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胜券在握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李祎有些愕然,叛军他也痛恨,但郭子仪这态度显然有些反常。

    郭子仪红着眼睛说道:“之前几日进攻,叛军毫无章法,我觉得有异,派人去查了一查。那畜生强征百姓入伍攻城,这些日子损耗最多的就是无辜百姓。”

    常山郡的弓矢不多,张康此举显然是用百姓的命来消耗守城兵的箭矢。

    郭子仪明知攻城的大部分是百姓,但他却不能坐视他们冲到城楼近处,只能下令射杀。

    郭子仪是一位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大将,为人智仁勇谋,忠孝节悌俱全,是德行无双之士。

    让他射杀百姓,实在是莫大的煎熬。

    但为了大局他却不得不动手,谁也无法保证城楼之下一个个看似未经训练的百姓中是否藏着骁勇的兵士。

    常山郡的存亡,关系整个河北乃至于河东的局面……根本别无选择。

    那份内疚、恼怒,郭子仪不能与麾下的将士道明,都藏在他胸中,对于张康的痛恨,自然是深入骨髓。

    这种惨无人道的战术,李祎闻言也是巨震,切齿道:“好狠毒的畜生!别说是子仪,即便是本郡王也饶不得他。”

    李祎终究是皇室宗亲,在他心中李家王朝才是第一位,略过此事,问起了郭子仪这些日子了解的情况,问道:“对于接下来的战局,子仪有什么看法?”

    郭子仪道:“宜守不宜攻……”他看着周边的兵士,低声道:“并非是末将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河北地方军的兵卒根本不足当,河北百年未经战事,百姓安居乐业,兵士疏于征战训练,素质极低。而郡王带来的京畿兵士,**多年,固然经过年余的改革,京中兵士懒散贪腐的风气已改,军容战力较之原来确实好上许多,却也称不上精锐之师。而叛贼的主力军十数年来,几乎无月不战。每一个兵士都经历过战场的生死磨砺,战斗力尤为可怕。”

    “毫不客气的说,天下劲卒,武威郡王的河西、陇右称第一,次之就数东北军……正面打,就算我们兵力居于多数,也没有什么胜算。”

    李祎也知道战场上实力的差距很难用战术来弥补的。他也不怀疑郭子仪的判断,自裴旻将郭子仪介绍给他的时候,他就了解了郭子仪那可怕的军事才能。

    越是深入接触,李祎越能感受到郭子仪的厉害,甚至很多时候有让他自身有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闭目沉吟片刻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郭子仪颔首道:“末将正有此意,叛军打着为张守珪的旗帜是为哀兵,气势如虹,我们实力本不如他们,更无必要同他们硬碰。他们没有稳定的后勤支援,等他们气势衰竭之际,即是我们大举进攻之日。”

    李祎笑道:“此次我来,特地与工部讨要来了诸多的守城弩。以我们的兵力,即便将他麾下的兵卒拼光,也悍不动这常山郡。”

    郭子仪讶然道:“原来郡王早有此心。”

    李祎摇头道:“自己手里的兵是什么德行,本王岂能不知。要是多给几年时间,本王不惧什么东北军,现在还是保守一些好,只是本王想不到子仪对东北军的评价如此之高。”

    郭子仪摇头道:“末将也不想如此,抛开敌我关系,这个张康还是有极高军事水平的,他没有将麾下兵士驯成河陇那样如指臂使无敌强军,却将他们训练成了一群饿狼。”

    便在他们商议的时候,远处的一校尉押着三人向他们这边走来。

    来到近处,校尉道:“信安郡王、郭将军,此三人鬼鬼祟祟的出现在南门外,说是有要事求见郡王,还身怀尚书令密令。末将也不知是真是假,将他们押来了。”

    说着,他将缴获上来的尚书令密令递给了李祎。

    李祎肃然接过密令一看,确实是裴旻的字迹。

    他与裴旻公事多年,裴旻的字迹早已熟悉。

    而且裴旻是当世公认的楷书大家,他的楷书已经自成一脉,一般人根本模仿不来。在加上那货真价实的尚书令印章……来人的身份是真是假不好说,但这份密令却是真的无疑。

    看了密信的内容,李祎望向那个给捆缚住的青年问道:“你是徐铭?”

    他让人给青年松绑。

    给捆缚住的青年正是裴旻安排往东北调查东北军的徐铭。

    徐铭作揖道:“正是在下,裴相早已怀疑东北军有异变,特派在下暗中潜入东北调查。”他说着指着身旁的两人说道:“他们是裴相安排与我的护卫,多亏了他们,此次东北之行,某才能保住性命。我们一行十人,现今却只剩三人了。”

    郭子仪声在京畿,听过徐铭扳倒武婕妤的事情,附耳与李祎细说。

    李祎一听是徐有功的后人,也肃然起敬,让人给另外两人松绑,问道:“而今张康以反,你不回长安复命,来常山可是有特别的事情?”

    徐铭道:“此次东北之行,惊心动魄,所发现之事,骇人听闻。张康之罪罄竹难书……世人皆以为张康是因为张守珪而造反其实不然。张守珪自己不知,他这个义子人面兽心,早已将他架空。而且与奚族、契丹关系密切,更甚至与渤海国也有一定的往来。黑水之败,唐军丧师数千余,此事不为人知。但数千余我大唐忠烈的骸骨就堆砌在渤海国外铸成京观,任由风吹雨打。此役之败,正是张康暗自泄露军情,为了就是重创张守珪,好让自己独揽大权……还有他曾多次次杀良冒功,屠杀我大唐边境百姓,将罪过推卸贼寇,用这些百姓的首级充当贼寇上缴。”

    他一字一句,所言之事,莫不是令人发指的恶行。

    李祎惊骇之余,忍不住道:“难怪张康会在这个时候造反,你掌握了如此重要的东西,要是让你回到长安,他哪里还有造反的机会?”他说着心底一动,道:“张守珪死的离奇,很有可能不是自尽而是他杀。如此一来,陛下是错怪安思顺将军了。快,本王立刻安排人,送你回京,表明一切……”

    说着他与郭子仪互望一眼,皆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意思。

    张康谋反,不说拥有大义,但他的说词确实鼓动了东北军的士气。

    将这一切真实的消息传出去,东北军的军心必然动摇,而且杀良冒功,东北百姓也会有敌忾之心。

    原本他们以逸待劳,胜算有七成,现在却是九成九了。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