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1章 垂拱而治
    用一辈子来赎罪,看似严酷,其实已经很轻很轻了。

    是李宪的过错涉及一个皇帝的死,也就是李宪身份特殊才能申请到的待遇。

    换做是别人,早就满门抄斩了,就算诛九族都不为过。

    这也亏了李宪自身的人设完美无缺,辞让太子之后,醉心音律,不过问朝局。

    兼之裴旻现如今的威望风头,一时无两,这才将此事压下。

    李隆基的病故并未给唐王朝带来多大的影响。

    毕竟现在是太平盛世,天下思安,而李隆基在临终前,再一次展现了他一代明君的风采,将裴旻、李祎两位军方大佬调来庙堂辅政。

    李琰的即位,没有任何的波折,顺顺利利的成为了大唐新君主。

    皇帝去世,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繁杂。

    因为家国大事,不可一日不处理。

    故而历代君王在身后事的处理上都很随便的。

    李隆基去世后的第七天就出殡了,军国大事,不受丧礼的影响,寻常闲务,也是照常进行。

    裴旻尚书令本就是文臣之首,而是太子继位,辅政大臣的身份跟着生效。

    这庙堂之上,裴旻更是一家独大。

    尤其是李琰,他有些碌碌无为,对于军国大事并不上心,任由裴旻施为,恰是因为如此,唐王朝皇位的过继一点动荡也没有。

    这个时候的朝政,有点像《尚书·武成》里的记载的那样:惇信明义,崇德报功,垂拱而天下治。

    意思就是垂衣拱手,毫不费力,表示统治者什么都不用做,却能使天下太平,这是无为之治的最高境界。

    儒家圣人称道的政治环境,无形中在此刻实现了。

    李琰什么都不管,军国重担都压在裴旻身上。

    而裴旻武有王忠嗣、封常清、高仙芝、哥舒翰一大票的武将为后盾,文又拉拢了宋璟、张九龄、杜暹、王晙为党羽。

    源乾曜是和事佬,对于裴旻唯唯应诺,李元纮自顾不暇,哪里敢忤逆裴旻?

    唯一能与裴旻叫板的李祎也为裴旻的人格魅力折服,尽心尽力的处理着长安京畿的军制改革。

    这种局势下,裴旻几乎等于是唐王朝的无冕之王,军政令由他一言而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