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能够灭国的大将,我大唐多得是
    杜暹是个文人,还有着极重的书生意气。

    但是唐朝的文人与别的朝代不一样。

    唐朝的部分文人有着很强的从军思想,故而唐王朝的边塞诗以及弃文从武的文人是中国历史上最多的。

    杜暹出身于濮阳杜氏,明经及第,历任婺州参军、郑县县尉、大理评事,开元四年,他改任监察御史,并到碛西审核屯田事务。

    这一去西域,杜暹就给西域的豪情感染,弃文从武,最终充任安西都护府副大都护、碛西节度使。

    而今以军功入相,固然回到了文职,但他身上的血液还是热的,心底期盼着在自己的理政下,开创一个军功远胜太宗、高宗时期的唐王朝。

    故而杜暹一听宇文融话中大有“放马南山”的意思,整个人就毛了,毫不迟疑的当面指摘。

    “宇文尚书,我朝自太宗皇帝起,向来是文武并重。我大唐神威,盖于天下,岂有享受太平的道理?尚书既然懂得好战必亡,自然也明白什么是忘战必危。消减军费,平息战事,万一导致边疆疲敝,贼寇入侵,这个过错谁来背?”

    杜暹再说宇文尚书的时候,还刻意加重了语气。

    在长安无人不以为新晋宰相是宇文融的时候,杜暹莫名其妙的来了一个截胡。

    两人本就是政敌,又有这层仇怨,争辩起来,毫不留情面。

    宇文融果真脸色微变,但他依旧保持着理智,说道:“可现在却是重武轻文,难道杜相不闻汉武帝罪己诏?汉朝因多年战乱导致社会经济凋敝,文景二帝轻徭薄赋,推崇黄老治术与民休息,令得天下百姓无内外之徭,天下大治。可汉武帝继位之后,连年征战,以至于出现海内虚空,人口减半的惨状。难道杜相想我大唐步此后尘?”

    他说着,激昂的说道:“何为大德?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此方为大德!”

    宇文融借鉴的是《尚书·武成》里的话,全句是“王来自商,至于丰,乃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

    说的是周武王伐纣的典故。

    周武王讨伐纣王之后,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以至于五谷丰登,万民乐业。

    杜暹面不改色的说道:“宇文尚书且不闻三监之乱?”

    比引经论典,杜暹明经及第,是状元郎,才学较之宇文融更胜,随口就道:“周武王放马南山,结果如何?管叔、蔡叔、霍叔一并造反,纣王之子武庚,见机叛乱。幸周公贤德,组建兵马东征。周公取胜之后,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将弟弟康叔封到原来商王统治的中心,以朝歌为都,统有八师兵力,才有天下太平。足可见没有足够的力量,何来的天下太平!”

    “说得好!”

    裴旻抚掌而赞。

    宇文融的话,让他听得很不舒服,故而也准备与他辩一辩。

    但随即他发现杜暹引经论典的能力可比宇文融高明的多,根本用不着自己出手。

    周公旦是何许人物?

    孔子这辈子最佩服的偶像,孔子一生政治所求,就是恢复周礼。

    周礼既是周公制定的。

    宇文融一时间脸色阴晴不定。

    “好了,这就事论事,出了事情,大家和和气气的商议讨论,何必吵得面红耳赤的?”

    和事佬源乾曜发挥了压存在的价值意义,说道:“针对宇文尚书说的事情,诸位有什么看法意见?”

    裴旻直接道:“对于兵事一道,再座的诸位,相信无人比我更有资格说话,就由我来说吧……”

    李元纮本想说话,为宇文融打气,权当事先表态,但听裴旻这一说,瞬间闭嘴了。

    没毛病!

    当今世上有谁能比裴旻有资格在兵事上说话?

    除非李靖从墓穴里爬出来。

    “其实宇文尚书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东北的战局战事,确实对我朝的经济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不能坐视不管。”

    裴旻的第一句话,直接让政事堂的诸多大员傻眼了。

    尤其是宇文融、杜暹……

    前者怎么也想不到裴旻会支持自己,后者更是一脸的懵逼意外,自己偶像怎么帮着外人说话了?

    裴旻从来没有担任激进派党首的意思,但是杜暹直接将他视为激进派老大了。

    至于旧老大王晙,让他无视了。

    “仗不是这么打的,兵也不是这么用的!”

    裴旻今日说出了自己憋着许久的话了。

    以前裴旻是大西方的军事统帅,所以不能也没有资格过问大东北的战局,置疑张守珪的用兵方略。

    手深得太长,即便并无私心,即便是李蛮这个皇帝,也未必不会多想。

    今日他以是国相,自然有权力过问。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简直是胡闹!”

    “十数年,这累积下来的军费,聚少成多,足够我发动两场类似于之前的破蕃退阿拉伯之战了。花费那么多军费,却连一个小小的渤海国都没有搞定。说好听的,就是无能,不好听的,还是无能。”

    要知道之前一仗裴旻打了近乎两年,大西北的兵力全部调用上了,二十余万的兵马。

    东北的局面裴旻是不了解,但是耗费了那么多的财力物力,一天到晚的传达喜讯,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也就是好大喜功的李蛮能够容忍了……

    “东北,没有耗下去的价值意义,以我之见,解决方案无非两点:要不送一封书信给渤海国,让他道歉请降,要不就给张守珪下一道命令,让他短期内灭了渤海国,彻底消弭东北战事。唯有如此,才能真正的让东北安定。”

    一听又要打仗,李元纮忙道:“渤海国位于于粟末水流域,以粟末靺鞨为上,那里地形险恶,属于山林部落国,并不好打。裴相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裴旻不客气的道:“李相此言差矣。什么山林部落?什么叫强人所难?再难,难得过破逻真谷,再险,险得过昆仑山?”

    “我大唐儿郎最是英勇无敌,侯君集率之,能啃冰喝血,冲出两千里鸟兽无踪的荒原。高仙芝率之,能够征服昆仑山,张守珪为什么就不能克服一个松花江?”

    “他要是做不到,简单。三条腿的人不好找,能够灭国的大将,我大唐多得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