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3章 请罪
    裴旻先一步来到凉州,在姑臧的武威郡王府与裴母、娇陈、公孙幽会了面,也跟她们说到了李持盈的事情。

    对此裴母与娇陈、公孙幽二女早已知道了。

    现今东西交通便利,长安这个天下第一经济中心与凉州这个第三经济中心,往来最是密切。

    长安有一个风吹草动,尽管相隔千里,依旧会在极短的时间里传到凉州。

    裴旻受托孤之重,官居行台尚书令,得李隆基当殿赐婚一事,早已传遍天下。

    裴母与娇陈、公孙幽岂有不知之理?

    她们虽不知裴旻心底是否愿意,却深知裴旻与李隆基之间的深厚感情,不说这天子圣谕不得不从,就凭李隆基的临终托付就拒绝不得。

    何况对于李持盈此人,裴母与娇陈、公孙幽皆以熟悉。

    对于那个爱笑的,又有些调皮捣蛋的小丫头有着一定的好感。

    爱笑的人,人缘向来不差。

    哪怕接触的不深,也会有一个极好的印象。

    但听裴旻说及爱笑的姑娘,不再笑的时候。

    三人都觉得大吃一惊,感慨着世事无常。

    对于裴旻即将西征的事情,她们早知道了,这些年也已习惯。

    恰是如此,让裴旻满心内疚,说道:“朝廷现在的发展趋势极好,只是还有一些暗流需要处理。阿拉伯既然挑起了战端,那此役就不会轻易了事。最终结果不是我唐王朝彻底失去西域,就是唐王朝的锦旗插在大马士革的城楼上。不论输赢,接下来都需要花费五到十年的时间好好休养。到时候,我将你们接去长安,一家人在长安过上几年安心的日子。”

    之前他去长安生死未卜,故而未将家人带上。

    后来承托孤之重,局势未明,心底虽挂念家人,却也不敢冒然将妻儿母亲接入长安。

    但只要此次他击溃阿拉伯,凭借他现在因有的地位身份,在加上破阿拉伯的功绩,威势更将一时无两。

    那个时候,他在外有兵,在内又有政治班底,即便是李琰这个皇帝也对付不了他!

    就好比当年的霍光。

    昌邑王刘贺未必就是荒唐透顶,二十七天干一千多件荒唐事,平均一天要干四十件蠢事,说出去谁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