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陈年旧约
    ,精彩小说免费!

    李林甫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还做了一个好梦,梦见自己的计策得逞,飞黄腾达。

    直到日上三竿,李林甫为帐外的说话声吵醒方才定神起床。

    听着帐外孙周的声音,李林甫先是会意一笑,随即道:“孙兄,快快入帐,你我好好叙叙!”

    孙周一脸肃然的入帐。

    李林甫亲昵的上前请他入座。

    孙周直接一甩衣袖,带着几分盛怒的道:“李林甫,你到底有何目的?如今长安局势混乱,陛下居然将韩侍郎逐出了庙堂,若不是诸相劝阻,韩侍郎都有给下狱的可能。我若再瞒着长安之事,造成动荡,你我皆背负不起此过。”

    李林甫笑容满面,“孙兄息怒,我李林甫为人并不值得信任,孙兄有此怀疑,在情理之中。但是孙兄可以不信我李林甫,却不能不信裴帅。”

    “裴帅何许人也?”

    他自问自答道:“举世无双的大英雄大豪杰,其才智谋略,实为天下一时之选。我若对之有半点坑害之心,他焉有不察觉的道理?又岂会用我之谋?诚如我昔日所言,我李林甫谋划至今,却有私心不假,但绝无危害裴帅之意。裴帅是我等的靠山,他的未来,也就是我等的未来。长安局乱,对于裴帅,只有百利而无一害。即便对于天下,也是弊大于利。尤其是从长远来看,更是如此。”

    孙周默然无言,不得不承认李林甫说的皆是道理,不然之前也不会让他说服,只是他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李林甫的心思心计太深,让人完全猜测不透。仅是如此,真没什么,就怕他还有别的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试探道:“此次兵事之重,你当清楚。就怕后方闹得太凶,影响到了前方战局,连累裴帅战败。真是如此,你我百死不能赎罪。”

    李林甫却自信满满的笑道:“这点孙兄大可放心,破敌之策,昨日某以献上。只要依计划而行,凭借裴帅的军略,破敌不难。”

    说着,他将自己的策略细说。

    孙周听得也是一脸动容。

    裴旻让他调查过吐火罗的乌莫甘,以找出阿拉伯的破绽。

    但是乌莫甘一心想着阿拉伯是块顽石,而莫斯雷马萨又不是易于之辈,为人豪迈,并不多疑,很难离间彼此关系。

    李林甫这出人意料的一手,平淡中藏着新奇,却有奇效。

    “此计成效过于缓慢,裴帅未必就会采纳。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封常清节度使是少有的名将,跟随裴帅最久。颜杲卿是他知己,也身兼非凡魅力治世之能。他们两人都是一等一的好人物,值得冒险。”

    “不,一定会的!”

    李林甫斩钉截铁的道:“我虽不通兵事,却也看得出来,裴帅用兵重谋。而此次阿拉伯占据先机,可以用谋的机会不多。如果裴帅有把握将封节度使、颜长史救出来,我信他一定会动兵。现在的情况,拓折城明显就是阿拉伯的一个诱饵,诱使裴帅出兵去救。”

    “就算裴帅出兵,未必救的下来,反而会损兵折将。一但失败,我军将会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现今两军处于僵持状态,一点一滴的细节胜败都会影响战局。裴帅固然重情义,可大局面前,哪里容得他做第二选择?”

    李林甫不懂兵事,但他懂人性。

    唐军帅帐!

    裴旻一夜无眠,在他四周四处飘散着废弃的纸张。

    正如李林甫说的那样。

    裴旻选择了采用他的策略,但李林甫能够看懂人性,却看不透人心。

    裴旻选择了适用的策略,却没有放弃对封常清、颜杲卿的救援。

    他打算双管齐下!

    只是要从二十万大军的包围中,将人救出来,并不容易。

    苦思一夜,裴旻想尽办法也没有理出一个头绪。

    “要是有飞机就好了!”

    裴旻带着几分不甘的嘟哝了一句,这一刻他只恨自己学的是历史,而不是飞机工程师。

    便在他苦恼之际,裴旻突然得到护卫的通报:“裴帅,营外有一个拜占庭商人求见,他说早年与裴帅有过约定,今日应约而来。”

    裴旻愣了愣神,想不起自己跟哪个拜占庭商人有过约定,问道:“他叫什么?”

    护卫应答道:“萨伏伊!”

    裴旻觉得有点耳熟,但真的记不起细节,索性让护卫将他请进来。

    本来如裴旻这样的大人物是很难相见的,只是裴旻艺高人胆大,从来不惧刺杀什么的,并不难相见。

    萨伏伊是一个瘦小的老人,一脸邋遢的胡子,带着几分破败狼狈的相貌。

    这一见面,萨伏伊是感慨万千,泣道:“郡王,能够再次见您,萨伏伊是历经千难万险……”他说着,想着这些年的遭遇,已经大哭出来。

    裴旻难受的皱了皱眉,一个六旬老人在他面前哭的跟小孩一样,让他有些懵懂,问道:“老人家,你我可曾相识?实在抱歉,在下记不起了。”

    萨伏伊哭声立止,泪珠却更是滚滚而下,道:“郡王,是我,萨伏伊,在长安,您救过我,还让我取希腊火……”

    这一提希腊火,裴旻脑海中记忆如潮水涌现:还真有这么回事。那都是二十年前了的陈年往事了,他确实跟萨伏伊有过这么一个约定,但记忆中的萨伏伊可是一个满身肥肠的大胖子,怎么变成一个瘦小的老头了?

    “你,怎么这幅摸样了?”

    萨伏伊长叹道:“这事,说来话长!”

    裴旻可没有功夫听萨伏伊说自己的故事,立刻道:“那就别说了!告诉我结果就行!”

    萨伏伊满腔倾诉的话语,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纠结了半响,说道:“幸不辱命!在下已经从拜占庭弄来了希腊火,还救回了一个神学家,制成了希腊火的发射器,特来进献郡王……”

    “辛苦了!”

    裴旻虽不知萨伏伊身上发生了,却也知耗费了不少心力,说道:“辛苦了,我裴旻说话算数,我在长安、凉州,最繁华之所,各送你一家商铺。另外看你从事何等生意,我看情况给你最大的便利。”

    萨伏伊精神大振,迫不及待的道:“郡王,还请让我的侍从入营,希腊火就在营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