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不祥预感 军中主宰
    “陛下?”

    “陛下?”

    “陛下?”

    ……

    裴旻猛地惊醒,他没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心跳好快。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缓缓平复了心情,徐徐的睁开了眼睛,四周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瞧不见。

    “现在什么时辰了?”

    裴旻对外叫了一句。

    营帐外一会儿,才回应道:“回裴帅,大概是鸡鸣上下吧。”

    古代用十二地支来表示时间,有专门负责计时的时辰。

    这出征在外,又是深更半夜,自然得不到准确的时间。

    裴旻就如此平躺在床上,看着黑糊糊的帐顶,有些失神,脑中回想着梦中的情形,心底莫名的有些烦躁。

    他梦到了李隆基,梦中的他带着几分哀愁的看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复杂的看着,任凭自己怎么叫唤都不闻不问。

    这莫名其妙的梦境,让裴旻心底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尤其是长安的乱局,令得裴旻发现了自己忽视的一个问题,这也是性格上存在的不足。

    他的人、剑以及用兵,都喜欢行王道主义。或奇或正,皆是堂堂正正,少有投机取巧的诡道之事。

    故而麾下文武大臣多是正道人氏,唯一一个李林甫还是因为为了限制他发展才有意控制在身旁的,于这方面有所疏漏。

    他在长安安排的面面俱到,却忽视了阴谋诡计。

    确实:李祎、张九龄、宋璟。

    他们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大才,李祎在王忠嗣崛起之前,一人扛起了唐王朝的兵事,张九龄、宋璟更不用说,皆是一代名相。

    有他们在,不管军政两端发生什么事情,他们皆有足够的能力解决。

    事实也如裴旻所想的一样,李祎对于东北之事的决断,张九龄、宋璟在政务上的安排,不无恰到好处。

    张康直接给打肿了脸,开门就阵亡长子爱子。

    至于行政一方,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说明张九龄、宋璟将政务处理的井井有条,不值得说道。

    但裴旻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一点。

    这个世界有黑才有白,阴谋暗算是不可避免的。

    李祎军事水平非凡,为人却不善于政治争斗。

    而张九龄、宋璟,前者风度非凡,自然不屑行诡谋之事,历史上就让李林甫压制的死死的,后者更是政治场上的老顽固,硬怼太平公主,硬刚李隆基,碰的是头破血流。他们都是行政好手,却不是权谋好手。

    长安有他在,那些魑魅魍魉不敢乱来,他这一离去,就……

    裴旻本以为高力士能够镇住李亨,却不想高力士自己都变成泥菩萨了。

    早知道,裴旻突然想到如果自己不是那么排斥李林甫,将他丢在长安镇场子,会是什么结果?

    历史上的李亨就让李林甫打压的两次休妻,成为了一位忍者神龟。长安有李林甫在,不论是李亨、李静忠还是吉温都不在话下。

    不!

    裴旻摇了摇头,心底更是明白,要是重用了李林甫,情况会更加的糟糕。

    李林甫为了自己的利益,更加的没有底线。

    但除了李林甫,裴旻想不出自己麾下有谁能够在权谋这方面与李亨对抗。

    平心而论,裴旻觉得即便是他自己都未必是李亨的对手。

    只不过他拥有绝对碾压性的力量,任何阴谋诡计在他这股力量面前都不堪一击。

    很快预感变成了现实!

    这一天,裴旻正在巡视军营,突然收到了孙周传来的密信。

    看着信中的内容,裴旻身躯竟然晃了晃,脸色一阵惨白。

    许久……

    许久……

    就在原地站了不知多少时间。

    裴旻将手中的信捏成了团,深深的吸了口气,将信藏入了袖中,下令道:“垒鼓聚将!”

    聚将鼓一响,所有拥有一定品级的将军闻讯后,皆放下手中的一切,赶往中军帅帐。

    王忠嗣、封常清、高仙芝、仆固怀恩、张孝嵩、崔希逸等大帅都督,外加李嗣业、李翼德、折虎臣、浑释之、夏珊、李光弼等大大小小的将官五十余人,不过半个时辰皆聚于帐下。

    他们一个个无不是身经百战、久经沙场的豪杰之士,或是运筹帷幄,饱读兵法的儒将。

    但此刻这些人聚在一处却鸦雀无声。

    葛逻禄的首领阿史那施也在人群之中,看着帐中这一个个的大将,心中悸动之余,又看了一眼正前方的对着他们的人,突然有一种感觉:这些人造成的震慑力,即便是加在一起也远远比不上那个一言不发的大帅。

    只有他才是这庞大营盘惟一的灵魂,只有他才是这数十万雄壮将士惟一的主宰。

    “让你们来,也没有别的说明特殊的事情!就是我不想再等下去了,三日后,与阿拉伯决战!”

    没有激动人心的话语,也没让人热血沸腾的说词,就跟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王忠嗣,你率领江岳、王难得、浑释之三位军使为一军……”

    “诺!”

    “封常清,你率领本部安西军全军为一军……”

    “诺!”

    “高仙芝,你率领本部北庭军全军为一军……”

    “诺!”

    “仆固怀恩,你领军使史彦、军使朱瑜二军使以及令郎仆固玢、固玚也为一军……”

    “诺!”

    “张孝嵩,你领赵颐贞都督、岑云军使为一军……”

    “诺!”

    “崔希逸,你领李翼德、折虎臣而军使为一军……”

    “诺!”

    “李嗣业,你为主,李光弼为副,再领安忠敬、安重璋父子为一军,万事与光弼商讨。”

    “诺!”

    “余者未念到名字的,皆归我直接统帅,为前军中军!”

    “诺!”

    “这一仗,我要全面开花,你们七军皆为前军左右翼,齐头并进,相互之间,无尊卑之别,各自统属,除我之外,无需听任何人军令。该怎么打,你们自己做主,无需向我请示。”

    “诸位,这一仗,没有中军,也没有后军。所有部队,皆是前部!不破敌,即战死!”

    “散会!”

    从会议的开始,到会议的结束!

    都是裴旻一人说,没有一人插话,也没有一人问原因。

    有的只是一个字“诺!”

    只是短短的盏茶时间,偌大的中军帅帐空无一人。

    “去,将李林甫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