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内动
    ,精彩小说免费!

    李静忠也看出了李亨对高力士的厌恶,说话更加没有顾忌了。

    “高力士此贼倚仗陛下的信任,平素里无法无天,不将任何人看在眼里。现在更是凭着自己在宫内的权力,控制着陛下的一切生活起居。好像就他一个人关心陛下,连殿下向探望自己的父亲都不给。”

    李静忠说这话不可谓不诛心。

    对于高力士,这个奇丑无比的太监,心中充满了怨恨。

    李静忠早年虽比不上高力士得宠,却也凭借出色的脑袋,在宫内如鱼得水。

    众所周知,这个时代的内侍太监是最富的。

    高力士自不用言,其余孙六、杨八、牛仙童、刘奉廷、王承恩、张道斌、李大宜、朱光辉、郭全、边令诚等人一个个都有着万贯家财。

    京城中最豪华的宅第,京畿内最好的田产、果园、池苑,宦官就占其中一半。

    李静忠相信自己原本就是其中一列,但便是因为高力士,一切都不一样了。

    高力士举荐他为十王宅的管事,负责管理十王宅一切事物。

    这表面上是管理,其实就是监视,做皇帝的眼线,负责看着诸多皇子跟哪个大臣走得近,哪个皇子有谋反之心。

    这种情况,人人皆知,只是无人敢说而已。

    十王面对李静忠就如狗屎一样厌恶。

    十王身份不一样,李静忠也不敢为难十王,这一干五六年,给人嫌弃了五六年,半点油水都捞不到。

    李静忠自然将一切过错都推卸给了高力士,现在有给高力士上眼药的机会,一点也不含糊。

    李亨得李静忠如此一提醒,心底也博然大怒,说道:“父皇生病,我这个儿子焉能无权侍奉左右?”他说的好听,心底却是在想“要是能让父皇,见到我的孝心,岂不就不在考虑,而是直接下诏了?”

    “高力士!”

    “裴旻!”

    “此二人,实乃心腹之患!不可不除!”

    李静忠亦道:“属下也由此感想,只是高力士权倾内宫,宫里之事,他的话比皇后还管用。而宫外,裴旻身为六部之首,内有辅宰之权,外还有河西、陇右、西域之兵护航,实在不好对付。”

    李亨怔怔的看着李静忠,突然双手一拍,大喜笑道:“静忠无愧是本王的福星,你提醒我了!高力士算什么,他不过就是一个阉竖而已。他有今日,全靠父皇的宠爱,一但父皇去了,他算什么,狗都不是。我们一直忽略了一个人,一个没有权,实际上有着最大权力的人。”

    “皇后!对,王皇后!”

    他说道这里,激动的来回渡步:“父皇的那点屁事,天下人都知道。王皇后名为国母,却跟冷宫妃子一样,也没有多少人在意关注。所有人都忽略了她的存在,包括本王。可是一旦陛下去了,新君继位之前。这个国家,说话最有份量的人就是皇后。”

    “父皇在,无人敢将皇后当做回事,可父皇一旦不在,就没有人敢将国母不当做回事!高力士就让他嚣张一回,精忠去给我准备厚礼,我要去拜会皇后。要让她知道,她虽膝下无子,我李亨,就是她的儿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害臊,这心黑之人,脸自然是厚的。

    解决了高力士的难题,李亨心情大好,但想到裴旻便不由的一阵心烦。

    裴旻内是辅宰,外有兵权,内外皆强,绝不是高力士这种宦官可以相比的。

    “殿下,其实静忠有一计,可以杀杀裴郡王的气焰。”李静忠在一旁轻轻的说着。

    李亨直视李静忠。

    李静忠说道:“裴旻之强,不在于外握兵权,也不在于内是辅宰,而是非凡的人望。他就如昔年的周公、姜子牙,大权在握,而上下不疑。这是他最可怕的地方……要是历史上周武王疑心姜子牙,姜子牙凭什么挂帅伐纣?如果姜子牙怀疑周公的忠心,周公又凭什么定三监之乱,执政大周,辅助周成王稳定周朝?”

    “裴旻内是辅宰,外是封疆大吏,符合一切造反的基础。可偏偏无人觉得他会造反,无人怀疑他对唐王朝的忠心,这一点是致命的。也是老奴以为,裴旻最强的地方,他得民心得人望……”

    “陛下为何在这关键时候,召请他入朝?十有**,是打算在自己百年之后,任命他为辅政大臣,辅佐新君,稳定王朝局面。陛下如此信任裴旻,老奴以为殿下要做的不是限制他的权力,说实话,做不到。”

    “可殿下可以向办法戳破这一切,让世人见到一个不堪的裴郡王……就如东北之事,裴郡王强行插手东北之事,东北的张守珪要是知道,他会如何反应?将相不和,败坏国事的例子,也不少见。”

    李静忠带着几分语重心长的说着。

    李亨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说道:“就张守珪,他也配与裴旻叫板?不过……”

    他话音一转,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裴旻的人望太重。作为三省之末的尚书左仆射,他竟然力压门下省的侍中与中书省的中书令,这可不是好兆头。一但他真的控制了庙堂,内外合一,就算我即位,怕也会如昔年汉宣帝一样,受他牵制。”

    在他心底自己已经是未来的唐王朝皇帝了,而裴旻就是霍光。

    “张守珪不是裴旻对手,我可以帮他一把。这手上没有兵权,真要跟裴旻到了撕破脸的时候,也没有底气。若是能够将张守珪收为己用,也是一手王牌。”李亨低声嘀咕着,念及于此,他当机立断,派出了心腹前往辽东,告诉张守珪,就说裴旻已经差遣监察御史往辽东暗访了,让他们多加小心,以表态度。

    李静忠回到了自己的府上,没有任何犹豫,走进了偏房。

    一个颇为魁梧的壮汉在房中耍着大刀,将李静忠到来,将大刀收起,笑道:“内侍勿怪,某是个粗人,无聊的时候,就爱舞刀弄枪。没吓到内侍吧……”

    李静忠不动声色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大人,就说事情成了,忠王愿意于他结盟!”

    壮汉立刻喜道:“刘骆谷代替我家节度使,感激内侍大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