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不攻自破
    ,精彩小说免费!

    王晙与杜暹不同,杜暹一直在西边工作,算得上是裴旻的脑残粉,故而裴旻一入朝,杜暹就跟着裴旻走了。

    王晙则不然。

    王晙跟裴旻从无往来,对之并不了解。尽管对于裴旻兵事水平极为敬服,却清楚明白一点,政治场与战场是两个不同的区域。

    历史上有多少惊才绝艳的盖世名将折戟于庙堂争斗?

    王晙身为宰相之一,有着自己的人脉势力,他并不需要过早的将自己的前程押在裴旻的身上。

    看清形势,再做打算才是最理智的。

    裴旻晋升为尚书令之后,王晙已经有了投效之意了。当朝首相,未来的辅政大臣,如此大腿不抱,怎么说的过去?

    只是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王晙是想着在关键时候出来帮裴旻一把,从而提升自己的存在价值。

    但是如今,裴旻居然请动了宋璟,借用老臣宋璟的政治资本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裴旻这一招,完全巩固了自己首相的地位,王晙发现自己再不做决定,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锦上添花,是不如雪中送炭,却也比什么也不做更强。

    不只是鹰派,裴旻得到宋璟的认可,宋璟的根基也会渐渐汇聚。

    宋璟离开庙堂多年,原有的根基有得离开有得淡了,可总有些铁杆在。

    这些铁杆汇聚在一处,就是一股不小的势力。

    就如中书侍郎蔡彧,他现在是李元纮这一党的三号人物,但在这之前,他是宋璟的学生。

    这恩师回朝,蔡彧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带着几分兴奋的道:“裴相,某与宋公有着师生之谊,昔年他整顿吏治之时,某就与恩师麾下出力,在这方面也很有经验。裴相若不是不弃,在下愿意继续跟随宋公,振兴吏治。”

    裴旻笑道:“此事我不好做主,治吏方面的事情,我打算全权交给宋公处理。他的经验才能远在我之上,我没必要凑这热闹。侍郎有此心,自己去找宋公!”

    蔡彧闻言更是大喜,深深作揖,退了下去。

    蔡彧的举动,意味着李元纮这一党派的分裂。

    不攻自破!

    李元纮双眼无神。

    宇文融更是不知所措。

    他们引以为豪的党派,在裴旻祭出宋璟这大杀器之后,渐渐分崩离析了。

    不论是李元纮还是宇文融,他们的根基,远不如历经五朝的宋璟。

    在一旁看着裴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李祎,内心深处是五味杂陈。

    他也是钦定的辅政大臣,地位也是居高不下,但他昨日在门下省受到了不小的冷遇。

    李祎毕竟不是裴旻,裴旻的威望已经超越了文武的界限,即便文臣也不得不敬服一二。

    李祎的武功出众,但庙堂上看得是文治水平,资历。一个武将突然窜起,执掌门下省,门下省的官员如何信服?

    不敢正面起冲突,但阳奉阴违,不当一回事,却不可避免的。

    有些羡慕!

    想着李亨的话,李祎的心情又有一些复杂。

    相比一个政客,他更喜欢用武将的思维想事情。

    直来直去,裴旻的军略,他素来仰慕,让他与之为敌,实在不舒服。

    总之这个辅政大臣,他当的是浑身难受,一点也比不上裴旻这样游刃有余。

    裴旻继续说着:“治吏的重担就交给宋公处理,应该没有人有异议。接下来,我提一个建议,你们看看可不可行。这些天,我了解了一下大唐各地的收成。发现一点,天下各地,所收粮食,都按天气而定,收成极不稳定。唯独江南一地,连年收成位于全国之冠。这江南鱼米之乡的称呼可是当之无愧。”

    裴旻说的都是一些屁话,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若非如此,朝廷又何须每年都要耗资千万去清理大运河的淤泥,疏通河道?

    不过裴旻是这里的大佬。

    大佬说话,哪怕是人人皆知的废话,也有一群捧场子的人。

    裴旻等他们吹捧完,继续说:“我最近发现,江南的当地的人口是我朝疆域比重很低,与蜀中相持平,甚至比不上凉州。也就比岭南、西域这些地方强一些。”

    “江南地大物博,人口却是如此稀少,可见有着巨大的发展潜力。我觉得与其在中原,北地修建水利,不如鼓励百姓迁居南方,发展江南。开放诸多优待,将江南的潜力彻底发挥出来,以满足我朝粮食需求。”

    没有一个人比裴旻更加了解江南的潜力。

    别看裴旻将青海湖吹的上天,那是因为江南并未真正的发展起来。

    一但江南发展起来,十个青海湖都给秒杀了。

    要知道偏居一隅的南宋,就是靠一个江南,养了一个国家。

    见裴旻第一次主导政事堂,并没有关注军事,而是着重抓着吏治与民生。

    庙堂上的诸位敬意之余,也觉得有些安心,开始一并讨论起来。

    李元纮在行政方面还是即有一手的,说道:“其实开发江南,我们之前有过商议,只是有个致命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江南农业发达,但商业却极不便利。多水多山,交通不便,一直都发展不起来。”

    裴旻怔了怔,也想到了问题所在,双手一合,说道:“这个其实根本不是问题,是一直没有想到点子上。江南的陆路交通确实不便利,但水陆运输却有着先天性的优势,何不发展水陆运输?还有江南的海岸线平稳,最适合停泊大型海船。我们可以鼓励海运,鼓励海上贸易,开拓一条海上商路,一条能与西域商路媲美的商路。”

    李元纮愕然道:“这不符合实际吧,海上风大浪大,一个不慎,人财两失!”

    裴旻笑道:“那李相以为陆路丝绸之路就是一片太平?那一路的马贼,一片片的荒漠,遇上哪个不是要命的?结果如何?为了利益,一队队商贩,前仆后继的走出了今日的商路?我们没有必要好高骛远,一步步来嘛,先是南方的几个岛国,等我们的造船工艺经得起考验之后,再扬帆远行。李相以为如何?”

    李元纮道:“倒不是不可行。”

    “那就先试试!”裴旻直接决定了,大大咧咧的道:“江南的发展是重中之重的事情,需要一员干吏负责。这个人选就由我亲点了,就宇文尚书吧!”

    他一手指了宇文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