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问三语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李祎听到李亨的话,双目带着些许温怒的看着面前这个青年。

    李亨自是感受到那双眼睛透着的不满,可到了这一步,自己亦别无选择。

    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错过了意味着自己这一辈子都将碌碌无为的渡过余生。

    与其这样,还不如赌上一赌。

    面对自己这个叔叔,李亨毫无畏惧的说道:“叔父,汉朝大奸臣王莽,在反心未露之前,他为天下百姓称为圣人,可最后?排除异己的是他,代汉而立的也是他。在下并非怀疑武威郡王的忠心,但是此役过后,武威郡王若得胜,功劳之巨,将封无可封,赏无可赏。父皇为人所害,去世的早。陛下根基尚浅,无法服众。届时满朝文武以武威郡王一人马首是瞻,谁能保证他不起反心?谁能保证陛下在日后能独当一面的时候,他舍得交还手中的权力?”

    他一副呕心沥血,语重心长的说道:“父皇英明神武,眼界超凡,便是看破这点,才以叔叔同为辅政大臣用来牵制武威郡王。从目前来看,成效并不显著。武威郡王威望之重,并非叔叔能够相比的。现今却是天赐良机,武威郡王远征西疆,远离庙堂。而今庙堂上政务以宋璟、张九龄、李相为先,军务以叔叔,王晙、杜暹为主。叔叔暂且插手不了政务,由军务方入手,最是适合。王晙、杜暹是武威郡王的人,他们显然不会坐视叔叔夺权,索性将他们调离出去,如此方便行事。只要叔叔紧握京畿军务兵权,届时就算武威郡王得胜回来,也不敢轻举妄动。有叔叔钳制着,才能避免危局的发生。”

    李祎深深的看着李亨,道:“也许忠王的顾虑是对的,但我李祎干不出此等之事。武威郡王对我大唐赤胆忠心,所行之事,堂堂正正。他明知我的存在是陛下为了掣肘于他,他却毫不在意,反而让王晙、杜暹全力配合,此等心胸气魄让人敬服。”

    “若真如忠王所言,武威郡王日后有异,我李祎当仁不让与之势不两立。”

    “可现今武威郡王为我大唐江山在万里之外,与强敌拼死拼活。忠王却要我在后方对他施阴谋算计,行鬼谋之事,拖他后腿,我李祎堂堂七尺男儿,不屑做来。”

    “某今日问忠王三语:武威郡王执掌朝政多时,可有一点僭越之举?武威郡王真有异心,他会这般轻易的离开长安,留下这么大的空子?强敌来袭,武威郡王此次西去御敌,可有向朝廷征调一兵一卒,来增加自己的实力?”

    “武威郡王在前线为国效死,我等无力支援也就罢了,还在背后倒弄是非,就不怕寒天下人之心嘛?”

    “武威郡王是外姓臣子,面对家国有难,尚且能抛下一切利益得失,前去御敌。我李祎身为李家后人,皇室宗亲,岂能例外!”

    “忠王无需多言,某意已决,此番不平叛乱,誓不回朝!”

    一字一句,李祎用那刚毅无畏的表情,清晰有力的吐露而出。

    声音不大,却如警钟长鸣,钟声震耳,回响不绝。

    李亨气势被夺,居然莫名心虚,小退了一步,不敢正视李祎的目光。

    李祎说出了自己憋在心底的话,大觉痛快,作揖道:“某要入宫面见陛下,告辞了!”

    他大步离去,一步一步,刚劲有力。

    李亨原地待着,傻傻的带着,过了很久很久,他才缓缓地转过头来,看着那已经没有一个人的殿外,眼眸里皆是怨愤恶毒。

    李祎亲自向李琰表决讨贼的雄心。

    李琰这个皇帝对李祎固然比不上裴旻那般敬重听话,却也没有什么恶感。

    尤其是这种局面之下,李琰完全不知如何调度才能扫平内乱。

    李祎站出来扛下这个重担,李琰也是求之不得。

    况且李祎自身的军功,固然比不上裴旻那般卓越,却也是几大边帅中出类拔萃的一个。

    李祎得到了李琰的任命。

    负责尚书省的张九龄也指挥兵部、工部、户部给李祎准备军械、粮草、马匹等战略物资。

    与裴旻的远征不同,裴旻远去西域,后勤组织实在困难。

    但是李祎在自己的疆域战斗,唐王朝这个机构也体现了因有的水平。

    要兵器有兵器,要粮草有粮草,要马匹有马匹。

    张九龄还特地找个李祎,对他说道:“郡王此次征伐,若还有物资上的需求尽管直言,某定竭尽所能满足要求……”

    李祎感慨道:“有如此后勤支援,我要是还打不赢张贼,哪有颜面回京?”

    李祎兵分三路,前部骑兵,以加急行军的速度支援常山,他自率步卒以急行军的方式赶往常山,后勤辎重则以正常速度行驶。

    事实证明李祎的用兵确实老道。

    加急行军是指兵卒不带任何粮草赶赴前线,他们所到一地,地方官员早已事先劳师动众的为兵士准备好吃食以及睡觉之处。

    这样能够最大限制的提升兵卒的行军速度,但显然各种耗费是巨大的。

    只有在火烧眉毛的时候,才会用这种方式加急行军。

    前部军赶到常山郡的时候,郭子仪已经用光了储备的箭矢:这一百多年未经战事,常山郡城里的箭矢储备空缺,弓弩等器械也是年久失修。

    也幸亏守城的是郭子仪,他攻守兼备,才智超凡,没有弓箭用锅灰,没有火油用沸水,没有滚石檑木就近的拆毁民屋民舍,用尽一切办法抵御张康的进攻。

    张康也是机关算尽,都为郭子仪一一破解。

    最后张康甚至不顾杀子之仇,给郭子仪各种威逼利诱,高官厚禄。

    在威逼利诱无效之后,张康死磕常山郡。

    便在郭子仪隐隐觉得坚持不住的当头,李祎的先锋军及时赶到。

    李祎带来的先锋军是从中央禁军里抽调而来的。

    其实中央禁军也是歪瓜裂枣,但经过裴旻的全力支持,李祎这年余间的努力,有着一定成效,比起常山郡的守兵要好上许多,帮着稳定住了局面。

    李祎也在其后抵达了常山郡与郭子仪汇合。

    站在常山郡的城头,看着破败的城防,李祎也忍不住道:“苦了你了。”

    郭子仪眼中闪着莫名的火焰,说道:“苦的不是我,是幽州的百姓!郡王,不将张贼千刀万剐,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