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悍将悍卒
    阿拉伯运粮队的指挥是康麦提,是一位不怕死的悍勇之士。

    面对如此如此情形,怒不可遏,直接站出来,奋力挥舞着刀盾,高呼道:“真神安拉在看着我们,都举起你们的盾牌,让卑鄙的偷袭者明白,神的子民,无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破空声再度响起。

    康麦提全身上下中了不下十箭……

    漆黑的夜,追魂夺命的箭羽无声无息划破夜空。

    阿拉伯的运粮兵士根本不知敌人有几何,不知敌人从哪里来,只觉得四面八方皆是敌人,只能被动的躲在粮车后边。

    细微而沉闷的马蹄声此起彼伏,唐军一点一点的消磨着阿拉伯运粮兵的士气。

    人在神情绷紧的情况之下,体力精力消耗巨大。

    这种情况有一个词语形容叫做军惊。

    士兵都在刀尖上讨生活,精神永远都绷得紧紧,生活在恐惧之中。有时候会因为一声惊呼一句谣言,过度紧张的士兵就以为敌人杀来,仓促间不明真相盲目乱砍乱杀造成军营大乱。

    李光弼就是利用这种情绪。

    这经过大半夜的耗损,士兵的精神绷紧的近乎崩溃。

    面对唐军的突然袭击,精神崩溃者比比皆是。

    面对勇若猛虎的唐军几乎无反抗之力。

    李光弼在黎明之前,自己的兵力未暴露的时候,展开最后的攻势,一举击溃了运粮部队。

    待天明时分,剩余顽抗的兵士才发现唐军的数量远逊色他们。

    但是此时此刻的他们已经没有回天之力了。

    荒野!

    程千里带着几分落魄的坐在地上,身旁的亲卫正在给他包扎着手臂上的创伤。

    这位安西第一猛将那对虎豹一般野性的眼眸子充满了愤慨怒意。

    就在昨日,他意图直接冲垮阿拉伯的营盘,却发现阿拉伯早有准备,吃了不小的亏。

    这并不是关键,程千里固然为人自持勇武,轻佻冒进,却也久经战阵,反应极为迅速。

    他立刻改变了打法,他依仗兵马众多,企图以巨大的宽正面两翼包抄,全歼这股队伍。

    敌人的反应也极为迅速,利用唐军战马少,阵形薄的弱点,正面硬抗程千里的进攻,并且集中三千骑兵呈三个锥形阵纵向组成突击队,进攻徒步战斗的左右翼。

    从战局来说,程千里虽失了先手,却并未有失利。

    左右翼的第一阵步卒在骑兵的袭扰下,损失惨重,但紧随其后的第二阵步卒在第一阵的掩护下成功接近敌军,正打的难舍难分。

    而他亲率最精锐的曲部,已经撕开了通向敌军麾盖的口子,打算劈开敌人的防御,一鼓作气端掉了敌人的指挥所,扭转战局。

    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杀出来了一股敌人,他们俨然就是之前拔汗那国兵士。

    胶着状态,遇到如此袭击,程千里不得不重新收缩阵型,严防死守。

    也亏得唐军训练有素,强弓劲弩天下无对,利用强大的弓弩压制,强行稳住了战局。

    敌人也因为伤亡过重,退回去重新修整。

    看着周边一张张满是血污的脸,程千里切齿高喝道:“兄弟们,今日我们陷入死地。千错万错,我程千里一人的过。但是……我大唐儿郎,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就算身陷死地,也要赚个够本。”

    身陷绝境的怒吼声,直上九霄!

    程千里翻身上马,摇指着西方,说道:“所有不怕死的勇士跟我向敌人的中军冲,此战我程千里若是退后一步,身后兵士,随意一人,可斩某头!”

    他这话音一落,一紧手中二丈巨铁枪,咆哮着催马向前!

    鲜血飞溅中,程千里咆哮着一马当先,就如一把利刃,切入敌丛之中。

    阿拉伯显然没有想到身陷绝境的唐军非但没有倚仗弓弩死守,而是强行发动进攻,进攻的还是他们力量最足,兵力最多的地方。

    一时间给打的措手不及,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反而陷入被动。

    但显然阿拉伯的指挥也不是易于之辈,很快就做出了反应,加强中路的固守,主攻唐军最薄弱的左右翼。

    阿拉伯的指挥是阿卜杜拉,莫斯雷马萨麾下的五大将之一。

    之前莫斯雷马萨由西方转到东方,负责东方战事。但他麾下的指挥官,大多都留在了西方,负责西方的防守。

    现今莫斯雷马萨不只是人兵,连他麾下的大将也一并调了过来。

    阿卜杜拉位于五大将之末,是一位能力很均衡的将军,各项数值都是八十开外。

    没有特别出众的,但也没有什么弱点,万金油……

    也恰是这种特殊的性格能力,阿卜杜拉用兵稳如磐石,雷打不动。

    程千里这把利刃磕在了磐石上,注定要缺一个口子。

    喊杀声在不断迫近。

    阿卜杜拉坐在马背上向远处眺望那一群打着“程”字旗号,宛如猛虎一般突击的唐军兵士。他们虽然不断有人倒下,但人数众多,踏着战友的鲜血和死尸,居然一步不退的步步逼近。

    即便是胜券在握,阿卜杜拉此刻也忍不住手心出汗:在西方的时候,他就听过唐军勇悍不惧死。

    当时心底还不以为然。

    想着唐军再勇悍能够比得上法兰克的日耳曼蛮夷?

    那一个个金发碧眼的怪物,就跟地狱里出来的一样。

    野蛮,壮实,凶悍,不要命!

    然而见到面前的这群唐兵,这才发现传言的一点也不为过,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日耳曼蛮夷只是一群无脑的蠢货,可唐军悍不惧死中进攻别有章法,即便身陷绝境,进攻也不显得混乱。

    “伤亡完全超乎了预料!”

    阿卜杜拉忍不住嘀咕了一句,眼神也变得锐利,正当他准备收网的时候,他却猛然发现,身后居然烟尘漫天,好似有大军袭来。

    心脏莫名的跳动,阿卜杜拉努力瞪大眼睛向那边张望,但见漫天尘烟,却不知有多少人。

    他们的兵力有限,包围拓折城的兵,不可能轻离,自不存在援兵。

    他为了吃掉程千里,已经让兵马左右翼合围了,若此刻中军收到前后夹击,万事皆休……

    握刀之手微微颤抖,阿卜杜拉一咬牙:“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