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一飞冲天,就在今日
    ,精彩小说免费!

    裴旻这话一点也不是客套话。

    李祎的三战,是他这个时代的战绩,历史上李祎的战绩,更加的辉煌。

    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抢了李祎的风头。

    唐玄宗继位前期,唐在与吐蕃的战争中屡吃败仗,尤其是河陇战场,不占任何优势。

    杨矩卖了河西九曲之地,更加让西边的情况危机四伏。

    这个时候王忠嗣还未崛起,哥舒翰还是一个烂赌鬼,高仙芝还在耍帅,封常清还是一个让人嫌弃的丑鬼,李嗣业也不知在哪个角落里看戏,至于仆固怀恩更是籍籍无名。

    唐王朝有姚崇、宋璟、张说这类的名相,可军事上真正的南北征战的唯有薛讷一人。

    而且薛讷,老了,很多地方力不从心!

    是李祎站了出来,他大胆的奇袭石堡城,沉重打击了吐蕃,将河西、陇右地区连成一片,各路唐军可以四处巡逻,拓境达千余里,逼迫吐蕃向唐王朝求和。

    河陇一带的形势得到缓解后,东北的形势却变得紧张起来。

    又是李祎,率兵进击奚、契丹,大破奚、契丹,俘斩甚众,稳住了东北的局面。

    李祎的军略在历史上并不出名,但是他的存在,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

    他在唐王朝缺将的时候站了出来,稳定了东西局面,又在王忠嗣崛起的时候,退居二线。

    王忠嗣接过了李祎的棒子,大杀四方,然后哥舒翰、高仙芝、封常清一员员的大将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冒出来,盛唐的武功也因此走向了巅峰。

    裴旻的出现,他取代了李祎,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他有先天性的优势,干得比李祎更加出色。

    不只是逼和了吐蕃,还打残了吐蕃,攻取了青海湖,还灭了突厥,稳定西域之余,顺带打废了突骑施……

    完全抢了李祎表现的机会……

    裴旻的记忆中是有这么一号人物的,有些时候突然想到他的时候,忍不住念叨着,自己抢了李祎的功劳,那么这位承上启下的李唐宗室名将还会不会大放异彩?

    事实证明,是金子终究会发光的。

    哪怕西方没有他插手的余地,东北也因蝴蝶效应为张守珪占据,李祎依旧在南方闯出了自己的事业。

    三战三捷,横行岭南,所向无敌。

    李祎扬威的时候,裴旻正在与阿拉伯的狮王大战,无心他顾。

    后来他取得了胜利,全天下都在为他欢呼喝彩,李祎平定岭南的战役跟裴旻退阿拉伯、攻取青海湖相比起来,就要相形见拙了,没有什么人提起了。

    裴旻当时也不清楚,直到最近他接管宰相以后,才了解了李祎的事迹。

    对于李祎三战的评价,裴旻自认为比张守珪的一百次胜利都精彩。

    此时能够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李祎,裴旻实在高兴,绝非是客套。

    “泷州之战,信安郡王水陆夹击,出其不意,一战而克定岭南乱局,打的实在漂亮。此战例我特别拿出来与麾下文武研究,只是诸多细节,不甚了解,不够尽兴。今日遇上,无论如何也要与郡王喝上几杯,聊聊此战前后。”

    李祎也是知兵之人,自然研究过裴旻的战绩。

    据说裴旻从裴家得李靖、苏定方、裴行俭的兵法承传,又从薛讷哪里得到了薛仁贵的治军手札,身兼诸多将帅所学。

    虽不知是真是假,但当今世界论兵法修为,确实无人可与裴旻比及。

    得他如此赞颂,李祎也觉得脸上有光,同时也看得出来,裴旻所作所为并非做作,说道:“裴郡王客气了,在您面前,某可不敢当次赞誉。不过郡王盛情相邀,李祎不敢推辞。早就听郡王府上佳酿无数,垂涎三尺。”

    见裴旻与李祎交谈甚欢,周边的李元纮、宇文融面色有些不好看。

    他们先来一步,意外发现了李祎也在殿内。

    李祎是皇室宗亲,正儿八经的太宗血脉。

    裴旻虽然同是由文入武,但他从军十数载,天下人早已将之视为武臣了。

    李祎却不一样,李祎先用了十数年历任诸州刺史,治理有方,然后再进而执掌帅印,战功卓著。

    他虽是南方边帅,但真正执掌兵事的时间不过三年。

    李元纮、宇文融还是将之视为自己人的。

    李元纮、宇文融都热情的与之交谈,李祎虽礼貌回应,但态度并不热忱,只是出于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接触。

    而李祎与裴旻还是初见,但他们却一见如故,交谈甚欢,与之前是判若两人。

    这各中差别,让李元纮、宇文融很不是味道。

    尤其是李祎出现在这里很不寻常,作为江南的军区统帅,却出现在庙堂之上。

    恰好现在是多事之秋,容不得李元纮、宇文融多想。

    “时辰到,百官上朝!”

    随着太监的尖锐的声音响起。

    殿中的文武皆是精神一震。

    裴旻与李祎也结束了通话,一起一眼神交流,等着从侧门入殿。

    先是偏殿的一众庙堂大佬入内坐定之后,在屋外等候的官员逐一入内,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等了片刻,突然传来高力士的声音:“陛下驾到,诸臣接驾!”

    高力士声音一落,满朝文武先后哗然,喧闹声络绎不绝。

    这李隆基卧病在床已经有个把月了,一切事物都由太子处理,今日居然上朝理政,实在是意外之喜。

    李隆基此刻在庙堂上还是有着极高威信的,在文武百官眼中,李隆基近年来确实不如以往勤政,但依旧是一位值得效忠的明君。

    文武百官一并激动的起身。

    裴旻自在其中。

    在众目睽睽之下,李隆基分别在李琮、李亨的搀扶下,一步步走向皇位。

    太子李琰则在一旁跟着。

    李琰表情有些忐忑……

    至于李琮则是一脸的茫然懵逼,配合他脸上为猴子抓伤的伤疤,显得有些滑稽。

    他是诸多王子最逍遥的一个,因为皇位一开始就与他无缘。

    李隆基为了补偿这个长子,他的福利是诸多王子中最好的。

    至于李亨眼中毫无疑问闪着兴奋的光彩,联合昨夜,他几乎想象得到此次朝会会发生什么……

    一飞冲天,就在今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