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西域的来信
    这个开文前先道个歉,前文出现的人物应该是严庄,我一下看错了资料,写成了高尚,已经修改,抱歉!

    正文:

    张康风风火火的,严庄却笑道:“少将军莫要急,越急越会坏事。现在陛下还没驾崩,以陛下对裴旻的宠爱,裴母真要出了意外,也不会让他丁忧守孝的。只要一纸诏书,夺情起复,我们即功亏一篑,还会将之激怒。”

    “我们要在陛下驾崩之后动手……裴旻此人作风强硬,而陛下早年虽励精图治,可之前几年心态大变,沉迷享乐,朝中诸多大臣早已没有了那股锐气。”

    “裴旻要改吏治之风,必将得罪一大批的朝臣。裴旻在朝,无人敢说,一但他出个意外,必然会有人落井下石。而且忠王李亨野性十足,对皇位格外热衷。皇太子李琰又是一个优柔寡断无作为之辈。让人几下一蛊惑,有极大可能不下夺情起复的诏书,那就是最完美的事情了。”

    暾欲谷也补充道:“这一招可用,但一定要选择好时机,而且切勿小觑了公孙幽。裴旻在长安,顾不得凉州情况。但是公孙幽此人的剑术,仅亚于裴旻,不可小觑。一但刺杀失败,裴旻在朝廷的地位以及江湖的人脉,反而会让他们陷入被动之地。具体可参考之前的贺知章遇刺的例子,裴旻动用了全国的力量,不过个把月,便将此刻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挖出来了。”

    张康为人狡黠,并不似外表看着的那么粗鲁,搓着肥大的手道:“其实我觉得这些主意都是虚的,加强我们的实力才是关键。裴旻是我们必须要迈过去的石头,他河西、陇右有十五万强兵,要是在加上西域的兵马,二十余万。我们这里只有八万,如果加上奚族、契丹的联军,也不过十三四万而已。”

    暾欲谷道:“少将军说的在理,现在我们很难再扩充自己的力量。拉强援是唯一的法子,虽然有些冒险,但是获利却是巨大。”

    张康会意道:“你是说安思顺?”

    暾欲谷点头道:“安思顺是朔方节度使,他手中握六万五千余兵马,要是能够将他拉拢,那大事可期。”

    张康颔首道:“我可以试一试,安思顺细细说来还是我的兄弟,这兄弟哪有不帮兄弟的道理。反正张守珪这老东西,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不如我改回安姓,跟安思顺套套近乎。”

    严庄说道:“可行,不过先别透露意图,探探口风,看看安思顺可不可靠,在与他商议大事。”

    张康挥手道:“这点我知道的,高尚哪里还没有消息嘛?”

    暾欲谷说道:“还没有,没有那么快,他此去阿拉伯,数万里之遥,最快也要数个月,少将军还请耐心等待。”

    凉州姑臧。

    裴旻离开凉州,河西事物,裴旻交由李林甫负责。

    河西诸事繁杂,但是李林甫秉性虽差,但执政能力很强,将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

    遇到突发事变,也能处理的很好。

    王昌龄、位置、王维等高文化的诗人,对李林甫这个文盲有些排斥的。

    但是对于李林甫的行政的能力他们也是不得不服,愿意听他安排。

    李林甫也是得心应手。

    这天处理好所有公务,李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甫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刚一入家门,管事变送上了一封私人信函。

    李林甫看了信函的落款,眼中有一些讶异,对着管事点了点头,将信函收入袖中,走向了自己的书房。

    依旧是那个狭小带着几分昏暗的书房,李林甫点燃了一封蜡烛,借着微弱的烛光,带着几分凝重的取出了信,目光落在了那落款上。

    信的主人是迪瓦什蒂奇。

    对于这个迪瓦什蒂奇,李林甫有着极深的印象。

    西域昭武九国中,有一米国,国王就是迪瓦什蒂奇。

    米国国王当初与裴旻还有过一段小小的恩怨。

    米国的二王子看上了王忠嗣的老婆,让王忠嗣、李白两人教训了。

    裴旻自然护着自己的弟弟、徒弟,将迪瓦什蒂奇赶出了河西、陇右。

    恩怨也许就这么结下了。

    裴旻没有这么讲米国这小小的一个西域国家看在眼里,阿拉伯却将之视为一个突破口,成功将之拉拢。

    之前的会战,莫斯雷马萨的底牌之一就是米国这颗内应的棋子。

    只是莫斯雷马萨一直未能攻破裴旻布下的沿河防线,棋子未能发挥出功效,依旧隐藏着。

    但其实李林甫奉裴旻的命令,与西域的四大古国,昭武九姓国往来的时候,这个擅于洞彻人心,精于鬼谋算计的千古奸相,通过何种情况发现了米国的异样,猜出了迪瓦什蒂奇为阿拉伯收买,意图在背后捅刀子这一情况。

    李林甫并没有声张,并非他有异心,而是渴望更大的功绩。

    将迪瓦什蒂奇揪出来,不过是抓住一个内应,无足轻重。但若能够利用迪瓦什蒂奇传递假消息,促成唐军大胜阿拉伯,这可就是一大奇功。

    李林甫是何许人物?

    威逼加恐吓,将迪瓦什蒂奇吓的险些失了禁,见李林甫就如见到魔鬼一样。

    只是李林甫并不擅于军事,裴旻也不会与之商议军情,直到裴旻逼退了阿拉伯,迪瓦什蒂奇这颗棋子也没有机会用出来。

    但是李林甫并没有忘记这颗棋子,时不时的打个“招呼”,“谈谈感情”,以便日后用得上。

    迪瓦什蒂奇居然给他来信了?

    李林甫将信拆开,看着信中所言之事,那对深黑色的眼眸露着几分炙热的光芒,缓缓的将信放于烛火之上,看着它一点点的燃烧着。

    火光映照着他那带着几分阴骘的脸上,显得格外的严酷。

    他慌慌的闭上了眼睛,想着张九龄已经去了长安,成为了尚书左丞,年纪轻轻的颜真卿更得重用,负责整个青海商道的事情。

    自己呢?

    虽深得重用,可李林甫觉得裴旻对自己的重用跟张九龄、颜真卿是有差别的,轻轻的念道:“要是不干些什么,只怕自己的前程就到尽头了!”

    与其碌碌无为,何不搏上一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