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挑拨 极怒
    ,精彩小说免费!

    裴旻、李祎一并向宫外走着。

    两人一路无话,心思颇有些沉重。

    即将出皇城的时候,李祎道:“裴郡王,你我之约,只怕是要改日了。”

    裴旻颔首表示明白,这李隆基刚刚托孤,两个辅政大臣就聚在一起,设宴畅谈,确实有些不妥,说道:“你我以后同为辅宰大臣,自当竭尽全力,一并为朝廷效力。日后相处的机会自是少不了,不急于这一时。”

    两人相互打了一个招呼,出了宫门,各自往彼此的官邸方向走去了。

    裴旻去的自然是尚书省,不管是之前的尚书左仆射,还是现在的尚书令,都是尚书省的大佬。

    尽管地位意义不一样,但实际上手中的权势,并未有多大的变化。

    因为尚书省大佬的权力,本就巨大变无可变。

    而李祎去的方向则是门下省。

    李祎的权势变化,才是真正的翻天覆地。

    一下子从一个外臣边帅,直接加封冠军大将军,左卫大将军,左散骑常侍、同中书门下三品,并执掌门下省事务。

    门下省的长官是侍中源乾曜不变,理论上来说李祎地位并没有超过源乾曜,可李隆基在任命中加了一句“执掌门下省事务”,这一句几乎就架空了源乾曜的权势了。

    只要李祎在门下省站稳了脚跟,取代源乾曜也就是时间问题。

    对于这一点,裴旻到没有什么意见。

    源乾曜在重大问题上从不发表意见,处处以和事佬的身份示人。

    或许他的存在消弭了鹰派、鸽派之间一些不必要的内斗,却没有真正做到一个首相应该做的事情。

    也许就是因为中庸,李隆基才让源乾曜当了那么多年的挂名首相。

    但自从裴旻担任尚书令的那一刻起,无形中首相的位置已经换人了。

    侍中的地位大于尚书左仆射无疑,可跟尚书令一比,却又逊色许多。

    裴旻当了尚书令,成为了首相,自然不需要源乾曜这样的和事佬。

    政治场上有人进,也就有人退。

    裴旻晋封尚书令,得首相之位,源乾曜让贤是理所当然的。

    走在去中书省的路上,李祎见面前有一人在徐徐走着,正是忠王李亨,想着自己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对方似乎先一步发现了他,叫了一声“叔叔”,转身大步走上前来。

    李祎哪里真敢以“叔叔”自称,行礼问好。

    李亨表现的极为亲昵,说道:“都是一家人,叔叔就别过于客气了。之前没有机会,现在恭喜叔叔,出将入相。我李唐皇室能够崛起叔叔这样的大才,实在是天大的喜事。也幸亏有叔叔在,不然这辅政大臣皆由外人担任,对我大唐江山,可不是一件幸事。自己人终究是自己人,值得信任。”

    李祎智勇兼备,文武兼之,察觉出了李亨的话中有话,说道:“只要一心为我大唐效力,哪里分什么内人外人?”

    李亨摇头道:“叔叔如此想,那可就没有领会父皇真正的用意了。裴郡王是我朝第一功臣不假,但父皇又何尝亏待过他?现今他的身份是武威郡王、尚书令、辅国大将军、光禄大夫、弘文馆大学士、集贤殿书院大学士,还遥领安西都大护府大都护、陇右节度使、河西节度使、河西按察使,凉州大都督,这一连串的荣耀,权兼文武,这难道还不够?难道真要如昔年太宗皇帝那样,再册封一个天策上将?”

    “太子性格偏软,而裴郡王为人由偏于强势。正是因为如此,父皇才需要叔叔帮着太子,以免出现不必要的问题!要不然父皇为何要额外封叔叔为左卫大将军?”

    李亨话没有说明,但是句句都说在点子上。

    李祎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表情微微一变,心里忍不住想着:“陛下让我为辅政大臣,真的是为了制衡裴郡王?”

    李亨也没有多说,而是若有所指的道:“外人终究不及自己人可靠,侄儿往这边走,先告辞了。”

    他施施然的行了一礼,向街尾行去了。

    李祎看着李亨远去的背影,眉头皱了皱,摇头一叹,继续往门下省走去。

    李亨一路向十王府行去,一路上表情都没有过激的变化。

    哪怕还未于皇城外的护卫汇合,孤身一人的时候,也没有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

    直到进了忠王府,将自己关在房间的时候,那张脸才变得扭曲,阴骘,宛若恶鬼一般可怖。

    “为什么?”

    “为什么?”

    “我有哪点比不上那个废物,为什么是他,不是我!”

    李亨低声咆哮着,就如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

    “殿下!府外李静忠内侍求见!”

    屋外传来了近侍的声音。

    “让他去客厅等候!”

    李亨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异样暴露。

    他咬着牙,握着拳头,手指都要刺进肉里去了,好一会儿,才强迫自己冷静,什么事情也没有的走出了房间。

    忍他能所不能忍之事,是李亨最大的本事。

    来到了会客厅,李亨的表情没有一点异样,就跟常人异样,没有任何区别。

    李静忠甚至都有李亨面对李隆基的针对下,已经放弃了对那至尊之位的追求了。

    但是李静忠不甘心放弃,哪怕李亨放弃,他也不能让他放弃。

    同是一条绳索上的蚂蚱,李静忠知道自己想要跳的远,必须要带动李亨。

    “陛下改变主意的原因,老奴已经查到了。”

    “什么原因?”

    四个字,李亨脱口而出。

    这是他想不通也想不明白的问题,都到了这一步,为什么李隆基不选择他!

    见李亨急不可耐的追问原因,李静忠心底大安,说道:“是裴郡王!”

    李亨听着着心底最为忌惮的人名,忍不住道:“这是跟他有什么关系?”

    李静忠说道:“陛下曾经问过裴郡王,说殿下如何,裴郡王说他不看好殿下。”

    李亨城府再深,听到这里火气也忍不住窜上脑门,厉声道:“这是什么话,本王还需要他的看好?他以为自己是谁?父皇就因为他的一句话,改变的主意?好端端的,他为何要跟本王过不去!”

    他越想越怒,最终狰狞的笑了起来:“那位置本应该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