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入瓮 截粮
    程千里是一员猛将。

    骁勇善战的猛将!

    如他这类人最大的毛病就是里自恃骁勇果敢。

    这种骁勇果敢就是一把双刃剑,有些时候能够取得奇效,有些时候却是自陷困境。

    程千里毫不犹豫的道:“阿拉伯在何处整备?”

    遏波之依旧说着听不懂的唐语。

    翻译却很尽职的将情况细说,“就在二十里外扎营,可能是在等候援兵。将军不如随我们入城,有将军在,渴塞城就安全了。”

    程千里哪里愿意浪费时间,而且翻译的嘴里也透露了至关重要的讯息。

    阿拉伯的援兵未至。

    “只要将眼前之敌击败,拓折城的守军力量也会削弱,届时自己与拓折城里的封节度内外夹击,拓折城之危,解除矣!”

    程千里心底叨念着,直接拒绝了遏波之的好意,高声道:“拔汗那国王且在城中守着,看我去将阿拉伯击溃,彻底解了此次危机。”

    他话音一落,已经一声呼哨,领着兵马直接绕过渴塞城往翻译所指的地方去了。

    程千里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遏波之”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眼中闪着寒芒。

    “遏波之”根本就不是“遏波之”。

    遏波之确实是拔汗那的国王,但真正的遏波之已经死了,就是死在这个假的“遏波之”手上的。

    假的“遏波之”名叫阿了达,也是拔汗那的皇室。

    早在开元三年,吐蕃就曾与阿拉伯密谋,夺取西域,企图对大唐不利。

    他们首先把目标选定在拔汗那国,拔汗那部落是古代乌孙国的后裔,内附唐朝已久。

    因为老皇帝病故,两个皇位继承人开始内斗。

    吐蕃与大食共同扶立阿了达为拔汗那国国王,并发兵向拔汗那王遏波之进攻。

    遏波之兵败后逃到安西都护府,向唐军求救。

    那个时候,张孝嵩正在安西都护府巡察,接到军情后,立即对安西都护吕休璟说:“不救则无以号令西域。”

    张孝嵩以以文人之身,率附近各部落的兵马万余人,由龟兹出发,采取长驱直入的策略,向西挺进数千里,相继攻克数百城,并于十一月直入达拔汗那境内。

    从巳时至酉时,短短几个时辰,张孝嵩连屠阿了达三座城池,俘斩千余人。

    阿了达仅与数骑逃入山谷躲避。

    此役之后,周边八国皆不敢与唐军争锋,相继遣使请降。

    阿了达昔年逃过一劫,继续投奔阿拉伯帝国。

    此次阿拉伯能够奇兵天降,也是阿了达领的路。

    为了嘉奖阿了达的功绩,阿拉伯帮助阿了达重新征服了拔汗那国,并且定下了请君入瓮的战术……

    程千里这一绕过渴塞城,无疑是陷入了前后夹击的险地。

    **********

    深夜,风越来越大了。

    战马惶恐不安地刨动着蹄子,李光弼伸手轻抚它的脖颈,安抚它的情绪。

    漆黑的夜色里,李光弼那对眼眸中透着几分焦急。

    此次他擅自率部离营,这是杀头的死罪。

    可李光弼不愿明知前面是陷阱,还要一步踩下去,索性就任性一回了,直接率部而走。

    李光弼可不敢回凉州,他心底清楚,要是他回去,第一个给杀他的就是裴旻。

    作为一个逃将,裴旻要是不杀,他自己都无法跟将士交待。

    唯一之法就是立功,立大功,功过相抵,才能免去自己的过错。

    李光弼再等哨兵的消息,是非成败,自己这大好的脑袋保不保得住,就看今日了。

    几道黑影由远及近,辛京杲欣喜若狂的冲到近处,强压着兴奋的低吼道:“来了,来了,果然是阿拉伯的运粮队,让你猜中了。”

    辛京杲是李光弼的好友,他们在朔方就互为知己。

    李光弼调到了西域,辛京杲也一并相随。

    “呸!老子就说,阿拉伯这群王八羔子来的这么快,一定没有带足粮食。”他自己都有些激动,赌对了。

    李光弼最善用奇,奇思妙想层出不穷。

    阿拉伯此次兵围拓折城,速度太快,太出人意料。

    世人都为阿拉伯这一招叫绝之际,李光弼却瞧出了点滴战机。

    阿拉伯通往西域有两条道路,一条是接到天竺,从信度河北上。

    另外一条路即是从安息州过木鹿州,一路向东,抵达拓折城。

    这一条路长达数百里。

    阿拉伯奇袭拓折城除了挑对了路线以外,快,才是关键。

    这一块就意味着随行的负重不足,粮食短缺。

    在阿拉伯大军抵达之前,必定会有运粮队运输粮食,为奇袭军提供食物。

    李光弼抓着这点,大胆的以两千兵士绕过了渴塞城、拓折城,出现在了阿拉伯大军的西侧,深入敌人的后方。

    舔了舔嘴唇,李光弼道:“对方有多少人?”

    “怕是有五千之数!”辛京杲略微皱了皱眉头,兵力上他们不占优势。

    “正好正好!”李光弼却伸出了自己的手,向内一收道:“多了,我们吃不了,少了吃不够,这五千,正好!京杲,我们有七百匹军马,你去挑善骑的七百兵士,将他们分为甲、乙、丙、丁、戊、己、庚七个小队,每个小队一百人,等会绕着敌人的粮车队兜圈,不住的兜圈,装作大军的样子。余下的人跟着我,咱们不进攻,先吓唬他们一晚上。等天亮了,知道我们有多少人马,早就精疲力竭,没有士气了。”

    辛京杲眼睛一亮,瞬间明悟。

    西域地广人稀,这里的夜晚更加孤寂。

    万籁无声!

    五千阿拉伯的运输队连夜赶着路,众人有些精疲力竭,都不愿说话,浪费气力,只想着早日将这一车车的粮草送达,好早一些解脱。

    寂静漆黑的夜色中,莫名的黑影从天而降,紧接着锐利嘹亮,宛如利刃割过天空。

    霎时间从四面八方都传来破空的锐响!

    一轮劲射过后,运粮军的火把全灭,黑暗笼罩着混乱而绝望的大地。

    马蹄声瞬时四面八方响起,在这漆黑的夜里,阿拉伯的运粮队根本不知对方有多少人马,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

    火光忽然再度亮起……

    火焰越空而来,落在粮车的周围,即照亮了附近的情景,也将一部分粮车点燃。

    火势将阿拉伯的情况映照的一清二楚,他们的敌人自始至终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