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冤种玩家的人生模〕〔时空穿梭到1984〕〔年代文男主的亲妹〕〔第九农学基地〕〔玉花女神〕〔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昆仑一黍〕〔当真酒成为漫画人〕〔乔乔有个大神男友〕〔洪荒:我带领混沌〕〔神魂武尊〕〔最长一梦〕〔诸葛重生,熬死司〕〔恶鬼当道〕〔蛰伏十年才出道〕〔赝太子〕〔枭雄闯天涯〕〔第一鬼神〕〔逍遥小捕快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蝴蝶与鲸鱼 白玉(失掉了本该有的美感...)
    胡蝶踩着绿灯倒计时的秒数越过马路,涌起的风不停吹动她的长发和裙摆。

    她走到男生面前,很轻的笑了下,语气同样轻得很:“荆逾。”

    “嗯。”荆逾应声才觉得喉咙干涩,下意识轻咳了声说:“你一直在这里等我?”

    “对啊,怕你躲着我,所以就自作主张先过来了。”胡蝶有双潋滟动人的桃花眼,笑起来水润润的,格外勾人。

    她撩起黏在脸侧的头发,说道:“现在看来,这个办法还是有效的。”

    荆逾不知道说什么,又“嗯”了声。

    “那你今天是有空的对吧?”胡蝶往四周看了看:“我很少在这附近吃东西,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去我家吧。”

    “啊?”胡蝶转过头看着他,神情逐渐变得警惕。

    荆逾轻笑,衬得眉眼间那股淡淡的颓丧感少了几分,“我和朋友准备晚上在家里弄烧烤,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一起。”

    “可这样就不算我请你了啊。”

    荆逾也抬头往四周看了眼,瞥见街角的百货超市,说:“那今晚的酒水你负责?”

    “可以啊。”胡蝶跟着他往前走。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超市,荆逾搬了一箱啤酒,又拿了几瓶橘子汽水,回头问:“你喝什么?”

    “这个吧。”胡蝶从一旁的货架上拿了一盒酸奶,“你们还有其他要买的吗?”

    “没了。”荆逾靠着收银台的玻璃柜面,指了指一旁的付款码:“扫这里。”

    “哦。”胡蝶把酸奶递给老板娘,等她扫完码,摸出手机对着付款码扫了一下,“多少钱?”

    老板娘:“七十六。”

    她低头操作,店里的到账提醒紧跟着响了一声:“支付宝到账七十六元。”

    荆逾抱起啤酒,空出手去拎装着汽水的袋子,胡蝶抢在他之前拎了起来:“我来吧。”

    汽水是玻璃瓶装的,七八瓶摞在一起分量也不轻,拎着有些吃重,胡蝶干脆抱在怀里:“走吗?”

    “等下。”荆逾放下手里的啤酒,伸手将她抱在怀里的袋子拎了起来,又转身去抱搁在桌上的啤酒:“走吧。”

    胡蝶跟上他的脚步,“我拿得动的。”

    “嗯。”

    “我真的拿得动。”

    “我知道。”荆逾说:“我也拿得动。”

    “……”胡蝶和他保持差不多的步伐,“你是榕城本地人吗?”

    “是,也不是。”荆逾步子迈的不大,玻璃瓶在袋子里丁零当啷的碰着,“我祖籍在这里,但我父母一直定居在b市,我从小到大都在那边生活。”

    “哦。”

    “你是吗?”

    “我是啊,我是土生土长的榕城人。”胡蝶说:“那你是来榕城过暑假的吗?”

    “嗯。”

    “真好啊。”

    荆逾侧头看了女生一眼,没多问。

    荆逾现在住的房子是他爷爷奶奶留下的老宅,藏在巷子里的一栋两层高的楼房,带着面积不小的院子。

    院里栽着一棵榕树,爬墙虎铺满整个墙壁,凉亭的葡萄藤坠半空中,夹竹桃摇曳在墙角的阴影里。

    榕树下还有一口凉井,邵昀的烧烤架就搭在一旁,胡蝶跟着荆逾走进院里时,他正忙得热火朝天。

    “莫海莫海!!快快快,给哥哥把风扇搬出来,热死人了。”邵昀刚点着炭火,院里烟熏缭绕。

    胡蝶被熏得直咳。

    邵昀听到动静,抬起头看见荆逾:“你可回来了,这玩意怎么——”

    他看见站在荆逾身后的女生,顿了一下才说:“你朋友?”

    “嗯。”荆逾走过来,拿起一旁的蒲扇对着炭火堆猛扇了几下,火苗成功窜了起来。

    他轻轻摇动蒲扇,替两人介绍,“胡蝶——”

    邵昀没反应过来,眼神往四周乱瞟,“蝴蝶?哪里有蝴蝶?”

    “……”荆逾深吸了口气:“她叫胡蝶。”

    胡蝶随之抬手跟邵昀打了声招呼:“你好。”

    邵昀呵呵笑着:“你好,我叫邵昀,双耳邵,日字旁的那个昀,蝴蝶是你的艺名吗?”

    “我本名就叫胡蝶,古月胡。”

    “哦。”邵昀笑道:“你俩这名字有点意思啊,天上飞的,海底游的,听着都不像人名儿。”

    胡蝶:“……”

    荆逾:“……”

    邵昀挠头一笑:“开个玩笑,别介意哈。”

    胡蝶怕他尴尬,不怎么在意的说:“没事,习惯了。”

    邵昀是个自来熟,丝毫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的,“你跟荆逾怎么认识的啊?”

    “关你屁事。”荆逾把蒲扇往他手里一塞,“看着火。”

    “行,你是大爷。”邵昀说不过荆逾,把火气全往火里撒,手里动作又快又猛,扇得火焰直往上窜。

    还没走开的荆逾往他膝弯上踢了一脚:“扇小点。”

    “是是是,知道了,我的祖宗。”邵昀跟胡蝶挤眉弄眼:“他是不是贼烦人?”

    荆逾冷不丁看了过来:“我不聋。”

    邵昀一噎,不说话了。

    胡蝶忍不住笑,走过去问荆逾:“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不用。”荆逾想起什么,洗了手,从袋子里拿出酸奶和一瓶橘子汽水,“跟我来。”

    胡蝶不明所以,跟着他进了屋。

    客厅电视机开着,一小男生坐在那里。

    胡蝶看着荆逾走过去,听他叫:“莫海。”

    小男生回过头:“哥,你回来了啊。”

    荆逾摸了下他脑袋:“邵昀哥在外面喊你帮忙你怎么不去?”

    莫海视线盯着电视机,嘴里嘟囔着:“他太笨了,不想去给他帮忙。”

    “行,他笨我们不理他,那哥哥交给你一个新的任务。”荆逾起身示意胡蝶走近,“这是胡蝶姐姐,她今天来我们家里做客,你帮哥哥招待一下她好吗?”

    胡蝶抬起手:“hi。”

    “姐姐好。”莫海站起身,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枕头,很有礼貌的说:“请坐。”

    “谢谢。”胡蝶依言坐过去,他又坐回去继续看电视。

    荆逾把手里的酸奶递给胡蝶:“你陪他看会电视,等会弄好了我叫你们。”

    “哦。”胡蝶接过酸奶,外面的包装盒上沾着男生手上的湿意,她无意识抹了抹。

    荆逾找到桌上的开瓶器,撬开汽水瓶的盖子,把汽水递给莫海:“好好招待姐姐。”

    “知道了。”

    他又看向胡蝶:“我先出去忙了。”

    胡蝶点点头:“好。”

    电视机放着《熊出没》动画片,莫海仰头咕噜咕噜喝完汽水,起身将汽水瓶放到墙角的塑料筐里。

    筐中已经放了一半的空瓶子。

    他走回来,没再坐在地上,而是和胡蝶一起坐在沙发上,沉默好一会他突然开口:“你不喝吗?”

    “什么?”胡蝶反应过来:“你要喝吗?”

    “不要,哥哥给你的。”他说着不要,可眼睛却没挪开。

    胡蝶插上吸管递过去:“我不渴,你喝吧。”

    莫海犹豫好一会才伸手接过去:“谢谢。”

    胡蝶笑了下:“不客气。”

    天色渐晚,胡蝶给蒋曼打电话说自己今天迟一点回去,蒋曼问了她在什么地方。

    “在荆逾家里。”胡蝶简单解释一番。

    蒋曼叮嘱道:“早点回来,别太麻烦人家,等下把定位发给我。”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胡蝶在微信上把自己的定位发给蒋曼,又点开拍摄功能,准备拍一小段视频发过去。

    她摁下拍摄键,镜头往右,正好拍到一脚踏入屋里的荆逾。

    视频里,男生不知何时戴上一抹黑色发带,将额头全都露了出来,浓眉剑目。灯光下,五官的轮廓格外清晰。

    t恤的袖子被他高高卷起,上臂有明显却不夸张的肌肉线条,右边胳膊上几道褪不去的疤痕如同羊脂白玉上裂开的细纹,失掉了本该有的美感。

    他还保持一脚在屋里,一脚在屋外的姿势,见胡蝶举着手机,下意识挡了下脸。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蝴蝶与鲸鱼〕〔被将军掳走之后〕〔团宠小锦鲤三岁半〕〔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银河坠落〕〔七零之漂亮小裁缝〕〔恋综的作精对照组〕〔穿进赛博游戏后干〕〔江医生他怀了死对〕〔我靠血条碾压修真〕〔于春日热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