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3章 微小战机:怒火中烧的兰达来
    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李翼德、折虎臣皆是擅于冲锋陷阵的好手,一个是陇右第一悍将,一个是河西第一悍将。

    或许因为雷万春、李嗣业的出现,他们的第一,有着极高的水分。

    可及那股子勇悍,他们毫不逊色裴旻麾下的步骑头号战将李嗣业、雷万春。

    李翼德挥动着丈八蛇矛枪,而折虎臣恰恰挥舞着一把青龙偃月刀,本来折虎臣的武器是一把长柄大刀,但裴旻见折虎臣的折铁刀有些过时,想起了宋朝流行的大砍刀。

    折虎臣也是一脸的大胡子,大有关二爷的感觉,就画了一副偃月刀的模型,让匠师锻造一把偃月刀。

    跟拿着丈八蛇矛枪的李翼德,正好凑上一对。

    两人一龙刀一蛇枪,李翼德、折虎臣各领麾下骑兵,宛若两条巨龙一样冲向了阿拉伯的追击部队。

    在听到马蹄声的那一瞬间,莫斯雷马萨还未反应过来。

    只以为这是裴旻阻击他们殿后的军队,第一时间做出了调派。

    “直接冲过去!碾散他们!”

    莫斯雷马萨本性好战,对于自己麾下的奴隶骑兵的战斗力还是很自信的。

    骑兵与骑兵的碰撞,注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血肉之躯极难抵挡骑兵相互撞击的力量。

    一位位英勇的兵卒或为骑枪戳中,或受不住撞击的力量,栽下马背,给马蹄践踏成肉泥。

    裴旻借着夜色,悄咪咪的将中军移到了前线,看着火光下两军交锋的景象,表情略显凝重。

    李翼德、折虎臣一如既往的悍勇,他们强行突进了敌丛,凭借他们的实力,居然没能在第一时间里撕裂开一道口子。

    阿拉伯的骑兵战斗力显然也毫不逊色……

    比起当年的交手,阿拉伯的骑兵整体战斗力明显再次提高了一个档次。

    莫斯雷马萨也有相同的感觉。

    昔年一战,与兵卒的战斗上他们是占据优势的。

    直到裴旻陇右军的支援,他们才真正意识到唐军战斗力的强悍。

    面对记忆中强悍的唐军,莫斯雷马萨这些年着重抓兵卒的战斗力,甚至学习唐王朝的排兵布阵,战斗力与配合都有显著的提升。

    满以为会让唐军大吃一惊,却不想唐军的战斗力较之当初更为强悍,甚至超乎了他的估算。

    这时,莫斯雷马萨突然发现了左翼也出现了一支部队,他们的速度极快,更可怕的是他们就如黑夜中的狼群一样,无声无息的。直到来到一里之地,方才暴露痕迹。

    莫斯雷马萨身经百战,也不慌张,直接调出了自己的机动部队迎敌。

    敌骑兵越来越近,嘈杂的马蹄声几乎在耳边响起。

    莫斯雷马萨突然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对方的速度并非是冲刺的速度,而是在冲刺之后,逐渐减缓了速度,这可不是突骑兵因有的特点。而且敌人的阵容,实在是太疏松了,似乎轻易就可以被突破……

    莫斯雷马萨没有跟葛逻禄交过手,但从最近的战报中了解到葛逻禄弓骑兵的强大。

    “不好!”他脱口而出,他急着追击唐军,想着速战速决,实在没有想到对方会派出弓骑兵来战。

    而且据他所了解,唐军根本不具备弓骑兵这一特殊的兵种。

    莫斯雷马萨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瞬息间已经察觉了问题所在:这不是阻击战,而是一次堂堂正正的战场对决,唐军的目的不是拖住他们,是打赢……

    他们的撤退是假的,敌人是葛逻禄的弓骑兵,什么投降都是假的。

    箭矢越空。

    比马蹄还要急促的弓弦声响起!

    数以百计的骑兵惨叫着中箭摔倒,混乱的波动扩大开来,无主的战马四处乱蹿;受伤的战马悲嘶着摔倒,将背上的战士掀在地上,阵容混乱。

    在阿拉伯骑兵还没有逼近的时候,葛逻禄的弓骑兵利用自己松散的阵型,灵活的跑开了。

    “混蛋!”

    莫斯雷马萨叫骂了一声,轻飘飘的看了身旁的兰达来一眼。

    兰达来只觉得脸色涨红,喝道:“狮王,给我一个雪耻的机会!”

    “好!”莫斯雷马萨毫不犹豫的下令,道:“去,挽回面子!”

    兰达来紫色的瞳孔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焰,大声道:“将这伙背信弃义的畜生给我宰了!”

    随着沉闷密集的战鼓声急促地响起,阵头数以千计的旌旗摇动起来,黑胄黑甲的阿拉伯精骑呼啸着迎了上去。

    兰达来眼中闪着怒焰,为了表现好一些,这半年他不住的跟葛逻禄联系,送给他们大批财宝,也费了诸多口舌,满以为功成,却不想葛逻禄完全将他当做了一个傻子,忽悠戏耍。

    不报此仇,心头怒火,实在难消。

    而且不往回颜面,西方总督的位子就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

    裴旻一直注视着战场,葛逻禄的表现也在他的眼中,心底也是赞叹:游牧民族,就是游牧民族,这骑射功底,是他们农耕民族学不来的。

    他也有心组建一直属于自己的弓骑兵,只是放弃了。

    这种族各有所长,农耕民族训练处强大的骑兵队已经很了不起了。

    弓骑兵实在是一种奢望,倒不是练不起来,而是就算再怎么练,也比不上游牧民族,何必以己之短,强行去跟对方的长处较劲?

    只是看着葛逻禄优秀的表现,心里痒痒的,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将这支弓骑兵变成自己的就好了。

    正思量间,裴旻突然神色大动。

    葛逻禄的战法简单直接,以轻骑剽悍见长,向来都是远远放箭,敌军一旦逼近就立即后退逃跑,而且从来不觉得羞耻。

    阿拉伯进攻的很凶,葛逻禄逃的也快。

    这一追以逃之间,阿拉伯的追兵与他们的本部间隔有些大了。

    几乎在一瞬之间,裴旻下达了全新的命令,“万春,跟着我!向那冲,我们将这股部队吃掉!”

    他抽出了秦皇剑,不带任何犹豫的将自己身旁的所有力量调度而上。

    战场上的战机一晃即逝,只有抓住每一个微的机会,才能左右战局的走向。

    裴旻极少参与进攻了,但在这个时候,他果断的投身第一线。

    轮到他表现的时候,他从来不怂。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