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宿敌对决:裴旻的实力
    莫斯雷马萨并不知道对面射箭的就是裴旻,但能够射出那般强劲高明的箭矢,身份地位定是不凡。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于是让身旁的最擅射爱将暗中偷袭了一箭。

    弓箭是古代最强大的利器之一。

    早在三万年以前,史前人类就已经发明了弓箭。在西班牙和法国许多洞穴中的壁画上,就有很多的弓箭、鹿和野牛,这些壁画证明了古人使用弓箭狩猎维生的事实。

    据说,古埃及人是最早广泛使用弓箭的民族,早期其他使用弓箭的民族还有亚述人、印度人和波斯人。

    故而西方的弓箭发展的历程甚至超过东方,不过东方也凭借自身的特点,在弓箭的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厚的一笔。

    值得一说的是西方的弓箭与东方的弓箭在本事射法上有着鲜明的差别。

    西方人常见的那种拉弓方法叫做地中海式射法,是常见的那种拉弓方法,特点是用其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并列勾弦,箭杆在弓的左侧,这种射技就是后世弓箭比赛专用射法。这种射技威力更大,穿透力也更强。只是如此技只能在事先准备好的情况下开弓射一次,短期内很难再次搭箭射击。

    而东方的射法却是以拇指勾弦,并在拇指上戴护指的拇指环,拉弦时用食指和中指压住拇指,箭杆置于弓右侧。后世西方学者称其为“蒙古式射法”,是因为他们第一次见到它,包括复合弓,都是通过蒙古人的西征。实际上这种射技在中国商朝时期,华夏人就开始使用了。

    蒙古式射法的特点是精确度、稳定性更甚,威力相对来说会逊色前者,不过胜在能够连射,能够持续性的射击。

    故而阿拉伯的这一箭,在特殊的弓箭以及独特的射法之下,威力全然不亚于薛讷当年的风采,甚至更有过之。

    劲箭破开人潮人海,直抵裴旻前胸,速度之快,肉眼难辩。

    只是裴旻一身武学修为已达化境,昔年又因遇刺中了一弩箭,险些废了一条胳膊,特别研究过弓矢的应对。

    此刻危机当头,裴旻却用秦皇剑的剑身向上一带。

    箭羽擦着剑身,直接斜刺里飞上了天际,消失在夜空了。

    裴旻手臂微微有些颤抖,足见那一箭的威力之巨。

    “第一纵列,给我向那方向射!”此时双方的距离还有百步,裴旻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神策军是裴旻麾下的最强的王牌,他们的待遇是唐王朝最好的,即便是天子禁军都比之不上。

    天子禁军有的装备,神策军都有,天子禁军没有的,神策军也有。

    神策军所有将士人手一把骑弩,一听裴旻吆喝,训练有素的第一横列兵士在第一时间左右分散,对着裴旻所指的方向扣动了手中的括机。

    骑弩的威力远逊步弩,但在这百步间距却也有着追魂夺命效果。

    莫斯雷马萨反应不可谓不快,直接拉起了麾下坐骑。

    宝驹双蹄直立而起,用壮硕的马身,挡住弩箭。

    他身旁的兵士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一个个哀嚎着倒在了地上。

    善射的克尔温·瓦克利小腹也让一尾弩箭射穿,险些给射下马背。

    莫斯雷马萨的爱驹身中三弩箭,弩箭的力量直接将骏马向后带了过去,悲鸣着倒在了地上。

    这位西方狮王便如狮子一样灵活,根本无暇顾忌爱驹,一个灵活的一个地滚,避免给爱驹压在地上,然后上了一匹无主的战马,直接高喝道:“无敌的勇士们,跟着你们的王的脚步,冲……”

    他根本不去组织动荡,直接发动了攻击。

    面对这种情况,越是在意这小小的动荡,越容易让敌手一举冲垮。

    速度始终是骑兵最大的倚仗,莫斯雷马萨已经意识到在他们受到弓箭袭扰的那一瞬间,对面的唐军已经将主要突击点定在了此处,多耽搁一点时间,他们的危险就多一分。

    在当前之局,能够结果了地方的统兵大将,无疑是反败为胜的最佳手段。

    对于自己的武艺,莫斯雷马萨还是极有自信的。

    无独有偶,裴旻的想法与莫斯雷马萨一样。

    他正是料定地方大将的方位,才特地以骑弩攻之。

    运气好直接一波带走敌方统帅,万事大吉。运气不好也能乱敌方阵,创造战机。

    见对方反应如此迅捷,裴旻已然断定对方主将犹在,而且指挥能力超凡。

    裴旻策马前冲,寻找敌方大将,突然就看到一顶狰狞的兽面战盔,裹着一股风,笔直地向自己冲过来。

    就在裴旻看到了莫斯雷马萨那一瞬间,莫斯雷马萨也看到了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现在是黎明前期,天还未透亮,仅凭火光,两人来不及看清对方的长相,但不约而同地明悟了对方的身份。

    他们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毫无疑问在彼此眼中皆是此生最重视的对手。

    眨眼的工夫,人已经冲入了两丈之距。

    双手长剑毒龙一般的瞬间就点在裴旻的面门。

    裴旻瞬间进入空灵境界,在这杂乱的战场,在这万人拼杀之地,一瞬之间,他的眼中脑海中,没有任何人的存在。

    不管是兵士,还是莫斯雷马萨这个对手。

    有的只是对方的剑!

    一把明晃晃的双手长剑!

    微微抬起了左手,便在莫斯雷马萨一剑将裴旻刺个对穿的时候。

    莫斯雷马萨发现自己的剑刺进了裴旻左手的剑鞘,一道寒光斜刺里劈来。

    莫斯雷马萨冷汗直流,不带任何犹豫的松开了持剑的手,整个人直趴在马背上,冰凉的寒意从脑顶飘过,削飞了一撮毛发……

    莫斯雷马萨甚至都不知道飞扬的毛发是自己的,还是战马飞扬的鬃毛,或者两者皆有之……

    莫斯雷马萨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自己在长安与裴旻那轰轰烈烈的一战。

    那是他平生第一次战败,他这些年一直引以为耻,苦练自己的武技剑术,只待有朝一日能够一雪前耻。

    今日一个照面,莫斯雷马萨骇然发现自己实力今非昔比不假,可自己的对手已经到了自己追溯不到的境界。

    裴旻这一剑展现出了碾压性的可怕实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