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再会李持盈
    裴旻将关键细说。

    李琰却听得莫名其妙,说道:“这张节度受伤,由其子代为处理军务,这不是很正常的嘛?”

    裴旻呆了呆,说道:“殿下,节度使权势过重,更要注意细节问题。依照规矩,张节度意外受伤,他因第一时间上疏表明情况,然后举荐自己的亲信,这才符合规矩。张节度隐瞒自己受伤,擅自将节度使的重权交给自己的义子,此举本就是蔑视朝廷法度。而且之前的黑水大捷,现在看来也有很严重的问题。主帅重伤,无法处理军务,在兵部的记录居然是大胜,这其中定有猫腻。”

    听裴旻如此细细的说明,李琰才有些听懂了,很直白的说道:“那姑夫打算怎么处理?此事尤为严重,孤初次监国,不足以应对,全听姑夫的吧!”

    裴旻再次呆了呆,不说话了,与他说起了一些庙堂事情。

    李琰的才略,实在是平庸。

    对于诸多事物,不能全部理解。

    但裴旻发现在自己面前,李琰有些唯唯应诺,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一点也不会还嘴询问,哪怕听到不懂的,也不在乎。

    裴旻有些尴尬,索性汇报了一切之后,直接告辞了。

    李琰看都不看裴旻留下来的文件,哼着小曲儿,去东宫后院找自己的爱妾玩了。

    裴旻想着李琰的表现,也是大感头疼。

    李琰在行政上的天赋已经不能说是平庸了,甚至有些愚笨,让他忍不住嘀咕:“不会是一个付不起的阿斗吧!”

    裴旻心底念叨着:李亨这个天坑还真是无孔不入,要不是自己今日意外与之碰上,还不知道他居然混到了李琰的身旁。

    “必须给太子找一个靠谱的导师,不能再给李亨机会。”

    李亨最大的优势就是皇子,裴旻在没有足够的理由证据之前,动他不得。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防止这条讨厌的猫儿偷腥。

    裴旻突然想到了一人,韩休。

    君瘦国肥的韩休不但在历史上大留其名,还得宋璟这样的好人物举荐,才能品性自不用说,以他来指点李琰政务,既可以将李亨拒之于外,又可以让李琰真正学到些东西,以免他真的更阿斗一样,扶不起来。

    这一回到尚书省,裴旻就上疏举荐韩休为太子洗马,负责协助东宫太子处理政事。

    以他现在的地位权势,他下达的命令,几乎不亚于圣旨,中书省、门下省这两个部门收到他的上疏,几乎都会在第一时间盖上自己的相印,让任命第一时间传达出去。

    对于东北之事,裴旻咨询了宋璟的意见。

    这位老谋深算的名相,第一时间给出了一个,高明的意见。

    “裴相是不打算正面撕破脸吧?”

    “当然!”裴旻回答的毫不迟疑,说道:“我打了十年的仗,刀对的都是外族,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愿意对国人动手。东北数万大军皆是我大唐同胞,更有我的家乡父老。能避免内战,自然尽量避免。”

    宋璟说道:“那就召请张守珪入朝吧!以陛下的名义……”

    裴旻听了眼睛一亮。

    宋璟继续道:“张守珪若无异心,自然会来。要是不敢来,以必定会意生病为借口。皆是亦可安排能人辅助张守珪处理军务,分其手中权力。要是张守珪不来,又不配合朝廷的安排,那只能做好一战的准备了。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痛不如短痛,割去腐肉,固然极伤,可想要痊愈,必须忍痛。”

    裴旻颔首,表示明白,将辽东的诸多证据整理了。

    裴旻往宫内走去。

    正好有些时日没有去探望李隆基了,也想了解了解他的情况。

    到了后宫,裴旻人让去通报高力士,自己在宫外等着。

    这后宫宫门离李隆基的寝宫有一段距离,最快也需要一刻钟。

    等了大约半刻钟左右,远处华贵的鸾舆凤驾远远而来。

    裴旻一时半刻想不到到底是谁,居然有这排场。

    带对方靠近了,裴旻才会意过来。

    这是唐王朝长公主的排场……

    长公主李持盈!

    昔年那个小丫头,现在已经是他未过门的夫人了。

    这是全天下知道的事情。

    对于此,裴旻有些迷茫。

    他个人对李持盈颇有好感,两人有过不小的接触,可谓缘分不浅。

    但是对于她,裴旻并没有对娇陈、公孙幽那样的情感。

    但事到如今,裴旻更清楚自己要是悔婚,那对于李持盈这个小丫头是何等残忍的事情。

    鸾舆凤驾来到近处!

    窗帘缓缓掀开!

    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庞由窗外露出,那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上笼罩着淡淡一抹难以形容的哀愁,瞧得裴旻一怔。

    在他的记忆里李持盈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姑娘,有着独特的爱好,成天嬉皮笑脸的,穿着皇家特有的道姑服饰特别开朗。

    现在的她却有一种让人把她拥入怀里轻怜的感觉:楚楚动人,弱质纤纤。

    人都会变。

    其实李持盈自小就受着常人难以体会的痛苦,她虽身在皇家,可自小就过着担心受怕的日子。

    那个时候是武则天当政,李持盈身为皇室女,虽不像李宪、李隆基一样,受到清洗,却有给远嫁可亲的危险。

    要知道和亲在唐王朝固然盛行,但绝大多数和亲的对象是宫女,大臣的儿子。武则天朝却不一样,武则天朝军事疲软之极,武则天更是开创了亲王和亲这千古大耻。

    武则天连武家亲王都卖,何况是李家的女儿?

    那个时期,和亲的公主下场大多凄惨。

    为了避免这点,李持盈与她的姐姐金仙公主,选择了当道士,逃避和亲。

    所谓的为了唐王朝祈福而出家,那都是唬人的鬼话。

    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也就在道观里渡过了自己的童年……

    李持盈苦中作乐,过得还算有滋有味。

    命运也开始眷顾这个爱笑的小姑娘,李旦即位,不论是李隆基、还算太平公主都很痛爱她……

    也遇上了裴旻,更是因为意外,喜欢上了玩火……

    然而好景不长。

    李旦的驾崩,二哥的早亡,最疼爱自己的姐姐金仙公主也去了。

    现在李隆基也大病再床,一个个亲人的离去,这个爱笑的小姑娘也笑不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