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裴旻在尚书省逐一接见了兵、刑、工三部尚书。

    刑、工二部,裴旻只是大概了解了一些他们的情况,说了几句鼓励的话,便让他们回去了。

    刑侦与工程方面的问题,裴旻不甚了解,也不胡乱指手画脚。

    关键的在兵部。

    裴旻暂时不想动张守珪,并不意味着不会动。

    风雨欲来的时候,往往是最平静的。

    张守珪养寇自重,就算没有反心,也存着一定的私心。

    而且东北的情况有些特殊,裴旻可没有忘记安史之乱的开端便是东北起的。

    兵部尚书正是裴旻的小迷弟杜暹。

    杜暹脸色有些沉重,将手中的一份资料交给了裴旻。

    “裴相,这里确实是我们疏忽了,怎么也想不到东北的军需已达到了这个水平。”

    裴旻接过资料,这是他在政事堂会议之后,特别吩咐杜暹的,他准备安排监察御史去辽东了解一些情况。在这之前,他也只能通过兵部的反馈了解一些情况。

    看着手中的资料,裴旻看了杜暹两眼,说道:“这东北的军械要的不少吧,军械什么的都快要追上河西、陇右军两军今年的总和了。马匹、重甲这些器械,也不少。都说河西、陇右是亲儿子,我看东北军在方面是闷声大发财啊。”

    杜暹苦着脸道:“这个,说实话,是属下的失职。要不是裴相让属下查,属下还真不了解这个情况。之前几任属下不了解,去年东北方面申请兵部调拨一批军械,他们那边在打仗,要的数量也不多,该调拨的,也就调拨了。却不想在某之前,几乎所有的尚书,都不住的往东北运送兵器,细水长流下来,居然累积到了这个数字。”

    裴旻也知这怪不得杜暹,庙堂这些年确实也存在这一定的问题,有些不稳定。

    近十年来,兵部尚书这个职位,换了六轮,平均每一年半就要换一个。

    有些情况不说在意料之中,却也在情理之内。

    裴旻并不否认陇右、河西军是亲儿子一说,李隆基在军备上确实给了裴旻足够的帮助。

    不是要什么给什么,而是要什么造什么,都是最新最精良的兵甲。

    但是自己并没有浪费这些兵械,利用这些神兵利器扫平北患突厥,击溃西匪突骑施,南破吐蕃攻取青海湖,稳定西域击退阿拉伯……

    这些军备是给的值得值当的,但东北要了那么多军械却无法彻底降服渤海国,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裴旻道:“直接传消息给张守珪。就说今年的器械就不直接调拨了,让他们整理府库以旧换新。不将旧的退下来,新的不给。你们就没有向他们讨要损耗的兵器?”

    杜暹说道:“几位前任是不清楚,某是问过了。得到的回信是战场损耗过大,部分遗失了。还有部分当成清理战场缴获的战利品,分发给兵士,鼓舞士气。”

    裴旻高声道:“这打仗损耗、遗失可以理解,我们都上过战场,战场上的情况,谁也唬不了谁。既然是次次大胜,大多折损的兵器都能收的过来。在战场上缴获的战利品,分发得胜的兵士,可以理解。可将己方的兵器也当做胜利品分发,这是什么道理?”

    杜暹说道:“其实有些话,属下直说了吧。属下这兵部尚书,当的并不如意。直到最近,得陛下器重,提拔为宰相之后,手下人才安分了。在这之前,一直都有些阳奉阴违的。最初属下是以为自己挡了他们的道,毕竟属下在长安无根无基,突然就升为兵部尚书,惹人排斥。后来渐渐的,属下在兵部有了自己的心腹,才发现了一点东西。不只是仕途,还阻挡了他们的财路。听说前几任的兵部尚书时常会给属下红利,属下这里却没有了。令得诸多人的利益受损,大不受欢迎。”

    裴旻听得略一沉吟,问道:“消息可属实?”

    杜暹摇了摇头道:“只是传言,不好确定,至少属下这里是没有受到任何贿赂的,要是真有,倒也证明了什么。”

    裴旻大笑起来,说道:“除非脑子不好使,谁敢贿赂杜相?”

    杜暹昔年在西域的时候,就以拒绝蕃人赠金而闻名,绝对是个清廉的主。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裴旻说道:“此事你别过问,我自有安排。不过你说为难你的那些人,你注意一下。挑几个有嫌疑的出来,如果他们收了财富,多多少少应该知道一些东西。”

    “你也不是外人,也不怕实话给你说。辽东燕云方面的局面局势很迷,是我多心,那就再好没有了。万一有异变,绝不是小事。”

    裴旻是希望自己多心,他一直防着安禄山、史思明这些人,对于张守珪并未设防。

    在他的记忆里张守珪应该算得上的唐王朝的一代名将,值得信任。

    却不想东北的局面一拖十年,大有糜烂之势,令裴旻有些不安。

    送走了杜暹,六部之中也只有礼部裴旻未了解情况了。

    对于礼部,裴旻自然是特别的对待。

    他一开始就没有让人指挥礼部过来开会,自己亲自动身往礼部而去。

    礼部尚书依旧是贺知章。

    贺知章之前遇刺的那场灾难,身子骨是大不如前了。

    原本贺知章是打算直接告病辞官的,但正好遇上李隆基重病,一时间也未能如愿以偿。

    贺知章在其位,谋其政,既然告病辞官未成,依旧是礼部尚书的身份,就带着几分顽固的履行着自己的义务。

    来到礼部,裴旻是直接跟门房打了一个招呼,走进了内部,直到贺知章的办公厅,才让人通传。

    听着内部的动向,裴旻高声道:“贺老哥,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我进来了?”

    贺知章的声音在屋内响起,“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快进来!”

    贺知章拄着拐棍,往门边走来。

    “看到贺老哥精神大好,我就放心了!”

    贺知章依旧豁达,抬手摇了摇手上的拐棍,说道:“只是现在离不开它了,不过无妨,只要手无恙,拿得起酒杯,写的了字,作的了诗,依旧是四明狂客。”

    “壮哉!”裴旻赞叹着,扶着贺知章一旁坐下。盛唐剑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