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一虎持两羊
    源乾曜无愧是公认的老好人,热心的说道:“我等已经收到了陛下的任命,诸位宰相也同意所请。从今日起,裴相就跟我们这伙老头子同事了。裴相还是首次为相,平素也未接触此列事物,想必纵有经纬大才,一时半会也是一头雾水,不知从何处入手。我与李相约着一并来邀裴相同往,日后尚书省与我们门下省、中书省少不了深入往来,今日我们彼此相伴而行,以便日后相互配合。”

    源乾曜此话说的是合情合理。

    三省六部制是唐王朝行政的核心,一切政策都离不开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这一关。

    尚书省管辖六部,负责政策行政的制定,而中书省则负责作诏令文书,门下省负责出纳帝命。

    也就是说尚书省拟定方略,需要得到中书省的审核,再由中书省写诏令文书,交给门下省。门下省则负责最重的定论盖印,若方略得到门下省的认可,才能真正的公布天下。要是门下省不同意,则交还给尚书省,重新制定。

    这也是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相互交错,相互制衡的关系。

    不过因为三省分权,势必造成相互扯皮、效率低下等弊端。为了三省之间协调行动,三省首长定期在门下省的政事堂议事。从而三省官员的关系,也就不再是泾渭分明了。

    但毫无疑问的是不管什么政策,都需要盖上三省宰相的大印,才算生效。

    哪怕是李蛮的圣旨,要是没有宰相的印玺,都做不得数的。

    今日敲是三省宰相相聚商议公事之日,也因如此,负责门下省的源乾曜,与负责中书省的李元纮,一并来找刚刚接手尚书省的裴旻。

    裴旻自不会拒绝两位大佬的好意。

    原来尚书省是三省之首,地位最高,但是随着不断的分权,尚书省已经是后娘养的了。尚书仆射这个这个尚书省的最高行政长官不加上个同中书门下三品都不算是宰相。

    于诸多宰相中,裴旻的地位还是要次于源乾曜、李元纮的。

    “源相、李相此来真是雪中送炭!不怕你们笑话,在下还真没有入相这个觉悟,本想着晚些时候,去尚书省转转,了解了解情况。再履行职务,免得闹出什么笑话。自己丢脸不说,还辜负了陛下的信任。现在有源相、李相指点,那是再好没有了。二位先请进屋稍待片刻,在下这便去换一身衣裳。”

    裴旻说完将源乾曜、李元纮请到了屋内,自己快速的换了衣服。

    三人一并去皇宫,分三辆马车坐,显然生分。

    源乾曜邀请裴旻、李元纮与之并骑而乘。

    裴旻自无异议。

    李元纮的势头虽比源乾曜大,但名义上源乾曜还是首相,也没有在这个时候抢首相因有的威风。

    尚书省、中书省、门下省三位大佬坐在一辆马车上,自然少不了商议当前之事。

    源乾曜、李元纮皆问起了李蛮的病情。

    他们虽是国相,但也未见李蛮几面。

    一方面是现今人心惶惶,他们需要主持大局,另一方面也是李蛮、高力士的不许。

    李蛮并不愿意自己病怏怏的出现在百官的面前,听他们说这各种各样没有营养保重的话。

    故而源乾曜、李元纮对于李蛮的详细情况,限于七日前。

    今日一起来找裴旻,也有这个意思。

    裴旻并没有露出多少忧色,反而笑道:“昨日面具陛下,陛下情绪精神尚好,说了些许话。总的来说,还是关心庙堂之事,希望我等在他养病的这些时日里,好好的辅佐太子。”

    他隐瞒了李蛮意图里李亨为太子的意图。

    经过昨日的深思,裴旻对于当前的局面,有了初步的几套方案。

    其中最佳方案毫无疑问就是李蛮康复过来,这样什么屁事也没有了。

    裴旻也不用担心李亨闹事,有李蛮在,李亨翻不了风浪。

    只是凡事要做两手准备,昨日裴旻并没有与刘神威会面,也不知李蛮到底严重到什么地步,梨老能不能化腐朽为神奇。

    真要有个意外,裴旻决定扶持现在的太子。

    哪怕李琰优柔寡断,胆小怕事,也是无妨。

    比起更坏的李亨,李琰反而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裴旻这里也给李琰说了几句好话。

    源乾曜、李元纮听到李蛮精神大好,也跟着放心了。

    源乾曜叹道:“某一直所忧,即是陛下病情。他精神大好,自是天大的喜讯,至于辅佐太子,是我等份内之事,在所不辞。”

    李元纮对于李亨的好感,胜于李琰,但也知道废立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回答的也是一样。

    马车徐徐的抵达皇城。

    门下省、中书省位于太极宫附近。

    而尚书省位于皇城中央,皆要进入皇城,接受盘查。

    皇城重地,便是宰相亦不例外。

    即便是做样子,也要走个过场。

    此事正是官员点卯的时候,皇城外大大小小的官员都聚在一处,接受简单的检查。

    源乾曜、李元纮的宰相架势并在了一起,自然是引起了大众的注意,纷纷翘首以盼,意图上前打招呼,混个眼缘。

    源乾曜、李元纮先后下车。

    裴旻紧随其后,相比源乾曜、李元纮的小心翼翼,他是直接一跃而下,稳稳当当的落地。

    裴旻这一出现,引起了一阵低呼。

    谁也想不到这一辆车上,居然藏着三位大佬。

    源乾曜、李元纮,诸多官员是见多了。

    裴旻可不常见,尽管裴旻执掌的尚书省位于源乾曜、李元纮之下,可真没人将他排在两人之后。

    首先郡王的身份就是两人不具备的,何况裴旻还遥领四镇兵马。

    故而诸多官员对于裴旻的热情,甚远源乾曜、李元纮。

    源乾曜、李元纮是文臣,讲究风度,对于诸多官员的问好,客气有礼的回应。

    裴旻则不同,他弃文从武十数年,军人的习性早已刻入骨髓,改变不了。

    对于官员的问好,皆以军礼回应,加上他要挂长剑,身如泰岳挺拔,气势恢宏。

    而在他身旁的源乾曜、李元纮,皆有着苍苍白发,源乾曜甚至有些驼背。

    三人的所体现出来的气势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不远处的韩休见这一幕,忍不住道:“一虎持两羊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