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双宝寻爹忙免〕〔王谦〕〔幻神〕〔亿万暖婚之夫人甜〕〔我被自己附体了〕〔大佬快回来接生〕〔傲娇美妃轻点作〕〔穿成神仙哥哥的心〕〔3000崽崽让我躺赢〕〔成为皇帝从签到开〕〔十万份穿越后回归〕〔金鳞〕〔女尊之我可能是大〕〔我成了正道第一大〕〔我能看到准确率〕〔封神之灶王爷奋斗〕〔末世重生之带娃修〕〔不朽女天尊〕〔白板箭神〕〔大道朝天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明玥天下 第二十五章 你爸有病
    <b>最新网址:皇帝冷笑着说道:

    “平身罢!何必一言不合、动辄下跪。朕可不喜欢繁文缛节。”

    “敢问陛下,要鹤灵璧何用?倘若臣没有猜错,陛下预备把它送给夏国皇帝华峥嵘?”

    弓长明玥一面问,一面缓缓站起身,款步走到琉璃的棺椁前,伸出手抚摩棺盖,纤柔细指在“睡美人”如玉面庞的上方轻轻划过,如燕掠波。小心翼翼。眼神里蕴含着一种复杂的情感。

    “阿姊果然冰雪聪明。”皇帝也朝水晶棺踱去,步履凝重了许多。

    弓长无心揉着酸痛的双膝,一脸茫然的神色。哪跟哪啊。

    弓长明玥继续她的推理:

    “据臣所悉,夏帝华峥嵘是个举世皆知的痴儿天子,并非说他呆傻,而是因他沉迷玉石雕琢,如痴如醉,似癫似狂,近乎走火入魔,夏国人暗里笑他作‘玉魔’。为搜罗天下奇玉怪石,不惜耗尽国库公帑,一旦金银不能换得或是没了金银,便烧杀劫掠、戕害无辜,无所不用其极。天德四年九月,华峥嵘为逼取卞氏瑾,派天弩军残杀卞氏族人千余口,将卞氏族长射成蜂窝,又将一众妇孺削作人彘,着实悚动天下。”

    皇帝露出悲天悯人的丝丝愁容,点点头道:“如此暴君,夏国焉有不亡之理?”

    “神龙国的鹤灵璧,更是华峥嵘梦寐以求之宝。故而,臣料想,陛下要臣盗得此物,必是要换取他手中的百妖金丹。”

    “应说是赎回,那颗父皇以阿姊之名造就、以百妖之心炼成的神珠。”

    明玥珠?太上皇真是爱女如命啊,啥离奇玩意都用她的名字命名——既有杀人如麻的明玥阁,又有草菅妖命的明玥珠。这个老爷子真是一点不掩饰自己的情感!弓长无心感慨之间,陷入了一个思维的坑,好奇怪呀,皇帝既然敢让弓长明玥在神龙妖国做贼,为何不直接偷了明玥珠,还要搞文明交易?人君华峥嵘不比妖王蚩尤无量好对付?况且,明玥珠本来就是大兴国弓长皇室的,就算偷,也偷得名正言顺。………很快,皇帝就把弓长无心脑瓜里的坑给填了。——

    “朕尚未做好与夏国大战的准备,故而,想要拿回明玥珠,朕只能赎取,谈了五年,金银不要,城池不要,只要鹤灵璧!”

    “却可与神龙国一战?”弓长明玥眉头紧锁。

    “蚩尤无量不好战!一块璧而已!若要战,你以为,蚩尤无涯之死能免得了苍生涂炭么?……鹤灵璧一旦送到了夏国,未尝不可祸水北引。”皇帝仿佛成竹在胸。

    “可是,陛下,”弓长明玥将手从琉璃皇后的水晶棺上徐徐移开,“纵使有百妖金丹,弟妹她………也未必能醒来。起死回生,只是一个传说。”

    “朕相信!”皇帝盯着棺材里琉璃紧闭的双眼,悲从中来,一声凉透心扉的唏嘘。

    弓长无心无意间看到了皇帝红润的眼眶,心想:人性真是奇妙,再冷血的人也有儿女情长。

    “那么,陛下,以鹤灵璧换明玥珠,便是第三桩要务了?”弓长明玥问道,她似乎在转移话题,不忍兄弟的伤感凄凉。

    “不全然是!”皇帝俯首道,“剩下的事,朕会让独孤语赴夏国密传旨意。”

    醉翁之意不在乎山水之间?弓长无心再次不忿起来,转念一想,也无所谓了,前面的几关能安然度过就阿弥托佛了,到时候再说吧。

    时间过了晌午,日已中天。

    皇帝赐了御膳,三道硬菜:烤豹腿,烧豹掌,豹肉刺身。弓长明玥毫无胃口,只是一味地饮酒,果然是个杠杠的酒娘。饿得发慌的弓长无心却吃得很欢,大快朵颐,浑然忘了之前那个差点要了美人命的清蒸豹子头。

    席间,皇帝似乎挺开心,讲了许多安慰弓长明玥和鼓励弓长无心的话,重申了他的“交易品”:待使团南归,为弓长明玥大赦天下。又许下了新的承诺:第一,重建长公主府;第二,平反弓长无心之父废秦王一家的冤狱。——“只要你们回得来!”

    弓长无心趁着皇帝高兴,为他们即将启动的北上之行争取到了两项“福利”:特赦妖人洛瑛子、纪青亭,让他们随扈明玥长公主;为顺利巡抚江北诸州、搜刮三十万两白银,奉旨特制三口铡刀——适用不法皇亲的金身蟒头铡,针对佞臣贪宦的银身豹头铡,专治门阀豪强的铜身猪头铡,铡刀所到之处,如皇帝亲临。

    关于铡刀,弓长无心的灵感来自于他穿越之前酷爱的电视剧《包青天》,盗版抄袭,如法炮制,并非心血来潮。他希望借此为“女巡抚”弓长明玥立威造势。

    皇帝很喜欢这个偷来的创意,当即命令宦官传旨营造衙门名匠寺连夜设计赶制三道铡刀,并在弓长无心的忽悠下,明发旨意,昭告天下,确认了弓长明玥代天子巡抚北境的钦差身份和先斩后奏的权利。

    弓长明玥对这一切显然是不在乎、无所谓的,她不停地灌自己酒,双目无神,神情恍惚,若有所思,思而成痴。

    终于,她离席跪拜,向皇帝提了一个“不情之请”。

    弓长明玥乞求皇帝恩准她,在临行之前,前往皇宫泠月殿探视他们的父皇,与之决别。她担心自己黄鹤一去不复返,渴望在踏上不测之旅前,能尽一尽女儿的孝心。发乎于情,止乎于礼,言辞恳切,令人动容。她说这些话时,完全没有了两年前在皇城大殿上的冷傲姿态,只是一副孝心拳拳而孤弱无助的小儿女状。当然,这绝不是装出来的。

    弓长无心立刻上前助场:“陛下,侄儿也极想拜见皇爷爷。”这是一句违心话。那个躲在深宫、毫无真实血缘关系的糟老头子,他压根儿没有兴趣,此刻,他只是想让弓长明玥觉得自己很给力,而且明白她的心意。

    弓长无心凝视着皇帝那张变幻莫测的脸庞,心想,女儿求见父亲,伦常天理,你应该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吧。

    然而,弓长明仁拒绝了。作为至高无上的皇帝,他给了姐姐一个让人咋舌的理由:你爸有病!

    “阿姊啊,自从朕君临天下,父皇便患了怪病,不仅失忆,记不得故人旧事,更是频发疯疾,暴虐失常。阿姊若去,怕是伤了你的娇躯玉体。”

    “陛下,臣只远远看一眼父皇便可,拜别而已。”弓长明玥力争道。她清楚这些不过是皇帝的借口,自从登基之后,他便把老父幽禁在后宫,鹰扬军严密把守,不让任何人觐见。他越是阻止,她越是忧虑。

    然而,皇帝硬是不许,似乎生怕他们父女串联、玩个“拨乱反正”啥的——大兴朝野早有秘闻传开:弓长明仁得位不正。

    无可奈何,弓长明玥悻悻告退。与弓长无心离开了芙蓉苑。

    时近黄昏,落日残晖。<b>最新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超神机械师〕〔我真没想重生啊〕〔伏天氏〕〔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轮回大劫主〕〔第一序列〕〔诡秘之主〕〔我真是太阴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