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医狂枭洪土生杨〕〔重生之猎神传说〕〔剑道第一仙〕〔从1983开始〕〔磨了10年剑的我终〕〔术修大巫〕〔我养的狼崽相公也〕〔农门娘子有点彪〕〔九叔之我有一个机〕〔绝世武神〕〔白骨妖主〕〔回流1999〕〔恰似白衣遇戎装〕〔直播在诸天万界作〕〔超时空禁品〕〔我有功德值〕〔龙门之主做上门女〕〔总裁宠妻不罢休〕〔戴面具的爱情〕〔哑巴女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界衔者传 第二章!意外来客
    “你还知道些什么?”苏尘有些不爽的咬了咬舌头。

    “我还知道,你是一名魂者,还是一名衔者。”见苏尘不再那么自然,张三的姿态反倒是变得轻松了许多,“我还以为你是什么深藏不漏的世外高人呢,原来随便查查你的底子就能把你看的一干二净,怎么样,现在可以跟我说实话了吗?”

    张三的脸上露出了讳莫高深的笑容,正如他说的这样,在刚刚那短短的时间里,他已经对苏尘了解的很透彻了。

    “那不行!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苏尘抱着一丝侥幸道。

    “木系蛮狼血魂,二阶魂者,木系魂器方天画戟,自幼母亲不知所踪,十八年来碌碌无为,唯一干成的一件衔事就是帮……”张三并没有准备回答苏尘的问题,而是再次拿出手机念起苏尘的个人资料,可话还没说到半句他便愣住了,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资料上记录的衔事太扯淡了。

    “帮老奶奶过马路?”张三目瞪口呆的念出了手机上清晰记录的衔事,简直让人大跌眼镜。

    苏尘的脸上显露出了颇为尴尬的神色,要说这事也有好几年了,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还真的能被人翻出来。

    “我游走世界各地这么多年,见过帮神界和魔界抓捕厉魂的,也见过替人干龌龊勾当的,再不济帮人看家护院几天也能算是冲冲业绩,可你这扶老奶奶过马路也太离奇了吧!”张三不禁皱眉道。

    衔网记录着世间里所有衔者生平所接下的衔事,类似于网络,虽然存在于无形之中,但可以从中获得信息。

    现在衔网的核心就存放在皇国的都城,除了三界之皇和部分拥有特殊权利的机构外,几乎没有人能接触到,而张三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查到了苏尘的个人信息加上过去的衔事,由此可见,这个张三来头不小。

    不过,现在张三的脑子里可是飘过了一万种对于这件衔事的猜测,远比苏尘要纠结的多。

    要知道,衔事也有真假,如何作假?那可就简单了,最常见、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立下一件衔事的誓言但衔者却是受衔主所托去做真的衔事,像这种衔事通常是上不得台面的,所以才必须要用假衔事做掩护。

    张三在想,这件衔事确实也有些年数了,可再往前推几年苏尘也就十几岁,那个年纪的他能干出什么不可告人的衔事啊!

    就在这苏尘和张三还在互相揣摩身份时,古沂从后面走了过来。

    “少爷,外面有一个小姐想要见你,看样子也是来找你问事情的。”古沂道。

    “把她赶走!不见!”苏尘可没有这么闲的功夫一次见两个盘问自己的人,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张三还没摸清楚底细呢,再来一个可不是个大麻烦吗!

    古沂二话不说便转身去给人家答复了,他向来对苏尘的指示都是说一不二,更别说这样的小事。

    “见也不见一下就让人家走吗?”张三别有深意的笑问道。

    “今天你是我最后一个客人,剩下的我也懒得见,如果你想帮我回答她的问题的话,我不介意你现在就出去和她聊聊。”苏尘道。

    张三笑着摇了摇头,继续坦然自如的说道:“瞧我这脑子,说着说着话题就偏了,我们还是说一说那颗陨石的事情吧。”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呀!既然你非要说自己是天文院的人,你回去问问你的同事不就行了吗,他们现在恐怕知道的比我还多。”苏尘没有给他机会,对自己拿走的那件东西只字不提。

    张三冷笑着摇了摇头,道:“苏尘,你应该知道,天下魂者数量比例不是很多,但比你厉害的人可是多了去,那东西在你手上可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好事情。”

    对于魂者数量的问题,皇国每年都会统计出一批数据出来,单说在皇国境内,魂者的数量仅为总国民数量的百分之一不到,也就是说,一百个人里面都不一定能有一个魂者。

    当然,可不要以为魂者上了战场能发挥多大的作用,现在都是长枪大炮的时代,谁会在战场舞刀弄枪,机枪一扫,就算再有本事的人也得躲进掩体里躲避子弹,所以,那些入伍的魂者大多都是进入特种部队参加秘密任务,无伤大雅。

    而正如张三所说的,魂者虽然不是很多,但魂力等级高的人可不再少数,但凡敢走出家门闯荡的,没个三四阶怎么可能,像苏尘这样的二阶魂者,真的是少之又少。

    张三的这番话看似是一个善意的提醒,但有心的人都能听出来另一层意思,那就是威胁。

    “古董!送客!”不过,苏尘可不管那么多,过几天他就把东西卖了还债去,反正身边有古沂保护着自己,就不信有人能在几天的时间里把他连同一个六阶高手一起解决掉,如果真的能做到的话,那他也认了。

    声音刚刚落下,古沂便又从苏尘的身后走了出来,简直不要太快。

    “张先生,请离开吧。”古沂丝毫没有担心张三的身份,按照苏尘的要求请他离开。

    “古沂……”听到“古沂”这个两个字,张三好像真的在哪里听说过他的名字。

    天山剑门,是一处专门培养剑术人才的古老门派,虽说是广招门徒任何人都同意接收,但在这个世道,没个几斤几两的谁敢去自讨苦吃。

    在剑门修炼的人大多都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到山上去修炼,不但战斗能力异于常人,言语操行上也都保持着良好的习惯,至于外貌就更不用说了,作息规律、饮食妥当,更享受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这就相当于是每天都处在保养状态中,古沂就是一个例子,当然如果是真的长的太丑了也没有什么办法。

    “哦!我好想有点印象,你就是那个天山剑门的大弟子吧!”没想到,张三竟然认出了古沂,要知道,剑门的弟子信息可不是外界能轻易知道的,即使随口问问那些小弟子他们也不会告诉你任何人的名字的。

    古沂淡然一笑,道:“张先生,我想您可能是认错人了,在下只是一名小小的门仆,充其量也只是一名衔者,哪能是什么天山剑门的弟子啊。”

    “错不了错不了,你这说话的语气跟你门派里的那些师兄弟都是一个样儿!”张三摆手笑道。

    现在张三算是明白苏尘为什么敢这么有恃无恐了,原来他的身边有一个高手可以保护他,而且这个

    高手是大有来头,不能轻易得罪。

    古沂尴尬的笑了笑,伸出手依旧彬彬有礼的说道:“对不起张先生,您确实是认错人了,还希望您能尽快离开。”

    既然逐客令都下了,张三也不好意思再厚着脸皮待在这里了,况且还是一个自己不能与之为敌的高手请自己,还是听话一点比较好。

    并且,事情谈到了这里他也知道自己该离开了。苏尘是只是一个无名小辈,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让一个天山剑门弟子对自己唯命是从?从这一点看来,这个苏尘绝对不是一般人,他必须赶快回去做做功课。

    可就在他起身要离开的时候,苏尘突然伸手制止了他。

    张三的神经不由的紧绷了起来。心想,难道要把自己“留下来”吗?

    不过苏尘可并没有杀人灭口的意思,顿了几秒钟后,他的眼睛冲落地窗的方向瞥了一下,示意古沂外面有人。

    古沂心领神会,立刻动用魂力感知别墅的外的血魂感应,果不其然,窗外真的有一名魂者,而且,这股血魂清澈强劲,绝不是一般的血魂。

    苏尘拍了拍张三的肩膀,用眼神示意他不要紧张,接着就转身蹑手蹑脚的走到了落地窗旁边,伸手轻轻的抓住了窗帘的一端。

    古沂挪了两步挡在张三的身前,手心里散出一团青光紧接着变出一把寒光凛冽的八面汉剑。

    古沂手中此剑约有三尺长一寸宽,其剑格几乎与剑刃同宽,最特别的是,这把宝剑的剑面上用着类似于花纹钢般毫无章法的花纹,而在剑柄的末端,那一只双眼闪耀着光芒的龙头则更加令人惊叹胆寒。

    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在苏尘拉开窗帘的那一瞬间,古沂手中的汉剑同时飞了过去。

    “啊!!”

    谁知,站在窗外的竟然是一名与苏尘年龄相仿的少女,而古沂的准备八面汉剑也差点就穿透过窗户伤到她。

    打眼一看,她也不过十八九岁,有着雪白的肌肤、乌黑的秀发,眼中带着闪耀、灼人的明亮,可能是由于受到了惊吓,此时她的眼中还带着几分惊恐和凶煞。

    没办法,这美女长的确实太好看了,苏尘和张三的眼睛硬是都看直了,就唯独只有古沂还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小姐,我家少爷已经拒绝相见,还请明日再来!”古沂的语气非常的严肃,对待女孩子也是没有一点温柔。

    “古沂!你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谁知,苏尘既然转变了之前态度批评起了古沂,“我说的是立刻请进来,你刚刚怎么把这位小姐赶走了呀!”

    “……是……我听错了。”苏尘也不是第一次搞这样不要脸的操作了,古沂早已习以为常,不过在面对事情随机应变上,从山下来的古沂永远还是差些火候。

    从古沂的话语中不难听出,这个女子就是刚刚要来拜访苏尘但被劝离的女子,此刻苏尘早已经被少女的美貌迷的神魂颠倒了,哪还管她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危害,或者说,也正是有古沂在他身边,他才会这么有恃无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剑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轮回大劫主〕〔第一序列〕〔诡秘之主〕〔我真是太阴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