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三滴鲜血
    叶然盯着眼前的家伙愣了愣,随后开始犯嘀咕。

    心道谛听符召来的为啥会是这家伙,难道地府没人了吗?

    “七……七爷,您……您怎么来了?”

    有个别资历较深的孤魂立刻跪在地上哆嗦道。

    他们早就认出眼前的家伙,不是地府的白无常还能是谁?

    又把阴间的生存法则,表现的淋漓尽致。

    可七爷是真觉得叶然面熟,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叶然眯着双眼,晃了晃手中的谛听符道:“七爷,别来无恙?”

    “是你?你你你……你都长这么大了?”

    大概叶然的笑容太过招牌,七爷吓得自原地蹦起,指着叶然的脸就是一声惊呼。

    说完又绕着叶然转了两圈,并仔细打量了眼。

    “奶奶的,今天出门忘看黄历,居然遇到了这么个小祖宗。”

    这话叶然听得真切却也没在意,而是指了指周围的孤魂野鬼。

    “希望七爷能看在当年一泡童子尿的缘分上,把这些小鬼都收了吧。”

    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

    叶然话音刚落,可把白无常给气的,脸都他妈成绿萝卜了。

    可转念一想这小祖宗的身份又不一般,只能强行把恶气憋在肚子里。

    “小子,你把我当保姆啊?何况地府不是避难所,收之前也要调查有没犯罪记录。”

    听到犯罪记录四个字,周围的孤魂无不露出惊恐之色。

    就算他们是被厉鬼强行逼迫,但也属于间接害死三十多条性命的帮凶。

    “一句话,帮还是不帮。我没闲工夫在这陪你瞎扯淡。”

    叶然的态度突然变了,冰冷的眼神吓得七爷不由打了个抖抖。

    “那……那啥,你等等,我先帮你查查看!”

    调查的事对七爷而言已经算是手到擒来,只要扔出阴间令牌,分分钟就能解决。

    可他不傻。既然这里留有这么多孤魂野鬼却没勾魂使出现。这正常吗?当然不正常。

    何况叶然给他的印象,本就恶劣至极!

    十年前来阳间勾魂,上了山却被一泡尿给浇成了落汤鸡不说,还带了一身的骚味儿。

    最可恶的是当他准备找叶然麻烦时,阴间令牌居然先被偷了!

    握着崭新的令牌,七爷不禁感慨万千。却在检查每只小鬼的身份时,突然皱起了眉头。

    “不好办呐,这些可都是破了规矩的小鬼,理当受罚。”

    然而当他看到叶然不善的眼神时,连忙干咳了两声。

    “不过谁叫他们遇到了七爷我。这事儿,我看要不先去阎王那求求情?”

    此话一出,跪在地上的小鬼无不感激涕零的喊道:“谢谢七爷,谢谢七爷!”

    “你们先别急,小爷得回去问问。若是阎王大人不同意,谁都没辙。”

    说完,又略带讨好的目光朝叶然笑道:“小子,当年的令牌打算啥时还我?”

    “啊,你说那没用的破木牌?早丢了。”

    七爷听闻眼角不禁抽搐,心道那可是阴间鬼卒的身份证。

    没了牌子,老子他妈连着在阳间北漂了三个月!

    他当时有想过报仇,却在得知叶然身后有道门高人坐镇时,瞬间怂了。

    “那就麻烦七爷了。”

    叶然突然朝七爷抱了抱拳,搞得七爷有些不太适应。

    挠了挠头,道:“那啥,你们先等下,小爷去去就回。”

    等待七爷的过程中,杨文馨却在姐姐的陪伴下,来到了院落。

    按理说她现在的身体很差,不应该这么快出门。

    杨文雅忙解释道:“叶然,小馨说她昏迷的这段时间,有人经常陪她玩。”

    虽然这里的孤魂她们是看不到,但天知道杨文雅此刻心理的阴影面积有多大。

    毕竟刚刚才被一只厉鬼折磨,还差点丢了性命。

    叶然诧异的看向杨文馨。“你说的那人,叫什么名字?”

    杨文馨摇了摇头。

    “叶哥哥,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只知道她长得很漂亮。”

    连名字都不知道?

    叶然皱了皱眉,心道周围的孤魂不在少数,在不知道名字的前提下,想找到实在太难。

    然而眼尖的他突然看到中央有只孤魂,正不时的抬头望向杨文馨。

    这只孤魂长得很美,论容颜绝对能和杨文雅有的一拼,只可惜年纪轻轻便香消玉损。

    “叶哥哥,我昏迷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她陪着我,你帮帮她吧!”

    杨文雅大概是不忍心,紧了紧妹妹的手,忽然朝叶然恳求道:“你就帮帮小馨吧。”

    叶然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静静打量着跪在中央的绝美女鬼。

    怪不得杨文馨能撑到现在,原来是有女鬼在暗中帮她。

    想到这,叶然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不会伤害她。”

    “谢谢叶哥哥!”杨文馨笑嘻嘻的说了句,便被姐姐扶进了别墅。

    见两小妮子离开,叶然立刻来到女鬼面前问道:“杨文馨说的就是你吧?”

    那女鬼听了顿时慌张起来,小心翼翼的回道:“天师大人,小女子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等叶然开口,七爷突然从地底钻了出来。

    只见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道:“阎王大人说了,看在上清的面子,允许收留半数孤魂。”

    “半数?那可咋办呀?”

    在场的孤魂野鬼纷纷露出恐惧的神情,毕竟这对剩下的一半无疑太过残忍。

    不过当叶然瞅见七爷狡诈的眼神时,立刻扬眉道:“看来还有选择的余地?”

    果不其然。

    就见七爷猥琐的笑道:“阎王大人还说了。如果你肯付出三滴鲜血,孤魂照单全收。”

    “三滴鲜血?”

    叶然听了这话,脸色逐渐开始转变。

    “只剩下这一条选择了?”

    叶然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常人根本不知道他的鲜血有多珍贵,几乎世间难求。

    他拥有天生灵血,这种血液对于修炼人士有极大好处。哪怕一滴,都足以撼动世间!

    正因如此,老头才把毕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他,防止出门在外被小人所害。

    相对的,叶然体内的血液要比常人少三分之一,经常出现贫血的症状。

    “这个阎王,还真是狮子大开口!”

    叶然盯着周围这群无家可归的孤魂,难免有些心软。

    立刻咬破食指,朝七爷冷声道:“还不快点接着?”

    七爷诧异的看向叶然,似乎没料到对方居然愿意为群不相干的孤魂,献上灵血。

    甚至没有半点犹豫。

    “嘿嘿,这真是后生可畏呀!”

    说着七爷自半空摸索出一只玻璃瓶,小心翼翼的接过灵血。

    “天师大人万万不可呀。您这么做,只会让我们的良心更加不安!”

    先前为叶然说明情况的女鬼面色大惊。

    她虽然不知道阎王要这血有何用,但为此能打破阴间的规矩。

    足以证明这血的价值,远远超出想象。

    “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儿?乖乖给小爷排队去!”

    三滴灵血到手,七爷小心翼翼的将瓶子揣进怀里,转头朝那女鬼斥道。

    “既然叶小兄弟已经献了血,按照之前的约定,这里的孤魂我便照单全收。”

    只是七爷话音刚落,叶然却在其耳旁小声提了句:“麻烦七爷帮忙照看下她。”

    叶然指着中央的女鬼,说完便觉得天旋地转立刻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再次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充满粉红色的房间里。

    这里一看就是女人的房间,扑鼻而来的香味让人沉醉。

    “叶然,你终于醒了?”

    杨文雅守在叶然的身边足足三个钟头,期间连口水都没喝。

    “这是……你的房间?”

    叶然愣住,师傅不是说过女人的闺房男人不能随便进?

    杨文雅的脸忽然红的发烫,慌忙移开目光。

    “啊,我……我只是想让你躺着更舒服些。”

    “啥意思?难道床还有区别?”

    叶然正纳闷着,却见杨文雅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了耳后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