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可怕的家伙
    阿布·穆斯里姆已经得到粮草被劫一事,眺望着并不雄伟,却固若金汤的拓折城,忍不住长长的一阵叹息。

    看着遥远的东方,眼中透着一丝丝的服气。

    “阿布将军,阿卜杜拉将军回来了!”

    听到帐外护卫的禀报,阿布·穆斯里姆大步走了出去。

    莫斯雷马萨当年纵横西方的时候麾下有五大将,都是跟随他许久的功勋大将。

    而阿布·穆斯里姆是莫斯雷马萨在东方发觉的人才。

    阿布·穆斯里姆出身于波斯血统的奴隶家庭,信仰虔诚,精明强干,在军略上有着绝佳的天赋。

    论及潜能,较之五大将更加出众。

    莫斯雷马萨也有心培养阿布·穆斯里姆,将他培养成第六大将,并且是诸将之首。

    五大将中自有个别不满不服,莫斯雷马萨此次让阿布·穆斯里姆与阿卜杜拉一并负担起此次奇袭战的主、副统帅,就是打算从五大将中脾气最好的阿卜杜拉打开这个突破口。

    因此对于阿卜杜拉这员老将,阿布·穆斯里姆表现出了十足的敬意与友好。

    “将军!”

    他绝口不提战事,免得对方尴尬。

    阿卜杜拉既然出现在了这里,胜负情况显然了。

    只是他想不到阿卜杜拉居然让程千里这个莽夫给打败了,心底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终年猎鹰,却不想今日让一只小鸟给啄了眼睛。”阿卜杜拉带着几分不甘的说道:“我已经将唐将给困住了,就在最后决定胜负的时候,一个小兔崽子,装成大军的模样袭击我军后方。一时心急,不敢冒险,白白便宜了他们。”

    阿布·穆斯里姆若有所指的说道:“可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穿着一身赤色的衣甲,一脸凶相?”

    阿卜杜拉气急败坏的道:“对,就是这个兔崽子,他叫什么,这戏耍的仇,不报可咽不下这口气。”

    阿卜杜拉平时素来沉稳,但是此番戏弄他的对象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

    他成名已久,让一个屁大的孩子秀了一脸,这口气可咽不下去。

    “李光弼!裴旻哪个家伙又发觉的一个人才,我们在两年前就注意他了,他在边境多次出击,表现出彩,是个人才。只是……当时我们以为只是个人才,今日才知道,岂是人才可以说明的?抓住时机奇袭粮道,又在这恰当的时机用这虚张声势之法在,逼迫将军后撤,一代名将亦不过如此。”

    阿布·穆斯里姆带着几分苦涩的摇了摇头。

    阿卜杜拉显是不满穆斯里姆这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说道:“将军也别将他瞧得太过厉害,不过就是一个毛孩子,某一时大意才着了他的道。下次绝对要他知道厉害……”他气急败坏的说着,突然回过神来,惊呼道:“奇袭粮道?我们的粮食给劫了?”

    阿布·穆斯里姆默默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不只是如此,北庭那边也传来了消息,他们失败了。高昌仓防守深严,本就难以攻取,高仙芝又派了五千兵马支援。依照那边的局势,别说是一万呼延部与马贼,就算是一万我阿拉伯的勇士,也攻之不下。”

    阿卜杜拉傻眼道:“那我们的计划?这是裴旻来了嘛,怎么可能这么快?不是如此唐军又怎么可能应对的如此迅敏……”

    阿布·穆斯里姆说道:“这就是裴旻真正厉害的地方,我们三年的部署,耗费无数心力财力。他人还未到,遗留下来的东西,已经让我们的优势降至最低。封常清、高仙芝,还有即将到来的王忠嗣,再加上这个李光弼。裴旻一人麾下的能人干将,当真强到可怕。”

    原来自从莫斯雷马萨撤退伊始,便已然下定决定要跟唐王朝死磕到底了。

    东西方最强大的两个国家,想要凌驾对方之上,只有踩着对方的尸体这一选择。

    在这数年中,阿拉伯不住谋划,收买西域诸国的内应。

    西域在颜杲卿的政治才能下,诸多国王不受诱惑,阿拉伯就转为收买大臣。

    只要肯出钱出力,终究有人禁不起诱惑的。

    对于西域的局面,莫斯雷马萨了如指掌。

    为了对付高昌仓,莫斯雷马萨将自己的小妾送给了草原上葛逻禄呼延部的首领,同时重金收买马贼,并且许诺他们只要攻破高昌仓,还会于阿拉伯给他们一块土地,让他们自立成王,可谓用尽了法子。

    他们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直到天赐良机的出现。

    多年苦心,未有白费,他们在拔汗那皇子阿了达的帮助下,奇兵天降,一举包围了拓折城,将西域诸国的国王都困在了城中。

    依照他们的原定计划,攻取拓折城,擒住城里的国王,以他们要挟西域诸国的军民,反抗唐朝。

    同时利用自己这些年收买的内应,鼓动帮衬,让唐王朝彻底失去对西域诸国的控制。

    同时,他们又以自己为诱饵,诱高仙芝来安西,让呼延部、马贼袭击高昌仓,唐军的命脉。

    一步一步,算计的,可谓环环相扣。

    但是真正实施起来,却大不如意。

    首当其冲拓折城就没有攻陷下来,根据城里传来的消息表明,封常清在得知兵马来袭的第一时间,带着半强制性的从石国国王手中接过了指挥权,安排兵士布防。

    而颜杲卿也凭借自己出色的政治手段,负责城中粮草物资的调派供应,安抚诸国国王与城中百姓。

    两人一文一武,将小小的拓折城打造成了一座上下一心的堡垒。

    高仙芝援兵安西时,敏锐的察觉了高昌仓的危险,安排了兵卒护卫。

    原本能够吃掉程千里的安西军,也因为一个小将而失败。

    这个小将更是胆大妄为的截了他们粮草,让他们没有继续强攻拓折城的气力。

    余下一手,就是诸国中让他们收买的内应了。

    他们原本是打算趁着唐军无法控制局面的时候,煽动不安的情绪。

    现在唐军依旧控制着局面,王忠嗣也即将抵达安西坐镇。

    那些贪财的宵小会是王忠嗣的对手?

    全盘计划,也就第一步出其不意成功了一大半,其余的,都给裴旻的部下自行化解。

    阿卜杜拉听着有些心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道:“真是可怕的家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m.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