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梁思然〕〔我真的只想做一个〕〔我真没想当圣人啊〕〔我老爸是娱乐圈大〕〔剑道永无落寞之日〕〔快穿:反派BOSS是〕〔校霸男神是女生〕〔霸爱成瘾:穆总的〕〔咸鱼怪兽很努力〕〔今天起做钢铁猛男〕〔重生校园女特工〕〔三国之蜀汉中兴〕〔医道人途〕〔回到大明做海王〕〔逆流惊涛〕〔重生之最强星帝〕〔九零空间小神医〕〔火影之系统让我搞〕〔穿越长姐的田园生〕〔紫莲道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三界衔者传 第三十章!栽在你手里
    身为一名魂治局的调查员,张三不可能不知道泣歃的存在,说句不客气的话,魂治局和泣歃就是死对头,双方既不能将对方一举赶尽杀绝也不能放任不管,遇到这种情况,张三也确实很难办。

    “我还以为是那块儿地里冒出来的葱啊!原来是泣歃啊!”张三用同样轻蔑的语气回道,“但是泣歃又怎么样!听你的口气好像还很引以为荣啊!怎么着!泣歃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黎曼香脸色有些难看,但她此时真的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懊恼,张三的出现确实是救了她一名,但也让局势变得有些被动。

    “今天我不管你是天手还是地手!你要是不把戒指交出来,我就跟你死磕到底!”张三语气强硬的说道,“我还就不怕麻烦!大不了出了事情我一个人背锅!但是你今天就必须把戒指给我!”

    张三是不管那么多是是非非了,戒指就在眼前就是被免职他也要拿到。

    这时,黎曼香慢慢拿出了那只装着戒指的小木盒,打开了盖子将戒指呈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真的搞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会对这枚戒指这么感兴趣。”黎曼香仔细的感应着戒指里散发出来的魂力。

    通透、清爽、凶猛,她从未见识到过这样奇怪的魂力,有种补药的感觉也有种魂器、法器的感觉,不经意一品倒像是魂力嘈杂的废品,但这么仔细一品越品越有意思。

    “你用不着知道!你就知道你现在应该把它给我就对了!”张三见了戒指眼睛都直了,比苏尘看见了钱都要兴奋。

    “凭什么!你们魂治局就这么霸道吗?!”黎曼香不满道,“这戒指是我买下来的,你们就算要征用也得给我一定的补偿吧!”

    “补偿?”张三一下子懵了,话说自己好像也没问清楚戒指是怎么到了她的手上,好像有点莽撞了。

    张三转头对苏尘轻声问道:“喂,那戒指是她买的?”

    “非法途径。”苏尘小声回他道。

    “哦~”张三做了个ok的手势,转回头质问黎曼香道:“你买的怎么样!我问你!你买的渠道是不是合法的!”

    “谁说不是合法的!”黎曼香义正言辞道,“如果随便一个人的话都可以成为污蔑我的证据的话,是不是我也可以随便找一个人污蔑一下你们!”

    “我可没有随便胡说!”苏尘在辛锋和步延霆搀扶下站了起来,“正所谓环环相扣,一个证据的存在就是为了引出下一个更有力的证据,同理,一句话成不了什么证据,但下一句话说不定会成为最关键的证据。”

    “那你可以说说看。”黎

    曼香根本就不相信这个油腔滑调的年轻人还能有什么诡计,都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了,真要是有底牌早就亮出来了。

    “诺韵!”苏尘邪笑一下道,“说说你为什么要偷我的戒指炸我的房子。”

    出人意料的是,苏尘竟然在这个时候问起了诺韵这些问题,兴师问罪讨要说法?好像不应该这个时候干吧。

    “现在说吗?”诺韵有些懵,她不知道苏尘为什么要她现在说出实情,更不知道苏尘的一所是不是让自己说实话。

    “说就可以了,实话实说。”苏尘冲她笑道。

    诺韵还是有些不明白的点了一下头,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原来,在十多年前,有一队海商船队因为某种特殊情况误入了亚特兰蒂斯,面对这般奇异的景象,商队的大副水手凭借记忆绘制出了亚特兰蒂斯的海图,并且详细的记录了进入的方法。

    后来他们才知道,外部进入亚特兰蒂斯的人是不可能再出去了,他们要么接受亚特兰蒂斯的生活要么就要被“海葬”,面对这样的处境,商队表面上接受了这种无理的要求,背后在商议逃离这里的计划。

    但是他们都是一些普通人,没有一个魂者可以进行战斗,经过一番商量后,他们最后决定先派几个人逃出去,让他们再搬来能与亚特兰蒂斯里的魂者抗衡的救兵。

    一年之后的一天晚上,所有东西都准备妥当,海上也刮起了他们需要的巨大风暴,趁着看守的警卫松懈,几人溜上了准备已久的船只,在风暴的掩护下逃离了亚特兰蒂斯。

    但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还没逃出去多远,一股海龙卷没有一丝预兆的从海上腾起,一击便将船只击毁。

    本来这一切都结束了,没曾想,亚特兰蒂斯的一位出去学习的原住民无意中听到了关于海图的消息,据说是有另一队商船在海上捡到了一个漂流瓶,里面装的就是海图。

    怎奈亚特兰蒂斯与外界的联系太少了,他们掌握的信息资源程度根本就无法触及到关于海图的踪迹,一直在一个多月前他们才终于锁定了海图的位置,而诺韵就是来寻找海图的特遣员。

    找到了卓庆都后,诺韵被他一顿忽悠,最后成交的条件便是以苏尘的戒指换取海图。

    其实卓庆都也不知道苏尘究竟捡到了什么东西,他只是特意交代诺韵去偷苏尘家里魂力最盛的东西。

    利用苏尘他们几个在楼下探讨的这段时间,诺韵把苏尘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最终找到了这枚戒指,毕竟苏尘的家里实在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想不拿这枚戒指也难。

    不过

    ,虽然最后卓庆都兑现了交易承诺,但他却是在私下里找人复刻了一份海图,理论上是赝品,可内容却是一样的。

    而今天晚上,诺韵恰好因为贪玩溜进了拍卖会里,又恰好看到了真的海图被拍卖了出去,后来的闹剧也就是因此开始的。

    另外,诺韵这些话也同时暴露出了她也是一名魂者的事实,只不过苏尘他们一直都没感应出来,至于原因是什么就不是现在该谈论的了。

    总而言之,诺韵已经交代出了自己与卓庆都“同流合污”的事实,尽管她还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会被治罪,但她就是污点证人,只要她说那枚戒指是她偷的,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解释通,黎曼香无论怎么解释也要把“赃物”上交了。

    “好了!证人有了,赃物也有了,你是跟我回去一趟还是现在就把戒指给我,选择权给你了。”张三立刻找回了底气,又指着黎曼香的鼻子索要戒指。

    黎曼香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将手里的木盒攥的紧紧的,脸上写满着不甘。

    这时,苏尘脱离了辛锋和步延霆的搀扶,在杀手们的仇视下走到了黎曼香的面前。

    “不是特意要和你作对,只是戒指恰好在你手上。”苏尘凑近道,“去找卓庆都,他有存货的。”

    卓庆都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该拿走的也都拿了,管他会不会被别人找麻烦,反正先把眼前自己的麻烦解决了正道。

    黎曼香一想也是,卓庆都既然会弄出一张赝品,那也会做出第二张赝品,亚特兰蒂斯的魅力可是引诱了许多的明白人,今天是黎曼香,明天就可能出现一个黎香曼,一张海图就是一个金库,卓庆都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赚钱的好机会。

    “你以为这仅仅是一副海图的问题吗?”黎曼香并不满足,“泣歃可从来就没有被侮辱过!”

    黎曼香犀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苏尘:“你离我这么近,就不怕我利用你逃掉吗?”

    黎曼香的嘴角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就像是一名猎人在盯着他的猎物。

    “你肯定不会的。”苏尘自信一笑,附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我可是你的干儿子嘛!妈妈都疼儿子的。”

    没有办法,苏尘不正经起来确实太撩人了,黎曼香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了无奈的笑容,不过她也确实不能真的拿苏尘当人质离开这里,苏尘也肯定是心知肚明,但没有明说出来。

    同时,她也被苏尘理智的思维能力所折服,这真的不太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年能做的出来的,也可能是因为蛮狼血魂的缘故,但总而言之,今天她确实栽在苏尘的手里了,这一点她承认。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神机械师〕〔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诡秘之主〕〔绝对一番〕〔黎明之剑〕〔牧龙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