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被安排了!
    ,精彩小说免费!

    李隆基当然也没有忽视满朝文武,说道:“诸位爱卿,你们皆是我朝功臣,朕今日于这庙堂之上定此大事,即是要你们做个见证,也想再看看你们这些功臣,希望你们能够如效忠朕一样,效忠未来的大唐天子!”

    李隆基戏做得十足,一脸的感叹满意,目光在文武百官面前一一扫过,好似有千言万语一般。

    让李隆基目光一触,诸多大臣都忍不住感叹。

    他们虽然绝大部分都想成为辅政大臣,但是大多人都只是想想,并没有那个资格,受这一通安抚,人人都是感激涕零。

    李隆基看了大殿内的文武重臣,挥了挥手,又忽然道:“今日还有什么特别情况?”

    “陛下?”高力士忍不住叫了一声,但很快就闭上了嘴巴。

    他太了解李隆基了,以李隆基的情况,确实不适合主持朝政。

    但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就由他任性这一下吧。

    这庙堂上都是懂得察言观色之辈,就算有事,也不会鲁莽的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而源乾曜也满足了李隆基想要主持最后一次朝政的心思,说了一些不用动脑子的事情,而且还是报喜不报忧的,说着唐王朝的强大。

    李隆基心满意足的结束了此次朝会,挥了挥手道:“朕有些疲乏了,今天就到这里……”

    “退朝!”

    在高力士的厉声叫喝下,朝会也告一段落。

    李隆基挥了挥手,散了朝会。

    就在裴旻打算离去的时候,道:“裴卿、李卿,还有太子,你们等一下。”

    群臣知道李隆基还有话要给两位辅政大臣说,带着几分羡慕的退下。

    李隆基并没有人诸臣全部离去,而是看着裴旻长叹一声,道:“朕与裴卿相交相识二十载,一直有个遗憾,爱卿可知是什么?”

    裴旻想了一想,心念:“难道还挂念着霓裳羽衣曲?”但在这庙堂之上,还有大臣没有离开,他可不敢这么说,说道:“未能彻底击溃阿拉伯,马踏大马士革城?”

    李隆基顿了顿,道:“确实是一个未了的心愿,但朕相信此心愿爱卿一定会替朕达成的。阿拉伯的狮王,绝对胜不了我大唐的基石玉柱。朕从未怀疑……”

    裴旻想起了与李隆基的约定,高声道:“陛下放心,臣一定会完成当初的约定,将我大唐的锦旗,插到大马士革城的城头。”

    李隆基满意点了点头,嘴里却说道:“不过朕遗憾的不是此事,是裴卿你的私事,你我相交多年,即是君臣,又是知己至交。朕可是一直期待当你的主婚人,可为了大唐,你常年在外,至今还未取正房,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裴旻尴尬的顿了顿,其实正房不正房他根本不在意。

    娇陈、公孙幽名义上是妾侍,但裴旻从未将他们当做妾侍来看。他们两人各司其职,都是裴府的女主人。

    如果再来一个女主人,裴旻反而觉得不自在。

    裴旻不打算再立女主,裴母也有点察觉裴旻的心思。

    娇陈、公孙幽两个都很贤惠,又有了孩子,裴母也不勉强。

    却不想李隆基这里提出来了,还在这朝会之上。

    高力士这边说道:“陛下做不了郡王主婚人,可以做媒人嘛!玉真长公主为国祈福十数年,而今功德圆满。裴郡王为我大唐四方征战,耽搁了自己的大事,玉真长公主也是为我大唐,耽误了终身大事。他们一个男才,一个女貌,又一心为我大唐,正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李隆基猛的一拍大腿道:“高将军说的在理,此事就这么定下了。来,太子与大郎、三郎,一并见过你们的姑夫,还有叔叔……”

    裴旻一句插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还没等他开口,李琰这个大唐的未来天子已经老老实实的上前问好:“姑夫、叔叔!”

    这未来天子行礼,裴旻焉能坦然受之?

    一旁的李祎已经回礼了。

    裴旻也赶忙回礼。

    李琮、李亨也来到了近处问好。

    裴旻留意了李亨的表情。

    李亨面色如常,甚至还带着几分喜意。

    这年纪,这份城府,难怪能够在李林甫的刁难下,依旧稳住自己的太子之位。

    裴旻也不得不佩服李亨的能耐,尽管他是一个天坑,却也承认他是李隆基的诸多儿子中,最有才智的一个。

    李隆基身体不适,禀退了李琮、李亨还有裴旻、李祎,没有给裴旻说话的余地。

    裴旻有些莫名,自己就这样被安排了?

    李隆基从侧门走出了大殿,一离开殿门,便忍不住撑着屋檐,大口的喘着气。

    高力士赶忙扶着,让人送上了软轿,连李琰都要慢上一步。

    回到寝宫,李隆基重新的躺在了床榻上,身心的疲累,原本的精神渐渐的从脸上消散。

    “四郎!”

    李隆基叫了一声。

    李琰恭恭敬敬的走到床前,神情都有些忐忑。

    这个能够成为未来的大唐天子,李琰还是很高兴的。

    这至尊之位,谁不想坐?

    只是李琰尚且有些懵懂,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无半点的头绪。

    “那夜,朕教你的,你可还记得?”

    李琰道:“孩儿不敢忘记父皇的教诲。”

    李隆基点了点头,说道:“记住了,现今庙堂,你唯有两人可信,一是裴郡王,二是高将军。高将军受不得托孤之重,但在朕的心底,他也是托孤之臣。你当谨记一句话,内事不决,找高将军,外事不决,找裴郡王。以后庙堂之事,你以裴郡王的提议为先,只要你对他足够尊重,朕有足够的把握,他不会有异心。切记,不管他人如何说,你都要相信这点。”

    李琰本就甚无主见,听这话肃然回应道:“孩儿谨遵父皇教诲。”

    李隆基挥了挥手,让李琰退了下去。

    双眼无神的看着帐幕,李隆基长长的叹了口气道:“静远一片赤诚待朕,朕却不得不对他多番算计。百年之后,朕又有何面目面对为我大唐尽忠一辈子的静远?”

    高力士叹道:“郡王一定会谅解陛下的苦心的,您也是为了大唐的未来考虑。”

    李隆基默然不言,只是道:“要是朕跟与静远一般长寿,那该多好,朕绝不会负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