴转阴。

    原来是乱认亲戚,妖怪也有这嗜好?

    韩任紧接着说道:“我对那小妖没有兴趣,我自是来找你寻仇的!”

    蚩尤无涯冷笑一声:“已近三十载,何苦放不下?十年来,你寻我决斗皆是大败而归,为何还不死心?这回,你莫不是要和这女娃子联手?”

    韩任咬牙道:“母仇不报,何以在世为人?”

    蚩尤无涯忽然大喝一声:“我说过多少回?你母亲的死非我所为!也与王兄无干!”

    “无论如何,尔等难辞其咎?”韩任说着,将双手摆开,掌间随即出现两柄黄金锏,一长一短,光芒璀璨,这大概就是他名震天下的神器:海河母子锏。

    弓长明玥亦将水玉剑横起,黄昏的斜阳下,剑身上映出她炯炯的双眸。忍着剧痛,蓄势待发。

    “女娃子,你且离开。那小妖精,孤王不和你争了。我们舅甥之间的事,你一个外人莫要掺和!”蚩尤无涯转向弓长明玥说道,凝重的声音听起来竟颇有几分颤抖,“毕竟我与你无仇无怨!”

    弓长明玥冷冷地回道:“二妖王不记得了么?十八年前,大内泠月殿,妖王窃取百妖金丹,害我至亲!你今日若不现身,我便不知是你。你既来送上头颅,我又怎能放过?”

    弓长无心听罢又惊:她和他也是仇人?这么神奇吗?这个事,在洛瑛子和公主府大妈们的各种八卦中,并未听闻,涉及公主(弓长明玥)的成长之谜,他们素来讳莫如深。不过,当年——大兴王朝正武十年,也就是明玥的生母周贵妃洛神女离奇薨逝的那年——确有皇室至宝百妖金丹失窃之事。

    ............

    蚩尤无涯听罢,先是一惊,然后,满脸无奈,默默地举起了他的“菜刀”。谈不妥,只能开打。

    呵呵,大戏开场。帅哥美女打妖怪,同仇敌忾。

    弓长无心坐下来,收拾心情,翘起二郎腿,准备一饱眼福,这也可谓巅峰对决了。

    可是,就在此刻,弓长无心顺手打开了抱在怀间的鸟笼子。人生啊,很多时候,顺手即失手。

    佘卿晨猛然从笼子里蹦出来,直蹿到无心的鼻尖,又从她那小肚腩里掏出一个拳头大的锤子,冲他的脑门一顿狠砸。

    “打屎你,打屎你”。

    猝不及防。

    顿时,弓长无心眼冒金星,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伏天氏〕〔苏沫沫厉司夜小说〕〔轮回大劫主〕〔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