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失策 强上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千泉又名屏聿。

    这里有三座遥相呼应的雪山,没有什么特别的名字,就叫雪山,位于库腊加特河上游一带,有林泉之胜,公元七世纪前期为西突厥可汗避暑圣地。

    自唐王朝统治西域之后,这里自然地成为了唐王朝掌控的区域,西突厥当然没有资格入内。

    只是唐王朝的皇帝不可能万里迢迢的来此地避暑,常人也本能的避让开此地,以至于人迹罕至。

    裴旻此刻便藏身此处,与山腰间眺望着西方的动向。

    与阿拉伯对决已经有小半年了,这小半年的时间里,双方都是谨慎又谨慎。

    摩擦不断,小规模的战役不断,尤其是负责袭扰探查敌情的游奕军。彼此为了争夺情报上的主动,打的是难舍难分。

    双方都付出了上千兵卒的伤亡。

    在这种大规模的对决中,千余伤亡根本微不足道。

    东方的变局,让裴旻心生一股不祥的感觉,哪怕是李祎、郭子仪已经取得了必胜之局,亦是如此。

    能够早一些结束战事,尽快的回到长安,才是最稳妥的方法。

    没有战机,裴旻也只能主动的寻找机会。

    此次的诱敌伏击战即是利用了东北乱局与葛逻禄的无间道拟定的。

    莫斯雷马萨一直按兵不动,等得就是东北乱局这个契机。

    而今契机出现,他能够轻易地放弃这种优势么?

    裴旻已经探得了阿拉伯有动兵的迹象,为他们布下了一到大口子。

    等了大约一个多时辰,阿拉伯方面不见半点动静,裴旻也不免有些讶异,若是对方不中计,自己这一顿折腾,岂不是只唱了一出独角戏?那可当真无味之极。

    又等了大半个时辰,即将到了黎明时分,潜伏的李翼德有些焦急的走了出来,道:“裴帅,那头狮子的胆子也太小了,都这样了,还婆婆妈妈的不敢来打?要不我们在主动一些?”

    这话说得裴旻怦然心动,但前思后想一番,摇头道:“不必,莫斯雷马萨粗中有细,他麾下的阿布·穆斯里姆更是精细人,太过做作,反而容易引起他们的疑心。”

    他一面转头眺望阿拉伯军营方向,一面低声道:“他们从一开始占据绝对优势,到现在我们搬回劣势,游奕军的较量,吃亏的也是他们。现在有一个搬回颜面的机会摆在他们面前,就让他自己决定好了……”

    正说间,裴旻闻到了燥臭味。

    “阿嚏!”

    身旁的爱驹辛巴几乎也在同时打了一个喷嚏。

    “他们来了!”

    裴旻突然说着,随即脸色又微微一变,道:“不对!失策了!”

    那股随风而来的燥臭味,裴旻很是熟悉。

    那是战斗骆驼身上特有的味道。

    骆驼很臭,阿拉伯特别培养出来的单峰战斗骆驼更是奇臭无比,带着很强的刺激性,那味道寻常战马都受不了。

    因为赌约的关系,莫斯雷马萨送给了裴旻两头没有***的战斗骆驼,初次进入府中的时候,引起了全府上下的不适,那时还小的小七小八都给臭哭了。

    对于那个味道,裴旻是记忆犹新。

    这风中传来的燥臭味,就是战斗骆驼的味道。

    封常清忙道:“哪里出了问题?”

    计策是他们一起拟定的,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裴旻摇头道:“对方真要追击,不会派出骆驼骑兵。骆驼骑兵的速度是硬伤,在原野上,骆驼骑兵只会拖累他们大军的追击速度。他们是想在碎叶城以西的江布尔荒漠,给我们重创!骆驼骑兵说是骑兵的克星,可我研究过,并没有那么神奇。只是战斗骆驼比战马高大的多,这牲口对于比自己大的生物,通常都会惧上三分。而骆驼比马更有力量,且高大得多,对冲、拼杀起来有着一定的优势。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特别的。我们可以用战术,速度弥补……但是……”

    他话音一转,道:“在荒漠沙漠这样的地形里,战斗骆驼可以说是无解。骆驼不受沙漠地形的影响,在荒漠里,他们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许远也反应过来,说道:“照怎么说,他们不会贸然进攻,而是会咬着我们,直到我们的大部队撤入江布尔荒漠?我们所在的地方瞒不了多久……”

    裴旻颔首道:“怕是如此了,果然不是易于之辈,想要轻松的取胜,我想得简单了。都是用兵的行家,谁都不是蠢蛋!”

    莫斯雷马萨未必就察觉了他们的伏击计策,但是他们选择了更为高明的进攻方式。

    折虎臣跟李翼德一样,向来不喜欢动脑子,粗着嗓子问道:“那可怎么办?”

    裴旻看了自己麾下这两位类似于许褚、典韦这类的哼哈二将一眼,笑道:“伏击不了就不能打仗了?他们追击的部队不会太多,我们的伏兵,也没有给发现。索性就正面打一场,就这样了事,可对不住挨冻的将士。你们要是害怕就在后边呆着……”

    他这话还没说完。

    李翼德、折虎臣就叫了起来。

    “裴帅,俺老李什么时候怕过……”

    折虎臣瞪着那对灯笼大的眼道:“裴帅还不知道我嘛,管他是骆驼骑兵,还是牛骑兵,对上我折老虎,保管让他们讨不得好。”

    “好!”裴旻抽出了自己的秦皇剑道:“都说阿拉伯兵强马壮,都说我们之前胜他们是因为他们的主力没来。今日就要让他们知道,老子打儿子是怎么打的……李翼德、折虎臣,你们正面出击,直接正面硬冲敌骑。阿史那施,你率部迂回敌人右翼,发挥你们的速度,不予敌人正面交锋骑射乱阵。夏珊,带好骑弩,与左翼游奕。有机会掺和一脚,没机会就看戏。你真正的目标是对方的骆驼骑兵。我倒要看看,皮糙肉厚的骆驼,扛得住骑弩的几轮劲射……”

    西风呼啸!

    凌冽的寒风夹杂着雪山上的寒意让裴旻脑海清明,思绪思路也格外顺畅,一道道命令由他嘴里发出。

    或许诱伏计策失效,但裴旻依然决定强开战局。

    身为三军统帅,他考虑的事情很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他因为珍惜将士生命,不愿意做无意义的对决,这并不意味着他惧战,怯战……

    该打的时候,绝不含糊!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