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气盖万夫……雷万春
    一剑过后,裴旻在第一时间走出空灵之境,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心底却大叫“可惜”,要是这一剑将莫斯雷马萨斩杀,那西方的战局就可以定下了。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两人都处在高速冲刺之下,这一招而过,立时交马擦身而过,就算自己调头而追,也没有多少机会能够追上克敌,还会影响士兵的突击。

    因小失大!

    裴旻只能继续前冲。

    枪剑交错,在秦皇剑的锋锐之下,一切兵器结皆为凡铁,阿拉伯最前锋的战士带着两端的兵器溅血倒下。

    还没喘过一口气,随着尖锐的破风声,一支铁枪从正前方如毒蛇般刺过来。枪尖吞吐闪烁不定,忽然抖成一朵枪花,捅向裴旻的前胸。铁枪还未到,已经带起了破空之声。

    裴旻反手一剑,搁在枪柄上,顺势而下,荡开对方长枪之余,在敌人的胸口开了一道口子。

    “好家伙!”

    裴旻暗叫一声,从服饰来看,对方就是寻常的兵卒,只是这寻常兵士的战斗力都不可小觑。时间也不容他多加感叹,又有三名敌骑挺长枪向他急冲过来。

    裴旻将身体伏低闪过长枪,反手同时用力运剑横扫:颈血狂喷一尺多高,连人带马六颗头颅飞上了黎明的天空。

    还未等裴旻缓过神,又有长枪向他杀来。

    这就是战场,武艺再高也没有松懈的余地。

    但裴旻的剑术已达化境,一身武艺早已化繁为简,脱离了招式的束缚,回手又将来敌杀了。

    不管有多少敌人,裴旻所到之处,都用最快最简单的方式将敌人刺杀。

    看他在战场上杀人,就如吃饭喝水一样简单,不费吹灰之力,一个个骁勇的阿拉伯兵在他面前,却如如纸糊一般。

    裴旻是一个很好的统帅指挥,但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将军。

    他的剑下无一合之将,但缺乏那种让士卒热血沸腾的激情。

    这一点雷万春显然做的更好。

    雷万春气盖万夫之敌,双锤飞舞之下,呼喝连连,他不追求别的,只图一个爽快。

    哪怕敌人的长枪刺进了他的身体,他也不去防守,而是一锤挥过去,拼着身上留到疤,也要将敌人的脑袋给砸裂。

    勇猛、彪悍!

    这种悍勇气盖直接影响兵卒的气势,令得兵士爆发出舍生忘死的可怕气势。

    兰达来麾下的兵马也是阿拉伯的精锐,但他们对上唐王朝的第一军神策军显然要逊色许多,加上雷万春带起的彪悍气势,一时间只有挨打的份儿。

    兰达来只见唐军精骑人头涌涌,犹如地狱冒出的群鬼,屠杀着自己麾下的兵事,心底又怒又悔。

    想不到自己一时计较得失,居然让自己的兵陷入这般困境。

    他满以为一时冒进,唐军不敢轻举妄动,却不想对方的果决远在自己的预料之外。

    正想着怎么办的时候,前军却是一阵动荡。

    兰达来向动荡处望去,只见一个头戴巨大战盔的高大骑士,双手高舞着双锤向他这里冲来。

    他环顾四周,身旁兵将的脸上都浮现出恐怖的神色。

    兰达来不是没有见过勇悍之士,但如雷万春这样的勇悍却是极少,即便是整个阿拉伯都难找出几人来。

    当初的亚汉算是一个,但是听说他也死在了唐将手中,难道就是此人?

    虽然只是短暂的交锋,雷万春已经让敌人为之胆寒。

    不容麾下兵卒有过多的胆怯,兰达来挥动着双刀,大喝道:“大伙儿别怕,此贼再强也不过是个人!这家伙轻视我军,亲自带人深入我军阵中,我军数倍于他,正是上天特将此獠的人头送给了咱们!”

    兰达来咬紧牙关,用力挥舞双刀指挥着。

    要是换做他人,他早已杀上前去了,但是雷万春的个人实力太过吓人。

    兰达来本就有着毒蛇性子,哪敢上前,故作镇定的在后方指挥,等待与莫斯雷马萨两面夹击的契机。

    却不料雷万春居然长驱直入,领着神策军一口气杀进了腹地,直向他自己冲杀而来。

    兰达来不敢逃却,此时逃了,士气就崩了。

    退避不前可以解释,要是再跑,他这个将军就当不下去了。

    在这当头,兰达来只能让兵卒压上去,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

    只是雷万春来的太快了,他与他的兵笔直地向铜墙铁壁一般的由正面撞过来。自己引以为傲的兵士,根本抵挡不住对方的脚步,完全不是对手。

    鲜血四溅,阿拉伯骑兵人仰马翻。

    兰达来几乎喘不过气来,手心里都是冷汗。

    眼瞧着自己的部队一口一口的给刺穿,一点一点的杀到了近处,兰达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一次兰达来没有再呐喊出声,心里却像是憋了一把火。

    “杀!”

    他大吼一声,领着身旁的五百突击骑兵一齐在马背上挺直了身体,宛如熔岩一般从阵后猛烈地喷出来。

    他并没有与雷万春正面对抗,而是从侧翼意图避开雷万春的主力,从侧面突围。

    才纵马冲了不到十步,兰达来大惊失色。

    雷万春发现了他的目的,居然单枪匹马的向他冲了过来。

    “混蛋!”兰达来失声惊呼,吓得心胆俱裂,险些掉下马来。

    转眼之间,雷万春裹带着一股灼热的风冲至他的面前。

    兰达来的心脏几乎跳出腔子,看着那巨大的铁锤向自己当头照下。

    他大叫一声,双手奋力将手中双刀掷向雷万春的胸膛,同时用力翻身,向侧面跳离了马背。尽管周围都是纷乱的敌我骑军,大有给践踏的可能。然而就算被战马踏成肉泥,也绝不愿面对雷万春这穷凶极恶的家伙!

    雷万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招,有些讶异,但却凌然不惧,只是微微抬了抬手臂。

    他的铁锤大若酒坛,比之小型圆盾由要大上一分,比盾牌还管用,直接磕飞了双刀,依葫芦画瓢,一飞锤砸将过去。

    此刻兰达来身子还在空中,根本无从闪躲,正中胸膛。

    兰达来只觉得自己已经如腾云驾雾一般飞起,在空中滑行了好一段距离,然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一命呜呼。

    雷万春一锤打死兰达来却丝毫不停,继续以单锤左右挥打,乘胜追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