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玄医狂枭洪土生杨〕〔重生之猎神传说〕〔剑道第一仙〕〔从1983开始〕〔磨了10年剑的我终〕〔术修大巫〕〔我养的狼崽相公也〕〔农门娘子有点彪〕〔九叔之我有一个机〕〔绝世武神〕〔白骨妖主〕〔回流1999〕〔恰似白衣遇戎装〕〔直播在诸天万界作〕〔超时空禁品〕〔我有功德值〕〔龙门之主做上门女〕〔总裁宠妻不罢休〕〔戴面具的爱情〕〔哑巴女婿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界衔者传 第十一章!废物
    口口声声说要坚守规矩的马弘文在威逼之下很快便将自己知道的全盘托出。

    据马弘文所说,雇他来找步延霆麻烦的是一个年轻女子,没有告诉他任何的姓氏或者名字,更不知道是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了他。

    其实也就只有这些线索了,因为马弘文在和她见面的时候压根就没看清楚她的脸,帽子、口罩、墨镜一个不落,把她那张脸遮的严严实实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地方跑出来的嫌疑犯呢。

    之所以马弘文能辨别出来是女人,还是因为她那头长发及腰的秀发,想藏估计也藏不住,他想,这个年代应该也没有哪个正常男人会闲的无聊留一头长发吧!当然,古沂这样的人完全可以排除在外,门派弟子不算正常男人,而且他的头发的长度还不及那个女人的一半儿。

    对了,还有最后一个线索——珍珠,女人是拿珍珠付的定金,马弘文当天就找人看过了,无论是色泽还是质感上都算的上是上乘之品,当然,马弘文也问了这珍珠的来历,但女子还是只字不提,给了几张张照片和纸条就走了。

    苏尘拿走了照片和纸条十分郁闷的走出了会所,看着纸条上扭扭曲曲的字迹一脸的茫然。

    这是小学生才能写出的字吧!苏尘心里暗暗偷笑了两声,虽然自己的字也没好到哪里去,但绝对要比这字迹要好许多。

    字条上写的事情无非就是要求马弘文绑架步言晴和步延霆,方法什么的也没有过多的描述,反正除了字太丑之外苏尘是再看不出什么信息了。

    再来看看照片。

    场景很明显是在夜晚,也就是类似于现在这个时间点,总之天很黑就对了,而相片里面的人正是步言晴和步延霆,两个人站在一辆出租车旁正准备上车,看样子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拍下来了。

    剩下的几张照片都是步言晴和步延霆上车前和上车后的照片,总体来说也就第一张照片比较清楚了。

    “你戴我的帽子干什么!”刚看完照片,步言晴忽然从一旁的小巷子里走了出来,把苏尘吓了一跳,差点相片都丢出去。

    苏尘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步言晴,那双犀利的眼睛明明就是在死死的盯着自己,绝对不会是别人。

    “哦!你说这个帽子啊!”懵了半晌苏尘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出门的时候顺手将帽子戴在了自己的头顶上。

    “废话!”步言晴非常不满的瞥了他一眼,接着又注意到了苏尘手里的照片和纸条,“你拿的什么东西?”

    “当然是你的私房照呗!”苏尘晃了晃手中的照片贱笑道。

    步言晴眉头一紧,那种想冲上去揍他的冲动再次从心中涌现出来。

    “唉,算了算了,看你这副厌世的脸我连想象的兴趣都没有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自己看吧!”苏尘走上前去

    将照片递给了步言晴。

    步言晴接过照片仔细的翻看了一遍,问道:“这是谁拍下来的?”

    步言晴以为这是马弘文拍下的,因为她刚刚并不在场,马弘文说的什么她也没能偷听到。

    苏尘一把从步言晴手中拿回相片,道:“我还要问你呢!你在麦城有没有什么仇家啊?”

    “你觉得我是那种喜欢自己找麻烦的人吗?”步言晴反问道。

    听步言晴这么一说,苏尘突然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难道说是步言晴的仇家千里迢迢特意换个地方寻仇的?那也不对啊,既然是来寻仇的,为什么不带一些靠谱的魂者亲自来解决啊!非要用马弘文这般人打头阵,万一不成功不就暴露了吗!

    照这样分析看来,唯一说的通的就是这个女人可能是当天晚上偷走了自己钻戒的窃贼。

    炸别墅是为了杀人灭口避免以后的麻烦,而她也肯定发现了苏尘等人侥幸躲过了爆炸,之后便在山下蹲守恰巧掌握到了步言晴的行踪。

    苏尘越想下去越是细思极恐,照这样分析的话,自己该不会也被她盯上了吧!

    “看起来确实不像。”苏尘笑了笑,接着问道,“对了我还没问呢,你们姓步的有那么多支,你是哪一支上的呀?”

    之前便说过,步式家族遍布各行各业,已经不是单纯的由一个家庭参与其中了,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早在家族兴起的时候就过来认亲戚了,说不定步言晴的哪个亲戚就是步式家族里的重要人物。

    昨天晚上苏尘便想过这个问题,准备找个机会让人查一查,生怕自己得罪的是大人物的子女,没想到今天就让他给碰上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不想回答!”步言晴似乎并不想告诉苏尘任何关于自己的信息,直接回绝了他。

    “切!不说就不说,依我看,八成是某个步式公司里混生活的小职员,没什么前途啊!”苏尘用出了激将法,心想,既然你这个小妞脾气这么暴,激将法总该会管用的。

    “想激我啊!呵呵,本小姐不会上你的当了。”步言晴冷笑一声,“你那点小聪明还是放回肚子了吧,我已经看透了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哟!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你说给我听听呗!”苏尘突然来兴趣了。

    步言晴咧嘴一笑,高傲的蔑视道:“自负、狂妄、顽劣!哦!对了!用一个词语概括你的就可以了!”

    “是吗,什么词?”苏尘笑问道。

    “废物!你就是一个废物!”步言晴毫不留情的骂在了苏尘的脸上。

    听到“废物”这个词,苏尘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他是像来不会在意这些辱骂的,但此时此刻他不知道为什么从步言晴口中说出来会这么的难听,或者说他已

    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形容自己的词语了。

    “哈,那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废物吧!”苏尘苦笑了一下道,“反正我就是你们这些大人物所经历的事情中的小插曲,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废物一点挺好的,不用愁天下大事,也不用烦恼别人的目光的,还不错!”

    虽然苏尘是这么说的,但他的语气可没有像之前那样那么的轻松。他的眼神也逐渐变得有些迷离,没有了往日的自信和神气,替而代之的却是难得一见的落寞。

    然后他更是难得的消停了,不过他的脑袋可没消停,每到自己迷茫的时候,也正是蛮狼血魂副作用发作的时候,脑子里开始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再联系这两天来发生的事情,他突然有种要休息一下的感觉。

    仔细算算,他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这么“操劳”过了,父亲死后到现在,他每天除了睡就是吃,或许连他自己都忘了离开那片山林又会有多少的乐趣和不堪。

    但是,此时步言晴看着他突然就变成这副模样儿也有些纳闷,在她的印象里,苏尘接下来怎么也要怼自己两句啊!可他现在的状态分明就是换了个人,太邪乎了!难不成这家伙突然知道礼义廉耻了?

    “少爷,我们走吧。”古沂对苏尘平淡的说道。

    古沂从来都不会因为这样的情况而去出手伤人,说句不好听的,其实步言晴说的也没有错,苏尘现在的状态真的和一个废物差不了多少,但他并不会因此嫌弃苏尘,情义是一方面,道义也是一方面,无论怎样,他都会陪伴苏尘走完该走的路程。

    苏尘猛然从乱杂的思绪中清晰过来,然后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平淡的梳理了一下心情,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

    废物就废物吧!又不掉肉又不掉皮的,想那么多干嘛!累不累啊!苏尘心想。

    “古沂!”苏尘这才刚转身,步言晴又叫了古沂一声,“昨天晚上我和你探讨的事情你考虑清楚了吗?”

    没有想到,还没从被羞辱的言语中完全缓过来,步言晴又给了他一记重锤。

    探讨事情?孤男寡女的有什么事情好探讨的呀!!

    “步小姐!我昨晚就与你说过了,你说的事情我是不会考虑的,纵使少爷弃我,我也不能弃他,这是尊师之命,也是我古沂应做的使命,还请不要怪罪。”古沂对步言晴郑重道。

    不用仔细思考都能看出来,步言晴在昨天晚上的谈话里还特别的拉拢了古沂,可能是用金钱也可能是用权势,反正不管怎么样最后古沂还是拒绝了她,而且还是那种毫不犹豫的拒绝。

    光是看现在步言晴那副失望的表情就知道,她有多么想拉拢到这个高手跟随自己。

    “哈哈!看来我扳回一城了呀。”听到了古沂的回答,苏尘的脸上又扬起了贱贱的笑容,并且还冲着步言晴做了个吐舌头的鬼脸。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剑来〕〔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轮回大劫主〕〔第一序列〕〔诡秘之主〕〔我真是太阴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