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昆仑一黍〕〔当真酒成为漫画人〕〔乔乔有个大神男友〕〔洪荒:我带领混沌〕〔神魂武尊〕〔最长一梦〕〔诸葛重生,熬死司〕〔恶鬼当道〕〔蛰伏十年才出道〕〔赝太子〕〔枭雄闯天涯〕〔第一鬼神〕〔逍遥小捕快〕〔道门天才〕〔回到80,从春晚开〕〔超强狂婿〕〔唐逗〕〔不正常人类研究中〕〔玄武裂天〕〔混沌神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蝴蝶与鲸鱼 蝴蝶(你怎么骗小孩啊...)
    男生话语里的调侃过于明显,胡蝶有几分脸热,好在有夜色遮掩,她鼓足勇气回道:“我没有。”

    “哦。”男生满不在意的应着,但看着更像是不相信。

    “我那天是不小心滑下去的。”胡蝶见男生要走,快步跟上去,和他并行保持半肩的距离,“你是jingyu吗?”

    “不。”男生语气平淡:“我是鲨鱼。”

    “……”胡蝶没忍住笑了出来,笑完才觉得不合适,有些不好意思似地抿了抿唇角:“我找了你很久。”

    “做什么?”

    “啊?”胡蝶一时没转过来弯。

    荆逾侧目看过去。

    女生的脸色仍旧苍白,唇色也很寡淡,看着像是气血严重不足。浑身上下唯一的一抹亮色便只有那一头粉棕色的头发。

    他想到什么,不自觉放缓脚步:“找我做什么。”

    “谢谢你那天救了我。”胡蝶说:“我那天真的是不小心才掉下去的,我之前每天都会来这里看日落,那天估计是蹲久了,腿有些麻……那个告示牌和围栏是因为我才有的吗?”

    “应该吧。”

    “你吃饭了吗?我请你吃饭吧。”

    她转移话题的速度过快,饶是一直专心听她讲话的荆逾也差点没跟上话茬,他偏头看了她一眼。

    胡蝶觉得莫名,“怎么了?”

    “你讲话一直这么……”荆逾想了想,说:“跳脱吗?”

    “啊?有……吗?”胡蝶丝毫没察觉,自顾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上一个问题呢。”

    荆逾略一思索,一次性回答了她三个问题:“没。不用了。有。”

    胡蝶费了点时间才把他的回答对上号,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坚持道:“我一定要请你吃饭的。”

    “真不用,举手之劳而已。”

    胡蝶还想说什么,一道铃声在两人之间响起,她下意识摸了下口袋,不是自己手机。

    刚想说什么,那边荆逾已经在接电话了:“在外面。怎么了?没找到?我马上回来。”

    他挂断电话,看向等在一旁的胡蝶:“抱歉,今天真不行,我有事。”

    胡蝶早有预料,将一早准备好的微信二维码递过去:“那能加个好友吗?等你有空了我再请你吃饭。”

    荆逾有些拿她没辙,点开微信扫了下二维码,朝她晃晃手机:“加了,我先走了。”

    胡蝶笑着点了点头:“我收到了。”

    他嗯了声,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从袋子里摸出一个椰子走回来递给她:“你一个人回去可以吗?”

    “可以,我就住在后面的医院。”胡蝶指了个方向,荆逾顺着看过去,隔着高大的棕榈树,只能看见星点红色灯光的痕迹。

    他收回视线,把椰子放到她手上:“早点回去。”

    “谢谢。”

    “没事。”

    胡蝶站在原地看着男生走远,手中的椰子分量不轻,她半托在怀里,一边走路一边看手机。

    荆逾的好友请求已经发了过来。

    他的昵称很简单,应该是他的本名——荆逾。

    胡蝶低低念了声:“荆、逾。”

    接着又点开他的头像,是手工绘制的一条鲸鱼,平铺在一张白纸上,等着入海潜游。

    胡蝶点了通过。

    聊天页面迅速弹出一条系统自动发出的消息。

    荆逾:我是

    胡蝶单手不方便打字,走到一旁长椅坐下,把椰子放在一旁,打了几个字发过去。

    蝴蝶:我是胡蝶。

    发过去才觉得有点呆,胡蝶又不好意思撤回,补了一句。

    蝴蝶:荆逾你好。

    “……”

    完了。

    怎么觉得更呆了。

    胡蝶挠挠脸,也不知道还能再发点什么,又一直没等到荆逾的回复,只好抱着椰子先回了医院。

    “从哪儿买的椰子啊?能喝吗,你现在不能多吃外面的东西。”蒋曼拿热毛巾给她擦了擦脸,见她一直抱着椰子不松手,笑道:“怎么还不舍得放了?要是想喝这个,我让你爸爸明天去给你买。”

    “我就要这个。”胡蝶在房间看了一圈,最后把椰子放在床头的柜子上:“先不喝,我想先放几天。”

    “随你折腾。”蒋曼招呼她过来坐下:“先喝点汤。”

    “哦。”胡蝶在桌旁坐下,看蒋曼在小厨房盛汤,“妈妈,我找到那天救我的人了。”

    “是吗?”蒋曼端着汤碗走过来:“是那个什么jingyu吗?”

    “对,就是他。”

    “你留人家联系方式了吗?改天我和你爸请人家吃顿饭。”

    “留了,我加了他的微信。”胡蝶拿汤勺撇着汤里没挑干净的葱花:“妈妈,我自己去请人家吃饭吧。”

    “你请像什么话?回头人家该说你家大人不懂事了。”

    “那他救的是我啊。”胡蝶笑了声:“他看着估计跟我差不了几岁,你们要是去请客,人家该不自在了。”

    “那你知道他住在哪儿吗,回头我让你爸送点东西到家里也行。”

    胡蝶摇头,喝了口汤说:“我回头问问。”

    “行了,找到了就好。”蒋曼又起身去切水果,“你这两天也少往外面跑,这么热的天。”

    胡蝶含糊应着,喝着汤又去拿手机,点开微信,和荆逾的聊天窗仍旧停留在她最后发的那一条。

    她顺势点开荆逾的朋友圈,背景图是一片蓝色的海。底下页面有一行小字——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

    胡蝶反复点开他的头像看了几次,正准备放下手机,一条新消息弹了出来,紧跟着又弹出一条。

    荆逾:嗯。

    荆逾:我是荆逾。

    胡蝶这次是真的笑了出来,蒋曼端着切好的橙子和苹果走到桌旁,问:“看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胡蝶随意擦了擦嘴,跑到沙发上躺下才给荆逾回消息。

    蝴蝶:你明天有空吗?

    荆逾:感谢我收到了,但是吃饭真不用了。

    蝴蝶:……

    蝴蝶:你怎么骗小孩啊。

    荆逾:?

    蝴蝶:加微信的时候我明明跟你说好了要请你吃饭的,不然我也不会加你好友了。

    荆逾过了好一会才回。

    荆逾:那不然删好友?

    蝴蝶:?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蝴蝶与鲸鱼〕〔被将军掳走之后〕〔团宠小锦鲤三岁半〕〔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银河坠落〕〔七零之漂亮小裁缝〕〔恋综的作精对照组〕〔穿进赛博游戏后干〕〔江医生他怀了死对〕〔我靠血条碾压修真〕〔于春日热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