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希腊火东传之路
    ,精彩小说免费!

    “快,快带我去看看!”

    裴旻对于希腊火,还是很好奇的。

    论及古科技文化,东方毫无疑问是华夏文明,而西方则是继承了希腊文化的古罗马文明。

    不论是华夏文明,还是古罗马文明,他们的文化、艺术、哲学、科学都是同一时代拔尖的存在。

    冷兵器时期,领先于世界的两大科技,一是东方的黑火药,二就是西方的希腊火。

    黑火药方刚现世不久,还未真正的发挥其因有的威力。

    希腊火却早已名震西方,不可一世的阿拉伯就曾多次折戟于希腊火之下。

    后世号称海战无敌的维京人率领战舰两千艘袭击拜占庭,拜占庭只有不到百艘船舰,实力是维京人的二十分之一。结果希腊火再次扬威,于黑海上将横扫欧洲的维京人烧的落花流水。

    法国贵族儒安维尔也在他的回忆录中描述希腊火的可怕。

    前后八百年,在火药未大规模使用之前,希腊火毫无疑问是令西方谈虎色变的神器。

    对此裴旻还是很感兴趣的。

    来到了空旷的校场,在等候希腊火运达的时候。

    萨伏伊忍不住向裴旻倾诉了自己这些年的遭遇。

    为了希腊火,萨伏伊足足吃了五年的牢饭,硬生生的将自己的一身膘给减成了皮包骨。

    最开始萨伏伊与裴旻约定的时候,有些心动,但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

    毕竟希腊火在拜占庭帝国属于最高机密,拜占庭对于希腊火的管制严苛到了病态的地步。

    明明是战场上的利器,拜占庭却不用于战场,而是封存起来。

    只有到生死存亡的地步才将希腊火寄出来破敌。

    当然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希腊火才能保密至今,不为他国学去。

    萨伏伊是一个商人,无法进入核心窃取到希腊火这样的机密的。

    后来萨伏伊生意遇到了同行的激烈竞争,利润大减。

    作为一个贪财的生意人,赚不到钱,比杀了他更加让他难受。

    经过一番调查,萨伏伊发现与他抢生意的是阿拉伯的一个贵族,有官方背景势力。在物资人脉上,高他一个档次不止,竞争不过是理所当然的。

    萨伏伊为了避免没落下去,返回了拜占庭,开始搭桥牵线。

    萨伏伊搭上了教会这条线,开通了新的商业渠道。

    西方教会思想极为严重,根据统计,拜占庭国人分成两半,一半是教徒,另一半是信徒。教徒人数的实际数字虽然达不到人口的一半,可他们所占有的土地却几乎占了帝国的半壁江山。而且还拥有免税权和其他特权。

    萨伏伊搭上了教会的线路,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只是辉煌的日子没有过几年,拜占庭帝国的铁血皇帝利奥三世趁着宿敌阿拉伯为唐王朝吸引仇恨的时候,开始励精图治。

    利奥三世颁布了一道诏令:“禁止供奉圣像”,拉开了“破坏圣像运动”的序幕。

    西方的宗教思想比东方严重的多,修道士一听这命令就恼火了,没了圣像,他们怎么收香火钱?

    教会的总主教忍不住了,站出来反对利奥三世的命令。修道士们更是站起来威权,开始煽动那些容易激动的居民、妇女,煽动那些容易激动的居民,在希腊及爱琴海上各岛爆发了起义。

    利奥三世手腕铁血,强行镇压了宗教力量,他将从宗教手上没收了的田产及土地,分配给军队和贵族,让拜占庭的实力得到了提升。

    这一切如唐王朝无关,却影响了萨伏伊的前程。

    萨伏伊为了生意成为一个虔诚的信徒,所有财产充公……

    瞬息间萨伏伊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

    萨伏伊除了在唐王朝的资产以外,拜占庭的一切家业都给一群贵族给吞了,他自己也险些受到波及。

    而裴旻这时如火箭一般崛起,成为了西方的卫冕之王。

    不只是在东方,便是拜占庭都能听到他的大名。

    身陷困境的萨伏伊记起了这个约定,越是这种困境,越能让一个人疯狂。

    希腊火除了掌握在拜占庭的皇帝手中,还有一小部分人知道,即是神学者。

    拜占庭重视文化,在拜占庭算术、几何、音乐和天文被称之为四艺,是必修科目。而神学则属于高等教育的范畴,其中就包括宗教、科学。

    希腊火跟东方的黑火药一样,其实就是一群神棍意外研究出来的产物。

    学识非凡的神学者是有机会接触希腊火,并且入手研究的。

    萨伏伊之前接触教廷的时候,听说过教廷里有一位天才阿迪恩,在科学神学上很有造诣,还取公爵的女儿为妻……

    但这个阿迪恩是虔诚的教徒,此事还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萨伏伊打听他的下落,给拜占庭的总督下了大狱。

    萨伏伊让拜占庭视为了教徒,关在了专门软禁教徒的监狱。

    一关就是五年!

    在这五年里,他不住的与监狱里的教徒套话。最终找到了一个年轻的修道士奥尔达斯,他是阿迪恩的副手。

    阿迪恩是一个疯狂的神学家,他很重视自己的研究成果,在事发前,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交给了奥尔达斯,将他送了出去。

    奥尔达斯侥幸逃过了清洗,却因为修道者的身份一并关进了大狱。

    随着此事渐渐的消停,萨伏伊的儿子也买通了关系,这才逃过劫难。

    这期间的生死历程,萨伏伊都有心写一本书来发泄自己的郁闷情绪。

    裴旻自是安慰了几句。

    随着奥尔达斯的到来,他将目光落在了他身后的一辆大型马车上。

    萨伏伊叽叽咕咕的跟着奥尔达斯说着话。

    奥尔达斯对着裴旻恭恭敬敬的一拜,说道:“见过天朝郡王。”

    裴旻一脸讶异,这个青年居然说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语,

    连萨伏伊也是一脸的意外。

    “你懂华夏语?”

    奥尔达斯说道:“主人对于东方的文化,很是痴迷。多次申请东游,只没有得到认同。主人死前也遗憾没有东行。”

    裴旻听得很是自豪的,而今世界不论东、西都仰慕唐王朝的文化,这其中有他一份功劳。

    裴旻迫不及待的让奥尔达斯演示希腊火。

    奥尔达斯略一躬身,转身对着身旁的几位下人招呼着他们行动。

    几个佣人分别从马车里取出了一个油罐,还有手动气泵、导管以及管口引火机。

    看着那导管,裴旻脑海中突然闪过一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