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7章 李亨所谋
    李亨离开了东宫,回到了自己的十王府。

    看着如同大牢一样的十王府,李亨突然忍不住一笑,心道:“父皇,多亏了你,孩儿才有今日呢。”

    李隆基将自己的儿子圈养起来,不让他们与朝臣接触,以此避免几个儿子觊觎太子之位。

    李亨野心勃勃,在这期间不住的与诸王拉好关系,与几位兄弟都有着密切的往来。

    与太子李琰也有着深厚的关系,凭借着这个便利,成功获得了李琰的信任,成为他的左右手。

    在这些日子里,他一边暗地里让李琰出丑,另一边展现自己的才华干略,以体现自己的能耐。他要让整个庙堂上的官员都知道,他李亨有掌控天下的权力才气,比无能的李琰更适合太子之位,也更加有资格在李隆基去世之后,成为唐王朝新一任君王。

    只要百官一致认可,这其中可以操作的地方就多了。

    最好是能够无痛的将李琰赶下来,唯有如此,才能避开庙堂的动荡。

    这也是李亨特地设计今日局面的原因,现今唐王朝的主要政事以李元纮为先,杜暹次之。

    李元纮身为庙堂首相,现在最有发言权。

    而且李亨个人也特别欣赏李元纮的行政策略,推行心中拟订多时的裁军政策,也离不开李元纮的支持。

    从今日的情况来看,李元纮不说已经是他这边的人,却也对他有了极深的印象。

    接下来只要搞定杜暹,得到庙堂文武两派宰相的支持,那么挤开李琰的几率将会高达七成。

    迈着轻快的步子,李亨走进了自己的府邸,刚一进门,立刻得到了下人的来报:“皇甫惟明来了,就在在书房里等着殿下。”

    李亨点了点头,加快了脚步。

    皇甫惟明是他最信任的心腹,也负责了一项特别重要的任务。

    一走进书房,便见皇甫惟明一脸忧色的道:“我们的人去晚了,根据凉州传来的消息,裴郡王已经在路上了。”

    “混蛋!”李亨咬着牙,一拳打在了门框上,发出了一阵巨响。

    他的全盘计划最关键的一步就是裴旻。

    裴旻是李亨心底最忌惮最反感的对象无疑。

    在唐王朝裴旻是唯一一个能够抵定大局,翻云覆雨的人物。

    他一个人的份量,比李元纮、杜暹加起来还重的多。

    长安有裴旻在,跟没有裴旻在,是两个局面。

    裴旻不在,首相李元纮次相杜暹就能把控住全盘局势,而裴旻在,他们两人加起来的话语权都比不上裴旻一人厚重。

    李亨早已在心底盘算,如何收边帅的兵权了。

    裴旻是边帅兵权最重的一位,唯有拿他开刀,才能震慑住其他节度使。

    但是李亨亦不得不承认,裴旻的人设绝佳。

    一代文宗,战功彪炳,严而有恩,不宠不骄,得朝臣敬服,士林称颂,百姓爱戴。

    对这样的人动手,显然有一定的风险。

    于是乎,李亨再察觉局面对自己有利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让皇甫惟明派人去凉州姑臧散布谣言。

    谣言很有针对性,说的便是裴旻、李林甫所担心之事,但稍微曲改了事实,说:李隆基已经病故,太子李琰秘而不发。

    此话未说全,但是意义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秦朝太子扶苏与大将军蒙恬是怎么死的?

    不就是赵高、李斯隐瞒秦始皇病故的消息,然后用始皇帝的旨意将唯二能够稳定秦王朝局面的人处死了。

    李隆基明明死了,诏书却说病危。

    这两厢一矛盾,其中的猫腻就显而易见了。

    李亨不信裴旻在那种情况下还敢来长安。

    只要裴旻不来,李亨立刻让人操作说裴旻心怀叵测,意图趁着李隆基病危之际自立。

    就如昔年的王莽一样……

    王莽早年给汉王朝的士大夫尊为圣人,谁不抱着他的大腿狂啃?

    现今裴旻的情况与王莽一样,只要节奏一起,他立刻从高高在上的圣人,变为人人唾弃的罪人。

    只要裴旻出了情况,天下人皆知道边帅的危害。

    到时候民心所向,收四方兵权于庙堂,那就是大势所趋了。

    只是李亨想不到裴旻居然来的那么快,那么决然,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忠王,实在不行,我们?”皇甫惟明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他已经将自己的筹码压在了李亨身上,处事也异常决绝,以手比划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能……不用……”

    李亨眼睛突然一亮,说道:“裴旻的武艺,我有所耳闻。寻常刺客根本近不得他的身,就算名震一时的好手,也非他三两招之敌。派人去折了好手不说,还容易暴露自己。而且,裴旻来了,也未必全是坏事。”

    他来回走了两步,说道:“他来了,就别想回去。河陇兵没有了他,群龙无首,反而容易对付,或许可以将一切推卸到我那愚蠢的弟弟身上,让他背上屈杀重臣的罪名。”

    他霍然停住了脚步说道:“惟明,再给你一个艰巨的任务!”

    **********

    裴旻、王小白与两名护卫一路飞奔。

    裴旻没有骑自己的辛巴,骑得是驿站马。

    辛巴固然是神驹,但是体力终究有限的。而驿站马能够无限次的轮换,只要抵达驿站,立刻就有体力充沛的马匹提供奔驰。

    短期内确实是辛巴占优,但长期以往,肯定是驿站马速度更快无疑。

    一路上他们一行人几乎不眠不休,无脑的策马狂奔,实在熬不住方才小睡片刻,数千里的路程,他们四日已经赶到。

    裴旻回到裴府,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就跟卓别林一样,迈着大大的八字步而行。胯下左右的皮肉,早已磨得出了鲜血。

    双脚一并,疼到了骨子里。

    裴旻急着进宫,匆匆忙忙的洗去了一声污秽,在左右胯下上了创伤药,那清凉的滋味顺着大腿一路向上,直冲脑海,那滋味……真叫一个舒爽。

    草草的做了包扎,裴旻正打算进宫。

    却听管事宁泽来报:“公子,皇甫惟明将军求见。”

    皇甫惟明?

    裴旻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忽然想起来他在历史上跟王忠嗣一样,都是李亨的好友。

    而且皇甫惟明与王忠嗣有着一定的矛盾,皇甫惟明一直嫉恨打压王忠嗣……

    现今王忠嗣的历史轨迹变了,皇甫惟明应该不受影响,还是李亨的人吧?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