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发现破绽
    莫斯雷马萨躲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剑,惊魂未定,发现两名唐军已经杀将上来,气势汹汹。

    他的长剑已经让裴旻夺去,危局之下,却也临危不乱,伸手径直抓住刺来的枪尖下端,往右边一横,架住了另一骑兵刺来的枪。

    他意图将长枪夺过来,手臂用力一扯,对方晃了晃,却未能一把扯过。

    莫斯雷马萨心底生怒,一合给裴旻夺去兵器也便罢了,现在一个小卒子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

    他大吼一声,仿佛半空打了个霹雳,双手猛的一用力一扭,直将对方的手臂搅骨折了,才将铁枪抢夺过来。

    “好勇士!”

    莫斯雷马萨赞叹了声,一个横扫将他扫下了马背。

    这寻常兵士皆如此勇悍,莫斯雷马萨心底也不由得一沉,但身为三军统帅,他没将如此负面情绪表现出来,而是仰天长啸,声震四野,以发泄胸中这股愤懑之气。

    听到统帅如狮子一样的高吼,在他身后的兵士,原本因为主帅一合给夺去兵器这可怕事实而低落的士气,奇迹般的回升。

    莫斯雷马萨好似给激怒的猛兽,双手拿着铁枪当做长剑左右挥扫,击碎了前面数层人潮。

    以神策军之精锐,居然挡他不住!

    但便在他奋勇而战之际,身后却传来了“呜呜”的号角声。

    莫斯雷马萨心头一颤,捏紧了手中的铁枪,心底明白:兰达来完蛋了。

    仗打到这个地步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自己折损了一员大将,已经是输得彻底。

    他斜刺里突击,裴旻的目的是防止莫斯雷马萨支援救助兰达来,重心都安置于后方,右翼相对薄弱。

    莫斯雷马萨破开了薄弱的右翼,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裴旻并没有选择追击,而是让人收取眼前的胜利。

    “裴帅!”李翼德、折虎臣一身血淋淋的来到近处,身上也不知是敌人的血还是他们自己的。

    这身为前部,没有取得决定性的优势,还连累三军主帅冒险出击,两个直率的虎将脸上皆有羞愧之意。

    当然主要目的还是想着将功折罪,李翼德道:“裴帅,再给老李一个机会,保管再啃他们一块肉下来。”

    裴旻认真的拭去剑上的鲜血,摇头道:“用兵贵在适可而止,今日我们小胜一筹,已经足够,过于贪心,会遭罪的。”

    阿拉伯并没有受到致命损耗,此时追击绝非明智之举。

    固然兵学上有乘胜追击一说,但穷寇莫追也是用兵之法。

    此役裴旻诱敌失败,主动求战,抓住了兰达来的私心而生出的小小机会,将他所部吞下。

    这一战是阿拉伯东征以后与唐军第一次正面接触,以唐军胜利告终。

    同时,这一战也让裴旻明白了一点。

    以往的对手,他能利用自身的优势,拟定战术战略,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而阿拉伯的实力与唐王朝相当,想要短时间内轻易取胜,那是痴人说梦。

    不过……

    裴旻回到营地之后,立刻将麾下的文臣都叫道了自己的军帐内。

    “从今天起,就辛苦你们了。”他手指着边上一大车的情报,说道:“这里是所有阿拉伯的详细情报,我要你们在短时间内将这些情报,一字一句的看完,并且将其中关于阿拉伯将官的表现,都给我逐一记载下来,我有大用。”

    看着堆积如山的情报,诸多文臣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但并没有一人有二话,认真的干事去了。

    这一大车的情报皆是拜占庭送来的。

    拜占庭帝国与阿拉伯帝国是宿敌,自阿拉伯崛起之后,就不断的吞噬拜占庭的土地。对于宿敌的情报,他们自然调查的不愧余力。

    唐王朝是拜占庭的盟主国,拜占庭也是希望唐王朝打赢阿拉伯,将自己所有的情报都记载下来,让人送给裴旻。

    这所有的资料,裴旻都曾过目一遍,只是所记载的东西太多,他也只是留意一些他值得关注的东西。

    现在他在之前的那一战中发现了新的东西,一个阿拉伯存在的致命问题。

    只是有待求证!

    这些情报自然要重新整理过目。

    经过足足三天的整理,裴旻面前摆放着一份份的资料,堆积如山。

    许远说道:“阿拉伯上下五十多员大将,三百余有地位身份的将军都在此列之中。”

    裴旻让许远、高适、孙周与自己一同看。

    花费了近乎两个时辰,所有资料经他们三人之手过了一遍。

    裴旻眼中闪着灼灼光芒问道:“你们有什么看法?”

    高适、孙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许远倒是有些感悟,说道:“属下感觉阿拉伯诸将的能力水平有些参差不齐,他们不是没有名将。别的不说,这个阿布·穆斯里姆属下就觉得他不会输给封常清、高仙芝将军……”

    裴旻点了点头,在他的记忆里,就是这个阿布·穆斯里姆指挥阿拉伯的大军打赢了高仙芝,帮助阿拉伯取得了这个时代东西两大帝国对决的胜利。

    不管高仙芝是不是因为葛逻禄的反叛而输的,输就是输,没有借口理由,赞叹道:“阿布·穆斯里姆确实是一位智勇双全的将帅,未来的成就不会输于那头狮子。”

    许远接着道:“还有刚猛无俦的骆驼骑兵统帅克忒拉斯,擅于用奇走险的安戈尔德,精于治兵,用正兵善打硬仗的布拉班特。之前为万春将军斩杀的兰达来也是一号人物,只是莫名出了昏招,让裴帅抓住了机会。在正常情况下,想要将他围杀,并不容易……”

    许远一连说了好几个名字,都是西方赫赫有名,有所擅长的名将,他接着道:“但是他们还有很多水平很一般的将军,说实话就以他们的水平,在我军当一个校尉都不够,却能在阿拉伯混一个将军。这最初我以为是官僚所致,但很多人情况都是一样,应该不是官僚问题。”

    裴旻起身道:“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我觉得这就是文化差异。我们朝廷重视文教,所以人才辈出。而他们相比文化,更加重视宗教信仰,他们的将帅大多都是经过一场场战争磨炼出来的,而不是经过系统文化的培养熏陶。他们的人才储备有着断层,远没有我们足备。这是他们的致命弱点,也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地方……”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