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搞事的李亨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暾欲谷听到这则消息,脸色阵青阵白,一口血直接呛了出来。

    张康也傻眼了,有些不知所措。

    这第一步很关键,也很简单,张康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失败,心底就指望着能有一个开门红,好的开始。

    哪里想过败得这般彻底,连他的长子都战死了。

    张康自私自利,可虎毒不食子,张庆宗骁勇精明,深得他欢喜,居然就这么战死阵亡了。

    “可恶!”张康铁青着脸,手按着面前的案几,也不知是年久失修,还是他劲力太大,案几居然支撑不住,垮塌了。

    殿中诸将各自吓了一跳,看着张康的眼神皆有一些敬畏。

    张康名声极好,与人交往不问出身、不分贵贱,均以礼相待,朝中官员,甚至江湖草莽、市井混混中都结交了不少朋友。且其为人豪爽,肯仗义疏财,人设也是极好的。可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知道张康手段之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风格。

    八年前,张康率两千曲部东进游奕,结果途中迷了路,什么也没有得到。返回军营的时候,途经一村,不发一言的将村中上下百户人尽数杀绝。将老少首级弃之荒野,余下首级皆充当自己的战功……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只是张康所干之事中,微不足道的一件。只是他手段高明,无人察觉。

    张康双目闪着寒光,切齿道:“我要常山郡鸡犬不留!李归仁、史思明,你们先行一步,逼近常山郡,其他诸将准备兵马,一个时辰后,全军连夜拔营出发。”

    所有文武将士莫不是肃然领命,纷纷退去了。

    直到大殿仅余张康、暾欲谷、严庄还有那个败退下来的兵士的时候,张康才问起了详细的情况:“到底发生了什么?常山郡的守备是一个靠裙带关系起来的废物,郡中兵士从未经过战阵考验,怎么可能是我儿的对手。”

    兵士叩首道:“将军打探到了,常山郡守不是原来的那个,就在今天换人了,是一个叫郭子仪的新人,他领着兵士伏击了少将军……”

    “郭子仪!”

    张康念着这个名字,目眦尽裂。

    “我们忽视了一个人!”暾欲谷此时脸上透着一抹苦笑。

    严庄也道:“不错,我们都为裴旻的光辉给吸引,只以为没了他,我们就有胜算。忽略了另外一个辅政大臣李祎……李祎的功绩远比不上裴旻辉煌可怕,却也是一位难缠的对手。应该是他,事先对我们做出了防范。”

    暾欲谷喘着粗气道:“而且这个郭子仪也不可小觑,我不信,他来的第一天就能设伏打赢少将军,他一定是早就来了。故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来意,让我们大意。直到我们起事的时候,才突然领兵而战。此人的才智胆略,不能小觑。常山郡不拿,我们寸步难行。必须在唐军援兵抵达之前,克复常山。”

    张康用兵也极为老练,自然明白常山郡的重要,“先生放心,我亲自出马,不将常山郡啃下来,老子不姓张。”

    他说着气冲冲的离去了。

    暾欲谷、严庄看着张康离开大厅,相互望着,皆看着彼此眼中的无奈。

    本来此次被迫起事胜算就不是很大,而今给卡在了常山,胜利的机会越来越小了。

    十年谋划,就是为了今日?

    暾欲谷、严庄心底居是不甘。

    **********

    长安、门下省!

    “漂亮!”

    李祎手上拿着的是郭子仪传来的战报。

    张康意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常山,但郭子仪技高一筹。

    郭子仪抵达常山之后,没有立刻接替郡守职位,反而大胆的孤身入幽州潜入了范阳,勘察幽州的局势。

    幽州兵马调动异常,郭子仪联和裴旻对辽东的制裁,安思顺的情报,断定张康确实存了反心,也料定常山郡将会是第一攻略点。

    返回常山之后,他依旧不表明自己的身份,只跟原来的郡守私下里接触。

    大胆的采取了主动出击的战术,将伏兵藏在了幽州境内。

    张庆宗想着兵贵神速,却在大意之下一头钻进了郭子仪的包围圈,丢了性命。

    看完战报,李祎又取过一封私信,信也是郭子仪寄来的。

    取出了信,见信内容,李祎眉头微皱。

    郭子仪写的是求援信。

    信中阐述了很实在的一个问题,常山郡的兵卒自身的军事素质太弱……

    这是唐王朝的通病,唐朝一直以军事称雄,即便是军事疲软的武则天时期,河北腹地也没有经过战事:外敌打不进来。

    随着府兵制的没落,中原大地又一百二十年不闻战事,地方守兵的实力素质极低。

    相反边军的战斗力又尤为强悍,对比鲜明。

    郭子仪的原定计划是全歼所有敌人,最后发现双方的战斗素质不在一个档次。

    强行全歼,对于自身损耗太大。不利于接下来的防守……

    郭子仪的军事谋略何等了得?

    这一仗没结束,已经考虑接下来的防御战了。

    不得已郭子仪改变了打发,采用的斩首战术,强行斩杀张庆宗,摧垮敌人的斗志。

    以常山郡现在拥有的力量,郭子仪很清楚,只能守住一时,后续的援兵必须尽快抵达。

    李祎长身而起,戳了戳手,写了一封回信。

    他正准备入朝,却听得李亨求见的消息。

    李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他请了进来。

    尽管李祎不是很喜欢这个忠王,但他终究是李隆基的儿子,是李琰信任的长兄。

    “见过忠王!”

    李亨笑道:“叔叔不必多礼,某此来是替陛下问问东北战事的,陛下对此很是挂心。”

    李祎略一犹豫,以李亨的身份地位是无权过问军事上的事情的,但是他替李琰这个皇帝来问,也不能不说,道:“一切还在掌控之中,郭子仪有大将之才,短期内护住常山郡并无问题。某打算亲自领兵支援,忠王放心,某这就入朝告之陛下。有某在,张康不过是跳梁小丑,蹦跶不起来。”

    李亨深知自己这位叔叔身怀的军略,忙道:“不妥,叔叔切勿忘记父皇的重托。张康是跳梁小丑,不值得叔叔亲往,让杜相、王相一并出征即好,那时京畿军务皆在叔叔一人之手。这军事要务,在自家人手中,才能安心。”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