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入赘楚家〕〔快穿之抓住那个渣〕〔轮回神帝〕〔墨少宠妻太撩人〕〔极品狂医〕〔沧海逆流〕〔凡尘随行录〕〔我被男友宠上天〕〔墨少宠妻请温柔〕〔医妻嫁到饲养傲娇〕〔天降老公美色撩人〕〔恰逢好婚:墨少,〕〔撩妻上瘾墨少心尖〕〔农门长女发家史〕〔日月风华〕〔我不是真的想惹事〕〔皇帝群雄召唤〕〔茅山二师兄〕〔五国始李〕〔欺世盗名者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二十二章 面圣惊魂
    <b>最新网址:芙蓉苑外遍植芙蓉,有百树木芙蓉,亦有左右两池千朵水芙蓉。

    秀色满地,芳馨弥天。

    芙蓉苑正殿的十四级台阶下,跪着一群大臣。

    大约四五十人,摩肩接踵,挤作一大团,人头攒动得激烈,身手推搡得厉害。从后面望去,仿佛一撮自带震感的黑芝麻。

    这些人都穿着一水的暗黑官袍——大兴王朝崇奉水德,服饰以青(黑)色为尊——衣冠楚楚,道貌岸然,一个个手举奏章、攘臂高呼,生怕芙蓉苑内的皇帝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引路的宦官转身对弓长明玥与弓长无心道:“两位殿下见谅,诸位大臣从各个衙门来,他们得知夏国特使到了建康城,便蜂拥而至,向陛下请愿。吵吵了一上午,陛下懒得搭理!”

    哦,原来是非法集会、聚众搞事情!

    弓长无心侧耳一听,闻得“韩任”二字,顿时来了兴趣,便倾耳细听。嚷嚷声嘈杂凌乱,请愿堪比骂街。——

    “陛下,万万不可与夏国缔约结盟,北夏虎狼之国,必然包藏祸心!”

    “陛下,臣以死谏言,即刻驱逐韩任,策兵北伐,收复失地!”

    “陛下,韩任此行,名为递交国书,实乃刺探我朝机杼,勾结苍州妖逆,欲谋不轨啊!”

    ……… ………

    这些言论基本是一个意思:夏国来修好,我们反对,打死都反对!当然,还有另一种大兴朝廷好声音。

    “陛下,休听这群混蛋的!蚩尤无涯死在我大兴都城,神龙妖国必定借此寻衅,十万妖兵,岂是善茬?我朝自当与夏国为盟,共应妖变!”

    “陛下,南北缔约之事,已商谈三年之久,其间兵祸不止,疆民涂炭,能和不和,又起战端,置百姓于何地?”

    ……… ………

    这些家伙的愿望,也相当一致、相当明白,韩任送来和平,我们赞成,打死都赞成。

    终于,两拨人不再甘于口舌之争,他们打了起来。扭打,抱打,摔打,捶打。各种乱打,一团乱麻。

    弓长明玥实在看不下去,似箭般飞奔前去,闪电一般揪着各人的衣领、硬生生将众臣拨开。他们自然不平,还要涌向对方。弓长明玥一声断喝:“停”!——只见她傲立在中央,挥起水玉剑,一道剑气冲出,两边人纷纷往后倒。一时间,泾渭分明。

    弓长无心一面为姑姑击掌叫好,一面忍俊不禁。一堆大男人的闹剧,竟然要由一个小女子来制止,岂不可笑?

    弓长明玥收起剑,转身踏上玉阶。无心一路小跑,紧随其步。

    身后的朝廷重臣们不再争执,一来是心有余悸,二来则是这两派好事者瞬间找到了一个非常良性的共同话题。他们窃窃私议:半妖公主的死与生、哀与荣——副标题:论皇帝处置“好阿姊”的诸多可能性。

    弓长无心边走边问:“姑姑,今日之事,怎么不见王宣和谢容两位老相公,他们不是朝臣的头头吗?”

    弓长明玥冷冷地答道:“桓氏如今不在人间,大兴江山尽成王谢天下,他们又何苦来凑这热闹。”

    言罢,芙蓉苑殿门已在眼前。

    正欲推门进殿,殿门洞开。宦官在两侧,王令站中间。

    王令手扶腰间宝剑,一脸淡漠地道:“长公主,郡王爷,陛下相候多时。”

    侧身请入二人后,王令缓步退出去,宦官又将大门紧闭。

    芙蓉苑正殿之内,半明半暗。天德皇帝弓长明仁踞坐在九龙金座上,手捧一个清蒸乳豹头,正欢实地啃啮着,满头乱发,满脸倦色,满嘴浊油,望之不似人君。若不是一身耀眼的金丝龙袍,那模样基本就是丐帮帮主登堂入室。

    弓长无心心中暗道:“皇帝这是在吃早餐吧!这么油腻!”

    他想到此处,皇帝很配合地撂下豹子头,抓起御案上的琉璃瓶,咕咚咕咚地豪饮起来。皇帝和长公主一样,都是“酒徒”。

    视线从皇帝身上往前移,“哇”的一声,弓长无心吓得跳了起来,他看见了大堂中央的那副半透明的水晶棺椁,里面隐约躺着一个身上铺着新鲜芙蓉花的盛装美人。让他惊悚的,其实不是棺椁本身,而是堂皇宫室居然摆棺材,还摆得那么显眼!生怕大白天见不到鬼?

    弓长明玥抬手按住了他的肩膀,面朝皇帝,面无表情,淡然道:“陛下还是这般痴情,偏要与琉璃皇后共处一室”。

    说罢,弓长明玥机械地行了一个觐见之礼。弓长无心赶忙下跪,慌乱地磕头。

    “阿姊来了,皇侄也来了,”皇帝用手抹了抹嘴上的油和酒,说道,“赐座”!

    宦官搬上椅子,置于两侧,二人入座。

    皇帝悠然地道:“真是不巧,朕在用午膳。朕吃相难看,阿姊是知道的。无心皇侄不要见怪。”说着,他又抓起豹子头,反复打量,“这头乳豹,是朕今日清晨赤手击杀,别看它小,一连十几拳方才毙命,饶是费劲!”

    弓长明玥轻叹道:“陛下,这豹儿也是条性命。”

    皇帝抿了抿嘴:“阿姊总是这般悲天悯人。——阿姊知道么?朕昨夜听闻,北夏大将军大司马韩任竟然是其父与豹妖的私生子。因此,这韩任与阿姊是一样的,半妖之身!只不过,韩任属豹子,阿姊属孔雀。”

    弓长明玥笑了笑:“恕臣孤陋寡闻。臣不知。”

    皇帝把豹头像球一样往空中一抛,又单手接住,摇首晃脑,漫不经心地说道:“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豹子头的滋味,朕甚是喜欢,来日,朕要吃只大的,茹毛饮血,敲骨吸髓,阿姊以为如何?”

    弓长无心忍不住抢话道:“陛下口味清奇,好食异兽,小侄钦佩之至。”

    皇帝哈哈大笑。然而,笑声霎时停止,脸色骤变,猛地一甩胳膊,将豹头掷到弓长无心的脚边,厉声道:“何必钦佩,赐给你了!”

    弓长明玥知道皇帝此举是要找茬发飚——她太了解弓长明仁的喜怒无常和不计后果,于是,她立刻站起身替无心求情道:“无心少不更事,未识大体,陛下切莫动怒,权当是童言无忌。”

    弓长无心望着脚下滚动的乳豹脑袋,想到自己无意间触了龙粼,懊恼不已,心慌无措。

    就在此刻,侍立在旁的一名年轻女官快步上前,在无心脚边蹲下,收拾起皇帝扔的“垃圾”。

    皇帝震怒。——

    “你是个甚么东西!朕赏郡王的御膳你也敢动!来啊,给朕一剑劈了!”

    门外守卫的王令闻声入殿,形如凶神,面同恶煞,一手抓住女官的发髻,露出她的脖劲,一手拔出腰间那柄镶嵌着虎口的宝剑,高高扬起。寒光四射,杀气纵横。

    弓长无心受此一吓,顿时魂飞魄散。<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伏天氏〕〔苏沫沫厉司夜小说〕〔轮回大劫主〕〔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