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李林甫献计(上)
    ,!

    在莫斯雷马萨拟定战略战术的时候,裴旻也在考虑用什么战术打法应对莫斯雷马萨这头来至于西方的狮子。

    这一路而来,他都在想着有效的战术打法。

    可一直没有想到有效的战术,一方面阿拉伯此次占据了战局的主动,还未碰头已经占据了优势。

    要不是封常清、高仙芝、王忠嗣表现的出色,瓦解了阿拉伯的整体计划,现在西域都有沦陷的可能。

    还有一方面就是此次动兵数额太大,敌我双方的兵力总和加起来四十余万。

    这还不包括后勤人员……

    这种大规模的战役,古代战争史并非没有。

    但如隋炀帝第二次讨伐高句丽,淝水之战、秦灭楚之战、巨鹿之战、彭城之战这些超大规模的战役,都有一个共同点,是一方拥有绝对的优势。

    类似唐王朝、阿拉伯这样,实力如此均衡却不多见。

    裴旻麾下的河西、陇右军是唐王朝最强大的王牌军,而莫斯雷马萨的狮军团亦是阿拉伯最顶尖的战斗力。

    面对这种大规模,又实力相当的双方。

    能够实施计策的余地非常的小,何况莫斯雷马萨也是一员身经百战的将帅,手下能人辈出。

    哪里可能遗留下明显的破绽让人有机可乘?

    裴旻一路思量,发现自己除了与阿拉伯硬碰硬的打一仗,想不出其他的良策。

    孙子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不到万不得已,裴旻实在不愿行“伐兵”之事。

    尽管裴旻知道战场死伤难免,但他所思所想,莫不是尽可能的多带一些兵士回去。

    “裴帅!”

    便在裴旻看着西域地形图的时候,帐外传来李林甫求见的消息。

    裴旻挥手让护卫将李林甫请入帐内。

    “坐!”裴旻在私下里向来保留着一定的江湖习性,很是随便,让李林甫自己找地方坐下。

    待他坐定之后,裴旻才道:“林甫不在龟兹都护府,来这前线做什么?”

    原先安西所有政务由颜杲卿负责。

    颜杲卿是裴旻最早结识的知己,也是最信任的人之一,行政手段超然。但他此刻也困在拓折城。

    安西政务懈怠,裴旻将李林甫调来西域负责安西事物,暂时代替颜杲卿的职位。

    颜杲卿与李林甫是两类不同的人,前者待人真诚,才学涉猎古今,心术明达,以德服人。此德非腐儒之德,而是如赵广汉、黄霸这样真正为国为民的大德。

    李林甫却精于阴谋算计,政治斗争。

    要让李林甫如颜杲卿那样,得西域百姓信服爱戴,李林甫这辈子都做不到。

    可要让西域贵族惊惧敬畏,夹着尾巴做人,非李林甫不可。

    在这个非常的时候,李林甫是裴旻心底唯一一个能够镇住西域政治场上的人物。

    李林甫笑道:“裴帅放心,您一举将西域的大人物都卷到了阵前,余下的那群虾兵蟹将哪里会是属下的对手?属下不过略施手段,便让他们服服帖帖的。属下用颈上人头作保,裴帅在前线作战,后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我信你!”裴旻点了点头:“说吧,你不远千里而来,不会就为了说这个吧!”

    李林甫肃然道:“自然不是,属下这是向裴帅献计来的,属下无时无刻不挂念战局,偶得一法,大觉可行,特来向裴帅献计。”

    裴旻正愁想不到好主意对敌,闻言精神大振,说道:“林甫居然也懂兵事?快快说来!”

    他有些意外,与李林甫接触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对于这个千古奸臣,裴旻自诩有一定了解了:论及对时局的把握,对人心人性的洞察,天下无人能出其之右。与行政一方面,喜欢剑走偏锋,也有一定水平。可在军务上,却是七窍通六窍,没有什么能力。

    李林甫居然前来献计,着实让裴旻讶异,却也没有轻视,认真洗耳恭听。

    李林甫说道:“属下哪里懂什么军事,只是对于当前的困局,有一点浅见。属下不敢班门弄斧,不说军事,说的是人心人性。儒家大贤荀子说过一句话人性本恶……”

    裴旻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底吐槽:“你家大贤才说过这样的话。”

    不过对于李林甫的文盲,裴旻早已习惯,不去计较。

    荀子说的是“性之好恶、喜怒、哀乐,谓之情”,他认为食色喜怒等是人的先天性情,是人情之所不能免,是人所共有的。不论“君子”、“小人”都一样,同时表明仁义道德,是由后天所学、所行、所为而获得的。

    荀子的本意是导人向上,但是李林甫这一曲解,好像荀子认为天下没好人一样。

    李林甫继续道:“现在阿拉伯的后勤关键在于吐火罗国,对于吐火罗国国,裴帅又有多少了解?”

    裴旻自是做足了准备,说道:“吐火罗是西域最西的国家,前称其为大夏,自我朝开始称吐火罗,既是民族名,也是地名,是一个存在很久的族部。曾经相继受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希腊巴克特里亚王国、萨喀人和大月氏王朝统治。突厥与波斯萨珊王朝合力攻灭嚈哒帝国﹐吐火罗故国遂为突厥所有,突厥派通设﹑呾度设统治吐火罗故国。早年我朝玄奘法师西行时就经过吐火罗。只是后来突骑施与吐火罗交恶,我朝因拜占庭的关系,选择了突骑施。吐火罗也因此倒向了阿拉伯,一直为阿拉伯出力。此次阿拉伯能够奇袭拓折城,吐火罗也是出力不小。”

    李林甫道:“据属下了解,阿拉伯所有的粮草辎重皆由吐火罗运达前线。”

    裴旻说道:“这是自然,我们有粮草之忧,他们又岂会没有?二十万大军的后勤辎重,那是天文数字。没有一条安稳的粮道,怎么行?为了避免拜占庭袭扰粮道,从吐火罗境内运送,是唯一的办法,安全也快捷……”

    李林甫接话道:“换而言之,那只要吐火罗投降我大唐,岂不等于断绝了阿拉伯二十万大军的粮道?”

    裴旻早已想过这点,摇头道:“不现实,吐火罗与阿拉伯关系非常密切,要断绝他们的往来不容易……除非有特别的办法!”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李林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