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桀骜不驯李光弼
    ,精彩小说免费!

    北庭!

    北庭节度使高仙芝早年一直在北庭仕官,对于北庭的一切,轻车熟路。

    高仙芝本就天赋过人,在裴旻身旁多年,也学到不少的东西,上任之后,将从裴旻身旁学到的东西,一并运用在北庭军身上。

    北庭军身在塞外草原,环境朴实恶劣,兵卒的体魄异于常人。

    高仙芝骁勇果敢,行事也果决,大改之前盖嘉运懒散之风,亦将北庭军训练的有模有样,战斗力大幅度提升。

    北庭军就在安西军以北,彼此又即位相近。

    历史上高仙芝、封常清就是一对完美的组合。

    高仙芝用兵善长途奔袭,有高超的山地行军水平,以及攻取夺取战略要地的先进军事理念。

    而封常清冷静稳重,办事果断,有独当一面之才。

    他们两人在历史上一个迂回出击,一个坐镇中军,相互配合无间。

    而今因情况的变化,封常清先一步得到裴旻的器重,地位反过来在高仙芝之上。

    但他们性格相契,尤其是裴旻设立的联防制度,加深了安西军与北庭军的联系。

    两人一个在安西、一个在北庭,却已经结为无话不谈的好友。

    封常清这一出事,高仙芝已经得知了情况。

    就如裴旻想的那样,没有任何迟疑的,高仙芝擂鼓聚将,准备支援安西。

    两刻钟,只是短短的两刻钟。

    两万北庭军已经列阵待命。

    高仙芝正欲开拨安西,突然想到一事。

    他用兵最擅长长途奔袭,进攻敌人的军事要地,而且他选择的路线与众不同,都是帕米尔高原、昆仑山这样敌人想都想不到的地方,至关重要的是都成功了。

    设身处地一想,高仙芝脸色默默一动,高声道:“席元庆将军,你立刻率领三千兵士,火速赶往高昌仓,协助高昌仓守将防守高昌仓,以防敌人趁机奇袭高昌仓。”

    换做是他,围困拓折城是第一步,第二步必定是奇袭高昌仓。

    高昌仓现已竣工,是唐王朝第二大粮仓,仅次于洛口仓。并未为了防止运输压力,唐王朝时不时的就会利用各种机会契机往高昌仓里存放粮食。现今高昌仓里的粮食,有八百多万担,可以维持二十万大军,一年半的粮食补给。

    高昌仓的存在,已经避免了唐王朝战线过长的弊端。

    同时高昌仓的重要也是不言而喻的。

    一但高昌仓给攻占摧毁,唐朝不可能在变出八百多万担粮食,还不远万里的送达西域。

    高昌仓一但落陷,西域就如回天之力了。

    别说是裴旻,就算将孙武韩白聚在一起,也没用。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厉害的统帅名将,也打不赢无粮之战。

    安排好高昌仓的护卫,高仙芝方才动兵支援安西。

    **********

    西域安西节度使军营!

    “程将军,李光弼带着自己的曲部出营了。”

    小校张凯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军营也是如此。

    李光弼是裴旻清点的人物,而且用兵天赋,堪称绝顶。

    封常清于情于理都不能重用。

    李光弼加入安西军不过短短的两三年,却常常在边境游荡,已经立下了不小的功绩。

    李光弼的横空出世,自然不可避免的抢去了许多机缘战功。

    不招人嫉是庸才,何况李光弼自身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擅交际,过于死板。一个屡立战功,又不与人交际的人,更是受人眼红了。

    小校张凯就是其中之一,说起李光弼语气中充满了不满。

    程千里听闻气得吹胡子瞪眼睛,骂骂咧咧的道:“该死的,要不是这小兔崽子是裴帅介绍来的人。依老子的脾气,就应该一刀砍了他……”

    原来封常清受困拓折城,安西军群龙无首。

    程千里是封常清一手提拔出来的,对于封常清很是敬重,很重视他的安危。

    阿拉伯此次奇兵天降,打的西域措手不及。

    程千里得到消息后的第一件事是修书送往长安,请求支援。

    第二件事就是意图出兵营救封常清。

    根据他得到的消息,围困拓折城的阿拉伯兵只有万余之数。他们安西有兵两万四千人余数,有实力自行解除拓折城之危。

    但是李光弼却极力反对,说不可支援。

    阿拉伯此次能够在这般恰当的时机,神不知鬼不觉的奇兵天降,将西域诸多国王一网打尽,绝非是侥幸意外,是经过详细部署谋划的结果。

    他们的目的是以逸待劳,派兵救援不易于自寻死路。

    李光弼的话引起了程千里的不悦,将他怒斥了一顿。

    却不想李光弼居然直接率部出营了。

    这擅自动兵是死罪,程千里作为安西军的第二把手,李光弼居然如此无视他的存在,实在让他颜面无关。

    “不管了!他是死是活,自有天定。我们不能干等,必须在阿拉伯援兵到来之前,将封节度使救出来……”

    程千里其实也认同李光弼的判断的,但是他坚信阿拉伯不如他快。

    他完全有时间机会在阿拉伯大军抵达之前,将封常清救出来。

    当即不理会李光弼之事,继续调集兵马救援封常清。

    程千里一路向西疾行。

    拓折城距程千里所在的安西军营有千里之遥,但西域地广人稀,多是荒野隔壁,没有固定的道路可以直来直往。

    行军的速度并不慢,一路西行,用时九日,抵达了拔汗那的渴塞城。

    这程千里还未入城,拔汗那的国王已经率众来迎。

    拔汗那的国王遏波之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

    程千里是一脸的懵懂。

    本来西域的方言口音很重,遏波之说的又快,听得是一头雾水。

    身旁的一个大臣说道:“我家国王唐语说的不好,这是在向将军问好,多谢将军前来救援。有天朝上国的无敌大将在,拔汗那就安全了。”

    程千里莫名其妙。

    遏波之表情激动,说话又快,压根听不懂。

    听一旁的大臣解释,程千里才明白过来。

    原来就在前几日,阿拉伯袭击渴塞城,他们拼死反抗将敌人击退。

    现在阿拉伯正在十五里外的要地驻扎,准备组织第二波进攻。

    程千里眼中登时一亮,阿拉伯连小小的渴塞城都拿不下,如何是自己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