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3章 调虎离山、釜底抽薪
    “岂有此理!”

    张守珪厉声大叫,气得脸色都涨红了。

    对于裴旻,张守珪心底很是嫉妒。

    明明是唐王朝的双骄,凭什么裴旻就能身兼两任节度使、三任节度使?

    凭什么裴旻的节度使就能兼按察使,权掌军政两端。

    不管他表现的有多少好,不管世人将他们视为帝国双璧,他离裴旻都差几个等次。

    现在裴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都成了庙堂宰相,自己依旧是一镇节度使,充其量也就是多加一个幽州都督,与裴旻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如今裴旻成了庙堂宰相,现在居然来干涉他们的内政?

    张守珪气得哇哇大叫,“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这就上疏抗议,我就不信了,这大唐还没有王法了嘛。”

    他气冲冲的离去了。

    张康给了阿史那崒干一个眼色,跟着张守珪一并离去了。

    阿史那崒干目送张守珪离开,往地下吐了一口唾沫。

    阿史那崒干高喝道:“兄弟们,我们一起去雄武城快活去。”

    一群狼一般的兵卒,嗷嗷叫的向东方去了。

    张康跟着张守珪一并回到了范阳城,看着张守珪气急败坏的写着一封慷慨激昂的信,信上历数唐王朝这些年与渤海国的学海深仇,表示自己宁愿一死,也不愿意与渤海国说和,言辞格外激烈。

    张康回到自己的屋舍,入门就扯着嗓子大叫:“猪儿,李猪儿,死哪去了,还不给大爷去甲。”

    李猪儿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给张康褪去了衣甲。

    “去,将暾欲谷、高尚给我叫来!”

    张康大大咧咧的,语气里完全没有将暾欲谷、高尚放在心上。

    过了一刻钟,暾欲谷、高尚一并来到了府中。

    张康赤着脚露着身子,就跟一只笨重的企鹅一样,一蹦一跳来到暾欲谷、高尚的面前。

    “军师大人,高先生……”他肥重的身躯,深深地作揖到底,他肥硕的身子注定弯不下去腰,但是他努力的将自己的腰弯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