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里调婚〕〔陆地键仙〕〔道长去哪了〕〔剑道第一仙〕〔剑剑超神〕〔穿为回城知青女配〕〔祖宗饶命〕〔清穿之娇艳媚人〕〔我家店里什么都有〕〔重生梦联网〕〔我,上门女婿〕〔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乡间轻曲〕〔摊牌了我真的是菜〕〔木叶养猫人〕〔废土追凶者〕〔万古最强丹祖〕〔长生有术〕〔青龙鉴〕〔乱世栋梁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唐当秀男 第五十章 公主府出大事了
    上阳宫。

    “他们去了哪些地方,做了什么事?”春香把那位受她所命去跟踪张麟和上官婉儿的小宫女拉到无人之处,低声询问。

    “他们先去了麟德殿,不知道见了谁,出来后,张麟身上多了一个很古怪的包;后来他们又去了皇宫门口,好像要出宫的样子,不过碰到鸾台的张阁老,被挡了回来。”这位宫女叫杏儿,是春香的贴身侍女,年龄十七八岁的样子,长相也蛮俏丽,办事机灵,悄声回答。

    “有没有别的情况?”春香不满意。

    “别的情况?”杏儿眼珠子转动着,仔细想了想,“张麟在皇宫门口跟张阁老起了争执,被张阁老打了一耳光,嘴巴出血,张麟也给了张阁老一巴掌。”

    “还有呢?”春香追问道,她对这些不感兴趣,她想听的是关于上官婉儿的情况。

    杏儿明白,眼珠子转了转,一边回想,一边断断续续说道:“出去时他们两个很疏远,好像陌路人,回来时却变得很友好的样子。。。奴婢还看见上官婉儿送了一块手帕给张麟擦嘴巴,后来张麟又给了什么东西给上官婉儿吃,好像很很好吃的东西,婉儿看起来很喜欢。。。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了。。。对对,我还看到张麟突然捂住婉儿的嘴。”

    “这么重要的情况怎么到现在才说?”春香听了这话,眸中闪烁出一抹精芒,笑着批评了杏儿一句,而后兴高采烈道,“看来被我不幸猜中,婉儿这小蹄子思春了,连陛下的禁娈都想染指,这意味着她的末日到了。”

    “可他们很快就分开了,并没有做别的举动。”杏儿遗憾地说。

    目击者所说的只能叫证言,若是没有物证相佐,证言跟诬陷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春香明白这一点,不过她也不急,小猫要是发春了,总是会做出忘乎所以的事情来的,以后还怕没证据?想到物证,她的眼眸中又浮现出期待的光芒:“那手帕后来在谁手上?”

    “不知道,奴婢远远地跟着,注意不了那么仔细。”杏儿摇头,旋即补充道,“后来又来了两位奴婢到他们身边,奴婢怕人多眼杂,暴露行踪,就没有继续跟踪。不过,直到他们离开奴婢的视线之前,那手帕还拿在张麟手里,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要是手帕留在张麟手里,那就可以做出一篇很好看的文章了。”春香自言自语,脸上浮现一抹阴辣险恶的笑意。。。

    。。。

    魏王府。

    “启禀王爷,从宫里传来密报,向皇上提出建言的王八旦高人叫张麟。”

    一位身穿绯红色袍衫,年龄约三十岁的王府幕僚,弯着腰,向坐在正殿主位上的武承嗣低声禀告他所调查的结果。

    武承嗣听了,眼睛一抬,射出一道精芒,急吼吼地问道:“张麟?他是何许之人?”

    对于向皇上提出女儿也可继承大统建言的张麟,武承嗣宰了他的心都有,因为这大大地危及到他争夺储君之位的成功机会。

    “据说,张麟是新进宫的供奉,被皇上封为校书郎,品秩是从。。。从九品。”年轻幕僚语气平和地回禀,说到从九品,他的声音有些不连贯,因为他都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一个被封为从九品的供奉,算什么供奉?

    听了幕僚的话,武承嗣倒没有计较张麟的品秩,只是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一个新进宫的供奉,一个九品芝麻官,也敢信口雌黄,妄言储位之事,真真是岂有此理,气煞本王了!”

    “王爷,下一步该怎么办?”幕僚小声请示道,对于与后宫供奉。。。虽然只是一个九品供奉。。。相关的事情,哪怕他深受武承嗣宠信,也不敢擅自作主。

    武承嗣在殿中踱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目光看向殿门之外的远处,眸中射出一道凶狠的光芒,声音阴恻恻地说道:

    “不管他是谁,只有他危及到本王的地位,都要无情清除之!”

    。。。

    太平公主府。

    “启禀公主,宫里武常公公来了,在前殿等候。”从外面急匆匆地走进来一位女官,面带微笑,向太平公主禀道。

    “快去迎接。”太平公主眸光一亮,欣然说道,她知道,老太监武常是皇上身边的近臣,轻易不出宫,一出宫必然有大事。

    说着,太平公主率领一班女官和宫女,步履匆匆赶往前殿。

    在宽敞明亮布置豪华的前殿之内,于主位之下,面朝殿门站立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监,他头戴黑色太监帽,身穿紫色窄袖袍衫,手持拂尘,气定神闲。。。此人就是御前太监武常。

    武常的权力远高于上官婉儿和春香,因为春香的权力仅限于后宫,上官婉儿的权力范围也只比春香多了一个前殿,而武常则可以到神都任何王公大臣府邸传旨。传旨就意味着莫大的权力。

    对于深得皇上宠信的老太监,太平公主不敢怠慢,赶紧上前几步,弯腰行礼,娇声说道:“不知公公驾到,有失迎迓,请公公赎我不恭之罪!”

    “殿下言重了,折煞老奴了!”武常满面笑容,伸手虚扶了太平公主一下。尽管他是深得皇上信任的御前太监,对于其他任何人,他都可以骄纵无礼,可在太平公主面前,他也不敢托大。

    “不知公公下临蔽府,有何旨意?”太平公主面容沉静,轻启玉齿,肃然问道,她知道武常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来定有皇上旨意。

    “旨意倒是没有,皇上让老奴来传口谕,让公主即刻同老奴进宫面圣。。。”武常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淡淡地说道。。。

    皇上召唤无小事,太平公主当即整装待发,在登车之前,一名女官急匆匆跑来,附在她耳边悄声说道:“启禀公主,郡主和小王子不见了。”

    “什么时候不见的?”太平公主蹙眉问道。

    “今日婢子发现郡主院子里安静得很,心里很好奇,便去查看,发现郡主不在,询问伏侍她的宫女,她们告知,郡主同小王子昨天就离开府里,不知去向,并且严命她们不得声张。”那女官语气急促,原原本本说道。

    “什么?”太平公主听了,花容失色,想到老太监武常就在旁边,此事不能让后者知晓,只得深吸一口气,脸色在一瞬间恢复常态,低声吩咐说:“给本宫满城寻找,务必在本宫回府之前找回郡主和小王子。记住,此事必须办的仔细,不得对外声张。”

    “是。”那位女官答应着,转身去安排了。

    “公主,要是府里有什么事情尚未完了,咱家是可以等的。”武常摆了摆拂尘,笑容可鞠道,不过他的语气之中隐含着另外的意思。作为一个常年跟王公大臣打交道的老太监,用老奸巨猾形容武常,丝毫不为过,他虽然没有听到她们的对话,但是从这情形一眼就看出,公主府出大事了。。。

    “没有没有。”太平公主矢口否认,虽然她是皇上的女儿,也深得皇上宠爱,但是进宫面圣的机会也不是随时就有的,再说,日前听说女儿也可以为嗣的消息,她也急于进宫去皇上面前探探风声。因此,哪怕府中出了天大的事,她也不会错过这次面圣的绝好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