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枭宠毒后:冥尊大〕〔他从地狱里来〕〔吾家骄妻初养成〕〔穿越之掉崇祯面前〕〔木叶肉弹忍法帖〕〔三国纵横家之谋定〕〔遮天世界我无敌〕〔刺激英雄〕〔天降横财必定有妖〕〔文学世界探险记〕〔重启白银时代〕〔锦衣卫之风雪传〕〔在人人有系统的世〕〔这个忍者很强却过〕〔动力之王〕〔恋爱从爱情公寓开〕〔我真的只是个守墓〕〔木叶之慎〕〔我怎么就霸屏了呢〕〔修仙界最强玩家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唐当秀男 第三百七十八章 新的一天开始了
    “谁?”

    张麟虽然疲惫不堪,虽然呼呼大睡,但他仍然非常的警觉,咔嚓咔嚓的脚步声把他猛然惊醒,睁开惺忪的睡眼,抬头四顾。Δ.『ksnhu『.co

    “公爷,是我。”

    一个浑厚而熟悉的男声响起。进入者并没有展开轻功,而是如同平常人一样,踩着荆棘枯草步入庭院之中,发出的声响,哪怕三天三夜没有睡的人,也能吵醒。要是他展开轻功,估计熟睡的张麟是不会有任何觉察的。

    张麟听出来了,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卢俊义,于拂晓之前的昏暗之中站在拱廊的下面。

    在见到卢俊义的第一眼,张麟觉得非常亲切,也非常激动,如同见到久违的兄弟。他爬了起来,在衣服上擦了擦手上的灰尘,与卢俊义来了一个熊抱。而后,不无诧异地问道:“俊义,你怎么来了?”

    因为,在来寒苑的路上,他被告知,凡是被打入寒苑的,是不会安排人服侍的,不管他以前是什么身份,所有的事情都只能靠自己亲力亲为。

    “武公公回来后,向皇上禀报了寒苑凄冷荒凉的情况,皇上的怒气没有之前那么盛烈,听了武公公的话,便让他看着办。武公公便派了我来保护公爷。”卢俊义语气激动地告知。

    张麟听了,心里感动,在自己已经跌落至渊谷的时候,武常还能为自己的安全考虑,仗义执言,安排护卫,可以说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此种恩情,日后必须报答。

    “俊义,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再称我公爷。”张麟抬手拍了拍卢俊义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罡烈公这个称号,才维持了不到半天,他还没有习惯,此刻在落拓时听了,感觉很是刺耳。

    很快,东方的天空变得红彤彤,太阳升起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

    正阳宫。

    把张麟打入寒宫,把上官婉儿杖责了一百板子,关入了地宫,武则天心里的怒气还没有消,将正阳宫的花瓶摆设砸了无数个。

    饶是这样,她心里的怒气还有一半没有发泄掉。

    在看到匐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吭一声的正阳宫的奴婢时,武则天那被愤怒所充满的眼睛之中,蓦然升起了一团无名的火焰。

    张麟与上官婉儿之间,发展到了如今这样的情状,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正阳宫的奴婢会不知情?他们知情却不报,这就是对皇上的不忠。这种不忠的人要他有何用?

    于是,那尚未消除的怒气,被全部撒在内侍宫女头上,武则天脸色极其阴沉,如同浑浊的黄河水,声音激烈而粗暴地说道:

    “来人,将正阳宫这群该死的奴婢全部遣散,发配到奚宫局和浣衣局服苦役三年!”

    从武则天的激烈语气和粗暴安排之中,现场所有人,凤凰,春香,宫女以及宦官和御前侍卫,都听出了决绝和狠辣。

    大家面面相觑,都知道,被发配到奚宫局和浣衣局服役三年,那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都没有出头之日。另外,正阳宫的奴婢被全部遣散,这同时也意味着,张麟也没有多少机会复出。

    那些奴婢听了这样的安排,一个个吓得脸色煞白,浑身发抖,可是还得磕头向皇上谢恩,毕竟他们没有挨板子。

    高力士偷偷瞄了一眼皇上,想要说一下,我虽然是内侍,还兼任着东厂的千户呢,我不应该与其他人一样被发配到奚宫局服苦役吧。不过,他看到皇上脸上依然带着盛怒,便一个字也没有敢说,在这个时候,说任何话,都有可能招来不测之祸。

    “是!”春香立即答应,对于这样的安排,她是最欢喜的。这一次,她为了打击上官婉儿,把张麟也牵涉了进去,所以,自然不希望张麟复出。不然的话,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到现在为止,春香心里还在怀疑,她的耳朵是被张麟或者他所指使的人所割掉的呢。

    发配了奴婢之后,武则天抬眼之间又看到站列在宫殿外面的侍卫,觉得心里的气还没有消掉,便抬手一挥,厉声吩咐:

    “这些侍卫,以前从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

    对于侍卫,她当然不会将他们发配去做苦役,因为出身和身份不同,一个个都是人才,不能浪费。

    那些侍卫一个个非常紧张,听了这种安排,都松了一口气。皇上对他们的处罚很轻。

    只有卢俊义,脸上浮现了怅然若失的神色。因为他来自从羽林卫禁卫,按照皇上的旨意,这意味着,他又要回到羽林卫去。当然,他还保留着东厂千户的身份,应该回东厂去。

    对于卢俊义来说,回哪里去,都没有问题,他只是觉得,张麟那儿恐怕就缺人保护了。

    不过,卢俊义一个字什么都没有说。在皇上盛怒之下,说什么都没有用,反而有可能会遭到怒恨之波及。

    作了一切她认为必须作的惩罚措施之后,武则天心里的怒气发泄得差不多了,她的神情变得萧索凄婉,整个人恹恹无力,颓然靠在龙椅的椅背上,眼睛空洞地望着大殿的顶棚。

    此时此刻,她与一条在外面受了伤的雌猫没有什么区别,软弱,无助,可怜。

    现场所有人都一声不吭,免得打扰武则天的缓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缓息一下是非常必要的。

    静默了半个时辰之后,从龙椅上传来武则天的细微的鼾声,她在龙椅上打了盹,龙体偶尔发出轻微的颤栗。

    这个时候,她的造型和酣睡的雌猫更加像,让人怜惜,心痛。

    春香从寝宫里拿出一条薄毯,轻柔地盖在雌猫的身上。

    又过了好几个时辰,武则天睁开了眼睛,用手捏着依然有些爆炸感觉的额头,随口问道:“此刻是什么时辰?”

    “陛下,现在是寅初。”春香柔声告知,并且立即招呼宫女呈上早已准备好的雀丝燕窝汤,伺候武则天服用。

    服下了几口雀丝燕窝汤,武则天的精神好了一点,她抬手抹了抹嘴吧,好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询问谁:“朕记得,这宫里好像有一个叫高力士的小内侍?”

    把张麟送至寒苑回到正阳宫后,武常一直侍立于龙椅左侧,保持着垂眼一言不发的姿势,这时他缓缓抬起了眼睛,语气平静地说道:

    “陛下好记性。这里的确有一个叫高力士的小内侍,以前还救过皇上的驾。不过他已经被发配到奚宫局去了。”

    武则天沉吟了一会儿,抬了抬手,道:“去把高力士带过来见朕。”

    我在大唐当秀男 </p>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颤栗高空〕〔我的细胞监狱〕〔三寸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