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1章 二相上门
    裴府!

    裴旻躺在床上,想着长安的一切。

    裴旻对李隆基的了解仅次于高力士。

    李隆基这开口询问他忠王“忠王”如何的时候,裴旻就已经知道李隆基动了改太子的意思,只是故意装作不知而已。

    对于李隆基的意图,裴旻是能够理解的。

    李隆基几个儿子,那些没长大的不算,真正成年的,没有一个能看的。

    老大郯王李琮,先天元年,李隆基即位,晋封郯王。开元四年,遥领安西大都护兼安抚河东关内陇右诸藩大使,改封庆王,改名李潭。十五年,遥领凉州都督兼河西诸军节度大使……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生平一点事迹也没有浑浑噩噩的,就是靠着自己是皇子的身份,混了一身官职。他唯一的事迹就是因为打猎时面部为豽所伤,破了相,导致了未能继承太子之位。

    豽也就是猴子,也足见李琮个人的能力了。

    老二也就是废太子李瑛,老实实在,说什么都不怀疑,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半点心眼!

    老四李琰,也就是现任太子,优柔寡断,胆小怕事,半点魄力也没有。历史上对他唯一的记载就是妻妾内斗……

    老五李瑶,跟李瑛一个德行,让武惠妃随手摆平的主。

    老六李琬,倒是有些能耐,素有雅称,风格秀整,有些文采,但文采跟治国根本连不在一起……

    老八李琚倒是有些才力,善骑射,深得李隆基的宠爱,但跟老二、老五一样,实在。因为仇人被武惠妃的一句话,穿着一身铠甲拿着兵器“气势汹汹”的进宫……

    其他的还未成人……

    如此挨个分析,还真只有老三李亨有君王之气。李亨命途多舛,忍功无双。不管别人怎么陷害,他都是忍,也不反击。为此他曾经两次休妻,以获得自己父亲的信任。

    忍他人所不能忍之事,就是一种本事。

    李亨决定不忍的时候,一出手就是马嵬驿之变,险些弄死李隆基,随即又强制称帝,再未得到李隆基允许的情况下自立,成为唐王朝的新皇,打算与李隆基两朝并立。

    足见李亨确实有非常的本事,可以说是李隆基唯一的选择。

    但是很多时候,并不是有才有能力,就能干好事情的。

    往往越是有才之人,对于天下的祸害越大。

    杨广有没有才?

    那是大大的天才,各种事迹彰显出了自身超凡的远见?

    但是隋朝新定,民心思定,需要的是安稳,而不是这个大动作,那个大工程。

    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是一个平庸之辈,接受了杨坚遗留下来那些丰厚的政治财富,凭借着这些资本,都不至于灭国。

    历史上最愚蠢的皇帝之一司马衷,他远不及杨广的资本丰厚,都没有灭国。

    偏偏杨广就灭国了……

    就是因为杨广太有才了,自己却没有分寸,导致了隋末大动荡的发生。

    在裴旻的眼中李亨跟杨广是一路人,李亨是聪明,有才有能力精于权谋,可是他的才华都用在了歪路上,他跟李隆基是两个极端。

    李隆基的缺点是太过相信人,而李亨则是太不信人。

    两者皆有危害,但显然裴旻更接受前者。

    要是李隆基跟李亨一样,自己领大军出征,还没有遇到敌人,就已经开始怀疑你是不是要造反了。特别派个监军来指手画脚,然后让能打赢的战硬生生打输了……

    裴旻相信自己肯定受不了这个气,不是反了,就是撂挑子不干了。

    不管李隆基此刻的用意如何,裴旻心底却拿定了注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李亨成为未来的皇帝。

    以李亨的尿性,裴旻甚至能够笃定,他要是当了皇帝,自己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而且现在自己的地位,就算是选择韬光养晦,李亨都未必会容纳得下自己。

    除非如范蠡一样,直接归隐江湖,隐姓埋名。

    这个选择,裴旻却也不乐意。

    一辈子自己奋斗一生,不说好好享受,却要偷偷摸摸的过着下半辈子。

    扪心自问,裴旻还真没有那么豁达。

    “老子宁愿扶持一个智商低的,也不能用李亨这样聪明的。”

    裴旻嘴里叨念着,带着这个想法意图,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毕竟这一路而来,他着实睡的少。

    翌日一早,裴旻还是在生物钟可怕的影响下,鸡鸣时分醒来。

    固然还有着深深的睡意,没有睡足,还是受不住心底的谴责起床。

    看了看胯下伤,他体魄强健,用的药也是上等的金疮药,经过一个晚上的睡眠,已经渐渐的结痂,正常行走没有多少问题,不用如昨日一样,整一个卓别林附身。

    为了养伤,裴旻也没有去剑阁练剑而是在书房看书。

    这还没有想好看什么书,管事宁泽已经找上门来。

    “公子,屋外来了两辆马车,分别是侍中源乾曜、中书令李元纮,他们说在屋外等公子……”

    裴旻闻言一怔,瞬间一拍脑袋,现在他的身份又多加了一等,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尚书省的大佬之一。

    这他昨日刚刚得到任命,还未正式收到通知,并没有打算立刻去尚书省报道,却不想侍中源乾曜、中书令李元纮居然亲自找上门了。

    赶忙出了书房,快步前去迎接。

    “裴旻见过源相,李相!”

    裴旻很理性的将源乾曜排在了李元纮的前面。

    大多人都知道李元纮是庙堂的第一把手首相,也有人这么称呼他的。但是在唐王朝源乾曜才是真正首相。

    只是这为首相仁兄有些悲剧!

    宋璟去位后,源乾曜以侍中为首相,张嘉贞以中书令为次相,张嘉贞是一个政治强人,能力强,党羽多,而源乾曜是一个老实人,所以情况完全反了过来:张嘉贞成了实际上的首相,而源这位名义上的首相实际上只是一个陪衬。

    随后张说上位,为中书令,情况依旧,源乾曜依旧坐在首相的位置上而少有管事。

    而今到了李元纮时代,源乾曜还是首相,但李元纮依旧喧宾夺主,成为了主要管事人。

    源乾曜干了八年首相,但是他的八年老大的生涯,却干着老二的事情……

    十足的老好人,和稀泥的老油条!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