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立阳云梦雪〕〔娇妻在上夜少强势〕〔三国之铁骑南下〕〔万族安保公司〕〔从神无毗桥之后开〕〔玄浑道章〕〔精灵大陆养成〕〔救世萌新〕〔我后期超强〕〔我捡了只重生的猫〕〔大唐第一长子〕〔仙农混异界〕〔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我有座影视城〕〔我真的凉不了啊〕〔捡属性武道〕〔我在彼岸凝视你〕〔穿梭诸天的军火狂〕〔我乃大反派〕〔从木叶开始复制天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在大唐当秀男 第九十章 打赌
    翌日,上官婉儿来到尚工局,有要事告知。

    此时,张麟已经刊印出许多书页,其中还有一部大部头经典《金刚经》。小梅高力士等人手忙脚乱地用细绳将一页页纸穿起来,装订成册。

    之所以铜版一做好,就印《心经》和《金刚经》两部佛教经典,是因为,张麟听说武则天喜欢佛教,但却不知她喜欢哪部经,因此只好将自己所知道的最著名的两部经典印出来。

    《心经》张麟完全靠记忆刻印出来,而《金刚经》他就记不得了,但是这并不影响他的刊印,因为在宫中能够找到全本的《金刚经》范本。

    “陛下已经下旨调狄仁杰回京破案,相信狄仁杰一出马,必然能追根溯源,抓住对你行刺的刺客,同时为枉死的翌阳郡主报仇。”上官婉儿信心十足地说,看起来她对于狄仁杰的破案能力非常信服。

    “调狄仁杰破案?”张麟重复了一句。

    “是的。”

    “还有李元芳?”

    “李元芳是屠杀突厥使团的元凶罪魁,已被全国海捕。”

    “假使团。。。狄仁杰。。。李元芳。。。虎敬晖。。。无影针。。。”张麟自言自语,把所有这一切串联在一起,似乎明白了什么。莫非这是神探狄仁杰里面的情景?在神探狄仁杰电视剧里,也有一个假使团的案子,里面有翌阳郡主,有虎敬晖,当然更有狄仁杰李元芳。。。

    想明白这一点,以前看过的情节,在他脑子里的脉络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了。。。

    张麟记得,翌阳郡主是整个使团案的策划者,离开神都时并没有死,死的是她的替身,她的真身潜伏在幽州,策划更大的阴谋。

    他也记得虎敬晖是翌阳郡主安插在武则天身边的奸细,怪不得这名字乍听起来这么耳熟。

    但是,狄仁杰一出马,没过多久,就让整个案子水落石出,最后逼得翌阳郡主服毒而亡。

    看来我对翌阳郡主所表示的同情、愧疚和难过都是多余的,简直是浪费了一大把美好的感情!

    “这个案子我也知道怎么查。”张麟转身看向上官婉儿,大言不惭地说。

    “你会查案,别糊弄我!”上官婉儿自然不相信。

    张麟言之凿凿:“据我判断,杀害使团的匪盗,现在藏身在幽州境内。”

    “你知道匪盗的藏身之所?你别开玩笑了。”上官婉儿嗤笑一声,哪怕她一直欣赏并尊重张麟,也不相信后者所说的话。后者一直呆在深宫里面,寸步未出,连神都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匪盗的藏身之处,纯粹是瞎说。

    “我绝不是开玩笑。”张麟一本正经道。

    “你怎么知道匪盗藏身之处的,有什么根据,我看你十二成是瞎猜的!”上官婉儿不相信,认为张麟是信口开河,就因为你会说两句突厥话,就瞎猜假使团的去向,根本无法让人信服。

    张麟不是瞎猜的,但也不是通过自己的分析得出的结论,但是他不能跟上官婉儿这么说,不然的话,就显不出他的特异之处了。当然从电视剧上看来的这事,也不能对她言讲,而且也讲不清,讲出来谁会相信?

    不过,一点根据都不说,的确很难让人信服,于是张麟一本正经地胡诌道:

    “你知道,我的家乡在幽州,通过对话我听出,那些假冒使臣的歹人都稍微带着幽州口音,因此我判断他们作案之后定然逃回了幽州。”

    他这话虽然属于胡诌,但也没有什么破绽,经得起推敲和审查,不会暴露他穿越作弊的隐情,因为他现在的籍贯的确是幽州。

    “真的吗?我怎么没有听出来?”上官婉儿还是不怎么相信。

    “不信我们打一个赌!”张麟胸有成竹,笑着提议。

    “赌就赌,你想赌什么?”上官婉儿哪儿会服输,根本不相信张麟的能力,像他这样凭空瞎猜就能断案,那还需要神断狄仁杰干什么?

    “如果我赢了,你喊我哥,如果我输了,我喊你妹。”张麟脸上露出憨厚而迷人的笑容,搞得人畜无害似的。

    “行!”上官婉儿很爽快地答应了,回去之后,她才想明白,不管输赢如何,她都吃亏了,看来她被张麟那臭小子绕进去了,虽然如此,她心里只有娇羞,没有怒气。。。

    。。。

    接到皇上密旨后,时任彭泽县县令狄仁杰没有丝毫耽搁,立即启程赶赴神都。

    是夜,一行人在绛帐县驿馆住下,吃过晚饭后,习惯思考的狄仁杰,开始审思整个案件,按照接到的刑部塘报和海捕文书,凉州游击将军李元芳是屠杀使团和斩杀追捕他之捕快的元凶罪魁。

    然而狄仁杰并不会被所谓的真象所迷惑和牵绊,而是会进行深入的思索和独特的推理。

    经过分析,他觉得案情并不如塘报所说的那样简单,而是别有蹊跷,但是蹊跷在哪里,目前不得而知,因此提笔在纸上一连写了三个怪字。

    正在这时,窗户被推开了,一条黑影如同鬼魅一样,从窗外飞了进来。

    在狄仁杰反应过来时,他的身旁多出了一个人,身穿黑色夜行服,内衬暗红色中衣,年龄不到三十,身材高挑,相貌英武,一表人才,不过面容有些憔悴,脸色略显苍白。

    “你是谁?”狄仁杰遽然问道。

    “久闻狄公断事如神,能够通过他人的衣着气质断人身份。你不妨猜猜我是谁?”黑衣人好像老熟人一样坐了下来,云淡风轻地说道。

    “我感到今天会有所收获。”狄仁杰镇定自若道,随后绕着黑衣人转了一圈,圆溜溜的眼睛微眯着,盯着对方上下左右审视,而后背着手,一边踱步,一边有条有理地进行分析和推断:

    “腰杆挺直,两腿微分,双手据案,这是典型的卫所将军的坐姿。”

    听到这里,黑衣人目光略微一瞬,不过没有动声色,示意狄仁杰继续说下去。

    “面容憔悴,脸色苍白,而双颊带有红润,据医理而言,是经血羸弱,虚火上浮,此乃失血过多使致。这一点从你左边衣领中渗出的血迹就可得到证明。”

    听到这里,黑衣人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左边衣领,眼眸中闪过一丝讶异,不过依然不动声色。

    “如此深夜,你从窗户潜入见我,定是不欲让人知道。一个将军,身负重伤,行踪诡秘,会是什么人呢?”

    黑衣人愣住了,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黎明之剑〕〔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小阁老〕〔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