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新过旧过
    李光弼跟着李嗣业一并到了他的帅帐。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年轻的少年将军,李嗣业大大方方的指着一旁的位子说道:“坐,别客气,就当自己的营帐一样!”

    李光弼却有些忐忑,带着几分拘束的在一旁坐下。其实以他的倔脾气,不说天不怕地不怕,也是初生的牛犊,敢于万兽之王硬抗。李嗣业这个粗人,却也未必能够入得他眼。

    只是裴旻此次突然决定于阿拉伯决死战,必有因由。而且阿拉伯实力也是有目共睹,他们未必就稳操胜券。

    李光弼向来自视极高,理所当然的以为自己有能力成为左右战局走势的存在。

    只是自己身份地位远不足以独自指挥一支军队,裴旻这才以更具有资格的李嗣业为主将,自己为副,而且特别吩咐万事与自己商讨,显是以打着自己为主的意思。

    这种情况史上屡见不鲜,便如杨广南征,李孝恭灭萧铣,皆是此列。

    杨广是南征统帅,但他只是挂名,真正的决策人是高熲,李孝恭灭萧铣,决策者是李靖。

    话是如此说的,但李嗣业的大名,唐王朝谁能不知?

    所向披靡的陌刀将,唐朝第一大力士,战功赫赫,尤其是莫离驿一战,他以三千陌刀军力克吐蕃重甲骑兵,名动天下,吐蕃人畏惧他如虎,称他为神通大将。

    他是最早跟随裴旻的那一批将军之一,不论战功还是资历,都不是自己这个毛头小子可以相比的。

    如果面前这位神通大将觉得听自己这一个小辈指挥,丢了颜面,不愿意听,那自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军营中最重要的两点:一、功绩,二、资历。

    李嗣业不论那一点都将李光弼远远的甩在后头。

    面对这种尴尬的局面,李光弼也能收起自己的倔脾气,粗糙的大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

    李嗣业看着李光弼这幅模样,笑道:“李将军不必如此,你我都姓李。指不定百年前我两还是本家呢。裴帅什么意思,我懂。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自己也知道。让我上阵杀敌,某这陌刀之下,找不到几个对手。可要我统帅军队,那就跟让书生打架,屠夫绣花一样,实在不是那块料。这仗,怎么打,我听你的。但有一点你要给我做到了,我老李这辈子跟着裴帅走南闯北的就没输过。我们丑话说在前头,某的一世英名要是毁在你小子手上,甭管裴帅对你多器重,我都饶不得你。”

    李光弼闻言大喜,斩钉截铁的道:“李都督放心,在下不敢自比裴帅,战无不胜。却也不敢辜负他的器重,要是真丢了都督的脸,不用都督动手,我李光弼自己抹脖子谢罪!免得脏了都督的刀……”

    李嗣业很欣赏这份直爽豪气,挥着大手道:“那就准备去吧,养足了精神,准备三日后的决战。”

    李光弼却道:“决战是定在三日后不假,但裴帅并没有约束我们一定要三日后出击吧。他将军队的自主权交由我们,显然不是虚言。都督,我觉得今夜出击最佳!先来一个开门红,给决战助助兴。”

    李嗣业本性大胆好战,忙道:“你说怎么打,我听你的!”

    “奇袭!”李光弼眼中闪着睿智的光芒,道:“我们大军的动向瞒不过阿拉伯,相信要不了多久,对方就会打探到我军的异动。就算他们不知我们决定决战的具体时间,也能推算个大概。任谁也想不到我们会今夜发动袭击……”

    李嗣业虽无大的军略,却也是身经百战。

    这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用在军事上也一样,最基本的军事道理,李嗣业还是精通的,见李光弼将胜负说的如此简单,质疑道:“能行吗?”

    李光弼自信满满的说道:“他人不行,我却行。我的奇袭,并非为了打赢,是打输。以阿拉伯的实力,就算奇袭成功,也占不了多少便宜。将敌人诱出来,让都督麾下的陌刀军试试刀,那就不一样了……”

    这一听奇袭,李嗣业本能的以为跟他没关系了。

    陌刀军最大的弊端移动速度慢,奇袭哪有他们的事?

    现在发现有自己的用武之地,瞬间心动了,李嗣业迫不及待的问道:“你细细说来!”

    **********

    李林甫协助颜杲卿处理西域事物,接到裴旻的召见,不敢怠慢。他并不擅骑,却也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前线军营。

    “见过裴帅!”

    李林甫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好。

    裴旻看着李林甫,看了许久。

    李林甫心底有些打鼓,做贼心虚之下,面对这种情况,也不由得在心底给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好一会儿,裴旻开口问道:“吐火罗的情况如何?”

    李林甫松了口气,说道:“进展很是顺利,阿拉伯二十万大军的辎重皆从吐火罗的境内经过。运送辎重的兵士、劳力,他们不太受莫斯雷马萨的管制,也给吐火罗造成了巨大的负担,现在吐火罗上下都对阿拉伯生出了不满,只是让乌莫甘这个国王强压着。某能感受的出来,乌莫甘的心底的不满更在百姓之上。现在只是缺一个契机,契机一到,吐火罗必将为裴帅所用。”

    裴旻直接道:“我等不了那么久,三天之后,我将与阿拉伯决战。这一仗要打多久,我不知道,在我军取胜或是即败之前,我必须得到吐火罗的投效。”

    “这……”李林甫为难道:“已经很快了,裴帅,此事急不得。过于逼得极了,容易让乌莫甘察觉出问题来,也可能让莫斯雷马萨注意。一但莫斯雷马萨察觉我们的行动,将功亏一篑。”

    裴旻道:“你放心,三日之后,那头狮子不会有一个安稳的觉睡,他没有那个精力顾念身后的事情。至于乌莫甘那里,你来解决。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一定给我办成此事。”他顿了一顿,一字一句的说:“办成此事,我记你一大功。办不成,新过旧过一起算……”

    饶是李李林甫城府无双,听到这句话,也忍不住大汗淋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作揖领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