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老戏骨〕〔海贼世界的萌王〕〔超神游戏乐园〕〔异能者公司〕〔练习生从埋头跑步〕〔酒馆老板成为领主〕〔荀天帝〕〔这个boss打不过〕〔从公司保洁开始的〕〔大宋汴京风云〕〔站在忍界顶端的男〕〔我的分身又多又强〕〔剑神重临〕〔华娱从1998开始〕〔穿越诸天西幻〕〔小道柳丹青〕〔九极战神〕〔超级传人〕〔全能女婿〕〔我是外挂强无敌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最难不过说爱你顾霆琛时笙 第315章 你会放过她吗?
    席湛语气极淡的说道:“她是席家主母,是权倾一世的大家,除了你父亲无人能胜的过她,偏偏她贪心,想要你父亲的爱!可你的父亲姨太太众多,上面已有三个儿子,日积月累下来她心底的怨恨逐渐增加,她的清高让她远离了你的父亲,一直独自居住在后院!或许是后面独处时心态发生了变化,她想要报复你的父亲,所以与守着她的保镖发生了关系,不仅仅是一个保镖,而是守在她身侧的所有人!”

    那席湛的父亲是?!

    席湛顿了顿,抬手握住我的手心,嗓音薄凉寡淡道:“当时守着她的保镖有十四人,无人敢忤逆她,再加上当时她漂亮有权有势,大家自是没什么逆反心理,每人都是她的玩物。”

    我咬紧唇,听见席湛讽刺的笑道:“我的父亲或许是那十四人中的一个,或许是其他的男人,已经无从考究,不过我并不在意这件事!”

    席湛深吸了一口气道:“她不认我,我可以理解,我甚至觉得她此生过的可怜悲催。”

    我握紧他的手掌温柔的说道:“你的母亲不过是爱的太深,她以为我的父亲多情所以忍了那些姨太太,搬到后院或许是眼不见为净,可她没想到我的父亲会爱上我的母亲,所以她恨了他一辈子,甚至在父亲去世的时候她还在房间里跟他大吵一架,而且打心里都不接受我!”

    因为我的父亲爱着我的母亲,她的儿子又爱着他们的女儿,她这辈子都想不通这事!

    这辈子、只要她活在世上一天,即使拿命阻止,她都不愿意见到我和席湛两人结婚!

    甚至决绝的让席湛失去了一个母亲!

    这是给席湛实质性的警告!

    而男人的确怕了!

    再也没有与我说结婚的话!

    不过这事我能够理解!

    可我和席湛难道这辈子就只能这样?

    难道做一辈子的未婚夫妻?

    想到这心里就难受,索性不愿再想。

    我劝席湛回去看望他的母亲,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他心里难免不一直记挂着这事!

    席湛犹豫许久方才离开。

    待他离开后我让司机去了猫猫茶馆!

    猫猫茶馆还没有开业,季暖也没有在茶馆里待着,就剩易欢一人以及那十几只猫咪。

    我到的时候看见易欢正在撸猫,她见我来了招呼我道:“桌上有茶,你自己倒了喝。”

    我摇头笑问:“季暖呢?”

    “不知道,走了好半天了。”

    我哦了一声坐在易欢的对面,她一直垂着脑袋撸着猫,我好奇问她,“你多大了?”

    “今年刚满二十呢!”她道。

    二十是很小的年龄。

    我嫁给顾霆琛的那年也刚满二十!

    我问她,“没有读书了吗?”

    “休学中,才大二呢!不过我并不着急读书,等玩够了再回去,而且读不读书也没关系,反正我又不差钱,在这儿待着挺舒服的!”

    我附和道:“你真有钱!”

    “嗯,老家是帝都的,拆迁了两套房子又给赔了十几套,我全部卖了就到梧城定居了!”

    默了默她抬头欢笑,露出两颗漂亮的虎牙道:“我喜欢梧城,下雨的时间特别多,我喜欢这里潮湿的天气,喜欢这里的云雾缭绕,而且每天坐在店里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都很享受!”

    易欢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小女孩。

    我赞同道:“是的,梧城就雨雪繁多!”

    没一会儿我手机有个来电,是赫冥打的,我当着易欢的面接起,听见他恳求我道:“嫂子!拜托你咧!帮我和阿徵在二哥的面前说说好话吧!我们两个人现在过的日子可苦了!”

    我察觉到坐在我对面的易欢脸色有点不太自然,我盯着她问:“我怎么帮你们说好话?”

    易徵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二嫂,我和赫冥每天都在这儿和他关着的那些人打交道,日子无聊透顶,你赶紧让二哥将我们放了!”

    闻言我笑问,“你们被关着的?”

    赫冥快速的回我,“怎么能呢?我们在这儿守着那些人,这种日子本就无聊透顶!!”

    我敷衍说:“那我晚上吹吹枕边风!”

    “拜托你了,我的嫂子咧!”

    赫冥挂了电话,我盯着脸上丧失笑容的易欢解释说:“这些都是我未婚夫的朋友。”

    “嗯,他们挺有趣的。”

    我在茶馆里待了没多久便接到季暖的电话,“笙儿,他临时有事要离开,我打算随他一起离开,因为他说可以帮我治疗脸上的疤痕!”

    “行!有什么事等回来再说!”

    “嗯,我回梧城再联系你。”

    晚上的聚会就此取消,我给席湛发了消息说了这事,他回我道:“嗯,晚上我会回家。”

    我放下手机心里突然感到一阵失落,我不太清楚究竟在失落什么,很莫名的一种感觉。

    我随意的问易欢,“你爸妈呢?”

    她道:“在国外定居呢。”

    “哦,我好无聊。”我说。

    “唉,我也无聊。”

    ……

    甘霜站在窗台看见席湛下了车,神色是那般的冷酷无情,与那个男人真的是如出一辙!

    可惜他并不是那个男人的亲生儿子!

    甘霜转过身回到了病床上,面容虽然苍白,但那股雍容华贵的气质由内而外的散发!

    她精致了一辈子,活在权势顶端了一辈子,没想到现在却被一个小丫头给踩在头顶!

    她的儿子,她凭什么便宜给那个女人!!

    席湛推开了门,他还未走进去便听见躺在床上的人追忆的说道:“那个人曾经是爱过我的,他说我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妻子,是席家唯一的女主人,他知道我爱格桑花,还特意到海拔很高的青藏高原上亲自为我采摘,作为幸运花在我们结婚当天布满了婚房!湛儿,那时的我真的以为他是爱我的,真的是这样以为的!”

    席湛抿唇,不知如何劝慰她。

    因为她的执念深到无人可劝!

    见席湛没有说话,她无奈的吐了口气问:“湛儿,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很薄凉?”

    男人漠然回道:“未曾。”

    “湛儿,我很想念他。”

    “母亲,为何不放过他?”

    闻言她问了个席湛致命的问题,“倘若有一天时笙和顾霆琛破镜重圆,到时你会放过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大奉打更人〕〔超神机械师〕〔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轮回大劫主〕〔我真没想重生啊〕〔伏天氏〕〔黎明之剑〕〔第一序列〕〔苏沫沫厉司夜小说〕〔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烂柯棋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