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8章 饱含深意的长叹
    皇甫惟明心底有些忐忑,看着面前用着不雅姿态坐着的好人物,他只是随意而坐,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明明大不了自己几岁,自己却连与之对视的勇气也没有。

    这就是唐王朝的擎天白玉柱?

    “有什么事,说吧,我着急着进宫探望陛下!”

    裴旻悄悄的移了移大腿,避免触碰到大腿左右内侧的擦伤。

    “见过郡王,末将是千牛中郎将皇甫惟明,末将……”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最终说道:“末将此来是想提醒郡王,小心太子!”

    裴旻脸现怒容,道:“皇甫郎将,你应该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太子是国之皇储,我大唐未来之君,你在我这里诽谤他,可要想好后果!”

    皇甫惟明大汗淋漓,撩起长衫单膝跪地拜道:“末将也知此话不妥,末将也读过几年圣贤书。知道什么的忠君,什么是爱国。自小末将也有一颗报国之心,意欲效仿昔年卫霍,马踏阴山,封狼居胥。对于我朝名将如李卫公、李英公、苏邢公怀有崇高的敬意。郡王崛起于庙堂,面对吐蕃兵灾,毅然放弃长安的繁华世界,为我朝戍边。十数年来,屡破吐蕃,收复河西九曲三千里地,更做到了昔年诸多名将都做不到的事情,攻取了青海湖,将青海湖变为我大唐的疆域。”

    “破突厥稳定北疆,令北地臣服,十年未有兵事。克突骑施、退阿拉伯,稳定西域,令我唐王朝的威名暴于天下四海。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不让末将热血沸腾,只恨不得投身郡王麾下一并为郡王效力!”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激动,眼中还有一些狂热。

    这并非是演戏,而是却有感觉。

    昔年李亨意图将他介绍给王忠嗣,让他去王忠嗣麾下任职。

    皇甫惟明并未同意是因为不服,但是如果李亨介绍的对象是裴旻,皇甫惟明定会答应的毫不迟疑。

    在唐王朝,只要有一点点热血的人,谁能不崇拜裴旻?

    那一桩桩战功事迹,谁不向往?

    若非选定了李亨,皇甫惟明根本不愿意与裴旻为敌。

    对于这种眼神,裴旻并不意外。

    此刻的裴旻,就如唐初事情的李世民、李靖。

    不管战局再恶劣,情况在危急,哪怕面对十倍之敌,只要李世民、李靖在军前一战,唐军就有信心取胜。

    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们一个是秦王,战功赫赫的大唐秦王,另一个是唐王朝的军神。

    而今的裴旻在军中也有这种威望,哪怕不是河西、陇右军的一员,都是如此。

    在北方建立汗庭,作用十万铁骑的回纥汗王,因裴旻的一句话说话都有些颤抖,惊才绝艳,桀骜不驯的李光弼老实的跟猫一样,也是这方面的原因。

    皇甫惟明红着眼睛,继续道:“郡王战功赫赫,上无愧于君,下无愧百姓,智、信、仁、勇、严并存。末将向来敬仰郡王,实在不愿郡王步入险境而不自知。”

    裴旻不动声色的说道:“你且说说,到底什么情况?”

    皇甫惟明道:“末将身为千牛中郎将,负责宫内安危。陛下病重,情况危急,连刘老神仙亦束手无策,太子时常探望陛下……”

    “父慈子孝,人之常情嘛!”裴旻违心的说了一句话,太子孝不孝,裴旻不清楚,但是李隆基绝对不是一个慈父。

    皇甫惟明应道:“末将本也是如此觉得,只是前些天,太子在探望陛下之后,与身旁的人说起了郡王的下落,语气不是很友善。末将今日也听到一些传闻,东宫最近兵马调动有些频繁。末将实在担心,不知如何是好。”

    缄默了半响,裴旻说道:“好吧!皇甫郎将的好意,我心领了,多谢提醒,裴旻感激不尽。来人,送客!”

    皇甫惟明也不知裴旻信了还是没信,但是逐客令以下,他也只能作揖而退。

    在自己出了大堂之后,耳中听到了长长的一声叹息。

    裴旻目送皇甫惟明离去,长叹之后,再次轻轻一叹:与自己想象的一样,李隆基出现了意外,不管是权力过渡交接衍生的问题,还是对上位者的忌惮各种问题都油然而生。

    自己刚刚来长安不过几个时辰,不过洗个澡的时间皇甫惟明就找上门来了。

    足见这个暗流已经涌动许久了,自己一入长安就不可避免的牵扯进来。

    无暇多想,裴旻大步走出了府邸。

    宁泽已经在屋外备好了马车。

    裴旻习惯骑马,家中马车是给裴母、娇陈他们配备的。

    只是裴旻现在两垮伤势严重,不便于骑马,只能坐车入宫了。

    坐在车里,裴旻正好想着皇甫惟明之前的话,心底也不清楚这个皇甫惟明是真的以为崇拜自己给自己示警来的,还是皇甫惟明背后的李亨在搞鬼?

    自己刚入长安,手中的情报太少,也无法做出明确的判断。

    不过……

    李亨这个野心勃勃的天坑,就算他不惹自己,自己也得将他压下去。

    皇甫惟明若为受到蝴蝶效应的影响,依旧跟李亨交好往来,他的话至多听信三层。

    更有一种可能,皇甫惟明就是受到李亨指使的。

    李亨在历史上就是一个敢弑父囚父的主,自己阴了他一把,令他失去了太子之位,想必不会甘休,不会放过此次难得的机会的。

    一路沉吟着,马车在皇宫停下。

    皇甫惟明回到了自己的府邸,依照约定,他近期不能与李亨会面,动笔写了一封密信,让人送给李亨。

    他们在长安往来多年,早已培养出了一条隐秘的输送渠道。

    皇甫惟明的信,很快送到了李亨的手上。

    李亨认认真真,反反复复的看了一遍,最终目光落在那一声饱含深意的长叹,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叹的好,叹的好。想必昔年文种、韩信也有此一叹吧!”

    信在烛火中燃烧。

    火焰倒映在那张年轻又有些阴霾的脸上,眼睛闪闪生辉。

    不管是太子除去裴旻,还是裴旻势凌太子,最后得利之人,必是自己无疑。

    鹬蚌相争,自己渔翁得利。

    笑容浮现脸颊!

    别有意味。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